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尋找新主都(一)

雖然五輪東金山一役之中,對方沒有任何一皇隕落,可是正如真鳳所言,他們前來除了拯救眾多人族,另一目的就是以實力說話,直接震懾萬族,不容他們輕視人族。真鳳心想:「膽敢與天族和地族作對,試問還有哪一族可以?不過,這雖然震懾各族,卻同時令所有種族對人族再次提防。」

待真鳳三人回來,三清亦開始駕駛大型運輸艦,在起飛之後方轉為自動飛行模式,直接飛回雪落城。三清坐在燧人氏旁邊,見眾皇皆在,便說:「據王星訊息,雪落城暫且無事,各位不用擔心。女媧,到底你先前所說的是什麼事?」

女媧休息過後,氣息已比先前良好不少,可是仍未完全回復昔日風采,唇色尚帶著虛弱的蒼白,但見三清問起,亦點頭鄭重答:「與盧娜戰鬥之時,我從她口中得知牟尼的下落。」

真鳳大驚,問:「真的嗎?那牟尼現在在哪?」



女媧回想當時中箭之後,娓娓說:「盧娜在戰鬥時說了一句讓我很詫異的說話。她說的是別以為單憑牟尼一人就可以阻擋月族。雖然我現時未知牟尼確實的位置,但我想集眾人智慧,應該可以猜測到牟尼現時身處何方,再出手相助。」

眾人大感驚喜,至少憑這話知道牟尼並非如神農一樣殞落,總算好消息。同時,牟尼失蹤接近五百年,如此想來,牟尼豈不是一直也帶著眾多人族被月族圍攻?

三清深知情況嚴重,白眉不得不輕皺,雙手登時輕點圓桌,現出一幅巨型立體地圖,再以雙手放大某部份,說:「月族主都大明月,位於亞特蘭蒂斯東邊。如果盧娜說話當真,看來,牟尼一直都死守在亞特蘭蒂斯和大明月之間的位置。為的,就是怕月族會隨著他們進來亞特蘭蒂斯。牟尼,你只靠一人帶領群眾死守多年,我們卻絲毫不知,實在羞愧。」

三清一句說話,使全部人心情更是沉重,接引更是握緊雙拳,眉頭深鎖,既是感動萬分,又似心有不甘,道:「牟尼,總是這樣!總是犧牲自己完全他人⋯⋯我們一定要去救他!」

伏羲點頭同意,然而現時並非意氣用事的時候,嘆口氣後說:「先不論牟尼乃人族其中一皇,光是他過往曾數次捨命救萬民,足以被稱為人族英雄。我們又豈能見死不救?可是,我們並不可以傾盡所有人力去尋找牟尼。」



接引和准提可謂牟尼的弟子,關係甚好,良師益友。如今聽見伏羲一話,接引難忍其暴躁性格,直接質問:「伏羲,未知此話何解?營救了牟尼,不只加強人族的戰力,更可新增千萬族人,何樂而不為?」

伏羲理解接引話中的憤怒和不忿,語氣謙卑說:「接引,人族如今以雪落城為主要領地,可是雪落城並非福地,又無天險,對比其他地方,實在易守難攻。我們現階段最重要的是尋找一個適合的主都。」

接引聽後冷哼一聲,不過那份憤怒明顯減低不少,說:「那我們應該怎樣?」

伏羲看著接引輕輕一笑,毫不介意先前他的魯莽,說:「這事,就留待我們回去再說吧,畢竟王星也是其中一名智者。」

真鳳說:「對,大家趁機會休息一下吧。我們剛剛才大戰完,身體一定疲憊不堪。」自他一話後,眾人亦各自休息,畢竟五輪東金山一戰,對方可是須彌第二的地族,全部人也不得不盡自身全力去應戰,更別提曾以一人之力大戰地族的三清、伏羲和真鳳。



宙斯依舊豪氣,大步走向電王,一記拍在後者的肩膀,笑說:「真不愧為電王呢!你先前那一招雷光,實在足以與王的招式相比呢!」

電王一怔,也大聲笑著,答:「還可以吧。幸好有姜尚率先召來紫天雷,而且引仙竹高速飛來,否則我也無辦法聚力使用雷光,威力也至少差上數成。」實在,自那一擊擊殺仙竹後,他也感到其他人對自己的目光截然不同,彷彿多了一分敬意。他心想:「或許以前,我只是真鳳的兄弟,單單高階三門者,尚未足以讓他們感到敬佩;不過這一擊之後,我發揮了比傳說更強的戰力,所以才會當中的差別。即使是人族,也是以實力說話的。」

宙斯見電王同是直率的好漢,感覺份外投契,笑說:「也許,以雷霆召喚雷電,再配合你的雷光,效果又會更加恐怖呢!哈哈!」

電王回想當時宙斯以雷霆炮轟黑繩,風雲變色,那邊天空盡變烏黑,雷電密集交加,似是十級颱風來襲,不禁苦笑:「九紫天雷珠又豈可以與雷霆相比?只怕我尚未引雷於身,那恐怖的威力早就將我擊斃了!況且,先前那招幾乎清空我的靈力,還真的危險。」

宙斯再笑,眼神卻帶陣陣無奈,道:「想不到,地族果然與天族相差不遠。即使我和伏羲聯手,也未能打敗黑繩。那雙烏血帶堅韌無比,甚至能擋雷霆的剛烈威力,實在不得不詫異。」

電王聽後,語氣反而更加堅定,笑說:「這才有拼死的決心,不是嗎?要是太輕易獲得,也許我們亦不會珍惜。」

宙斯聽後,登時抹走那無奈,笑說:「對!對!哈哈,電王你果然有意思!」

二人笑談風生,感情增進不少。電王亦趁機向宙斯請教不少須彌的歷史,包括泰坦族和巨人族之間的瓜葛,還有宙斯和巨人族之間的情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