第三十三章--遷都(二)

遷都一事異常順利,真鳳、濕婆和伏羲一直在沿途守衛,保障眾人安全,幸運地沒有發現任何敵人,就連其他海洋生物也不敢游近。

姜尚知道宙斯重遇黑帝斯,詳細詢問當中過程之後,亦讓宙斯向巨人族借來千千萬萬的馬匹與牛隻,供給未有覺醒的人使用,加快遷都速度。

真鳳見事情順利,亦開始鬆一口氣,便問伏羲:「到底你用了什麼方法才敢保證鯤鵬不會在這時候突襲?」

伏羲沒有原因需要隱瞞真鳳,於是直接答:「鯤鵬提出的三日之期,其實當中隱含一個邀約,所以我親自應約。」



真鳳雙目睜大,極度震驚,急問:「你獨自一人去見鯤鵬了?怎可以這麼冒險!」

伏羲知真鳳擔心,帶著自信笑答:「雖然說是一人應約,不過我可擁有你們的保護,極其安全。再者,鯤鵬也不敢親自前來,只用了身外化身。」

真鳳知伏羲智勇雙全,自己卻絲毫不理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不得不嘆氣,說:「伏羲,倒不如你解釋一下,我始終未明當中原因。」

伏羲道:「三日之期,的確是一環接一環。鯤鵬早前得知亞特蘭蒂斯乃人族基地,因此在附近等候,直至與王星會面,馬上展示其強大實力,更要趁機查探人族資料。牠輕易一話就令我們知道此戰不可戰,逼使我們遷都,這只是第一步。決定遷都後,就要擇地。」

「地族的消息代表向人族宣戰,暗示要萬族視我們為敵人。如果我們選擇先去地曲族等小族領地,雖然會遠離神族、魔族、炎族,可是我們便會失去聯盟優勢,即是北方的巨人族、西方的巨鯨族和巨鱷族,所以我們不得不去率先奪取雪落城,維持聯防。如此一來,即使神族,甚至連同魔族忽然起兵,我們也能互相守護。」



真鳳點頭,同意伏羲的說話,畢竟須彌殘酷無比,多一個朋友,多一分力量,但想深一層,又完全不解所謂的隱藏邀約,這一切只不過是對人族較有保障的安排,於是問:「可是這與鯤鵬又有什麼關係呢?」

伏羲答:「這就是隱藏的第三步。三日之期,雖然看似逼使我們遷都,令我們選擇雪狐族,可是每步偏偏藏有一絲生機,原因何在?對敵人仁慈,則對自己殘忍。這道理,難道鯤鵬會不明白嗎?真鳳,如果你是鯤鵬,你會下第一步嗎?」

真鳳認真思考,所謂兵者詭道也,攻其不備,出其不意,才是打擊對方最好的方法,說:「如果我是鯤鵬,定會一招擊破防護膜後離開。如此一來,剩下來的,就只有大將,而全無兵士,人族就再無能力與其他種族爭鬥。」

伏羲點頭,直言:「所以鯤鵬目的並非逼人族上絕路,而是逼人族再次浮上水面,更要測試人族能否看到隱藏的第三步,所以在你們出發之後,我亦趕至雪狐族遠處一座高山,與鯤鵬會面。」

真鳳聽得心跳加速,神情漸有凝重,沉聲問:「那麼我們通過測試了,鯤鵬會是我們的盟友嗎?」



伏羲眼神銳利如刀,道:「永遠,也不會。」

那時,涼風徐徐,溫柔地撫摸大地,偏偏當中竟含陣陣血腥氣味。伏羲與鯤鵬對視,目光互不相讓,卻未有散發一絲殺意。鯤鵬雙目黑白交錯,隱約似有三顆青點在瞳孔下轉動,笑說:「人皇呀人皇,別以為你來了,就可以放肆。即使你能計算到我要你前來,也不代表你有資格與我談判。人族,從來未由我手中拿到主動權。」

伏羲早知對方是個強悍無比的精神力動者,早以渾厚的真元力包裹心神,不容出現一絲縫隙,答:「鯤鵬,你邀請我來,不就是你暫時沒有足夠實力擊倒人族的證據嗎?」

鯤鵬語氣溫和,目光卻是凌厲,讓人難以轉移注意力,調侃說:「言之有理,可是若我現在要拉倒人族,卻綽綽有餘,而且任人皇再神通廣大,亦無能為力。不是嗎?」

伏羲臉色淡然,道:「人族領地豈是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只怕你有翼難飛。再者,能夠牽制人族九皇的就只有數以億計的人民。你自成一族,氣運大千,但總不可敵過九皇的追擊吧?更況且,你邀約的目的,只是確定人族的實力。」

鯤鵬大笑,伸手道:「繼續。」

伏羲續說:「雖然我未知你的確實目標,但我知你並非為一己之樂而掀起戰爭。你來這裡,一方面見證人族的智,另一方面見證殲滅雪狐族的力,看看六皇回歸後的人族在你日後的棋盤上佔有何等位置,好讓維持大局,成就你的大計。」

鯤鵬稍微閉目輕笑,點頭說:「真不愧人皇伏羲,果然智勇雙全,與鴻鈞還真相似。只可惜,你派來的三人,就只有真鳳能令我感到興奮。即使是濕婆,也差一點火候。」



伏羲直說:「隨你怎說。反正人族的強大絕對不容你小覷,否則你也不會只用身外化身而來。要是我突然讓真鳳等人過來,恐怕你也自身難保。」

鯤鵬依然不失風度,向前踏出一步,笑道:「伏羲,我只是保障自己而已。如今目的已經達成,那麼下次再見之時,就不會是身外化身。哈,也許再按捺不住我心中的殘暴,意欲對你們出手。」目光忽轉凶狠,說:「小心我改變主意,直接攻下雪落城。」

伏羲目光堅定,看著鯤鵬雙手一揖,自信道:「人族隨時候教。」鯤鵬一聲長笑後,忽然化成泡影,如同從未在此出現。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