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偷襲(一)

雪落城北門在眾多人族日夜修補之下,高度已達一千米,分五層,牆深達十米,足以讓眾多人群在那處通過,如同一隻巨獸屹立北方,震懾敵人,守護著現時屬於人族的雪落城。

伏羲負手傲立雪落城北門第一層,左右身旁就是三清和燧人氏,高高在上,就連耀眼金黃的晨光彷彿只為三人而存在,成就一種華麗的襯托。不少人族慕名而來,光是看見廣場上的九萬戰士筆直地屹立門前,裝備整齊,各背不同類型的槍械,穿著柔軟卻堅韌的盔甲,身懷漆黑短刀,眼神凌厲,散發著一份肅殺之氣,足以令人恐懼,同樣令人感到希望和安全。

真鳳、王星和電王等人此時亦來到雪落城的北門,抬頭看著伏羲三人。真鳳看見伏羲威風凜凜,不禁感到佩服,笑說:「原來從這裡望上去的風景是這樣的。伏羲還真帥氣。」

姜尚未有回應,王星亦只一笑置之。電王問:「真鳳,你也是人族首領,要上去嗎?」



真鳳搖頭,微笑:「我也不是好大喜功的人,況且這一次主將是伏羲,我又何需出現。」

伏羲望向真鳳,只一點頭就平伸右手,馬上招來全場目光。他垂頭凝望面前的九萬戰士,一臉認真說:「自人族出現以來,神族、魔族就一直將我們視為奴隸、糧食,甚至連生物也不如。不過,人族自盤古之後漸漸崛起,成為連百大種族也不得輕視的存在。在五百年前的審判日,神族和魔族懼怕我們,與其餘種族聯手入侵人族!令我們家破人亡,死傷無數,幾乎再度經歷鴻蒙時代,那個,人族什麼都不是的時代!」

伏羲語氣高昂悲壯,區區數句已令在場的人勾起那時審判日的畫面,還有往後古都陷落的情境,更有躲在亞特蘭蒂斯的記憶,紛紛聲淚俱下,就連真鳳也不得不握緊拳頭。伏羲激烈續說:「現在,六皇已經回歸。我們不會再容許其他種族對人族不敬!不會再容許其他種族向人族出手!神族、魔族,就是我們首個目標!在場的九萬戰士,與我、燧人氏、三清共赴神族之地,再奉鴻鈞心願,封神滅魔!戰意至死不滅!你們願意嗎?」

九萬戰士的熱血和戰意沸騰至極點,不禁湧出陣陣氣勢,爆發各自的靈力、魔力、鬥氣等能量,一時色彩斑斕,齊吼一聲願意,響徹雲霄。伏羲眼神滿意,望向真鳳輕輕點頭,再吼:「開門!出發!」

隨著城門打開,九萬戰士秩序井然,緩步跑出,不消一會,廣場就變得全無一人。從伏羲走出雪落城,人族就正式挑戰神族,吹響戰爭的號角。真鳳看著一眾戰士登上各種大小不同的裝甲車,漸漸消失於眼前,才問王星:「我看伏羲他們沒有帶備糧食,那九萬戰士怎渡過一日一夜?」



王星苦笑:「我們的同盟巨鱷族正在北方,伏羲是次前往偷襲烏溪等地,就定必會經過牠們的領地。以我所料,伏羲就只可以在這裡補給足夠的糧食。」

真鳳一怔,眉頭輕皺,思緒忽然混亂,說:「我們回去吧。我有事想請教你們。」話畢,王星、姜尚和電王則隨真鳳回去。

真鳳回到屬於自己的房間,甫關上門就問:「你們說伏羲打算在巨鱷族手中拿走糧食,這與搶劫有何分別?」

電王後知後覺,也覺得伏羲當真如同強盜,到達同盟領地以出征作理由,向巨鱷族拿取食物。姜尚臉目淡然,反說:「真鳳,戰爭素來殘酷無情。的而且確從利益而言,伏羲這樣做對人族最好,直接避免付出九萬戰士數日的糧食。」

真鳳帶怒問:「巨鱷族當日在人族幾乎滅絕之時伸出援手,今日我們人族就是以這一個方式報恩?別以利益計算,先以大局為重!這樣犧牲兩族之間的關係,值得嗎?這樣犧牲人族的聲譽,又值得嗎?」



王星其實大約猜到伏羲的後著,但見真鳳反應,只好暫時隻字不提,不禁嘆息。同樣,姜尚亦未打算提及任何伏羲的計劃。電王只好打圓場,說:「我相信伏羲智慧過人,或許他早有對策令巨鱷族主動給予糧食,甚至提出參戰。」

真鳳知道伏羲軍已出擊,而且戰意高昂,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繼而竭,沒可能在此時讓他們白白而回,這只會大大打擊士氣,甚至能令之後的戰事受損。他只好搖頭嘆息,說:「下次出兵,我還是先向你們問清楚。」

正當真鳳轉身打算坐下喝茶,姜尚忽然問:「如果我們有意瞞你呢?」王星聽後臉色也不禁一沉,仍然不發一言。

真鳳一呆,凝重地問:「姜尚,你這是什麼意思?」

姜尚無意轉彎抹角,直說:「各智者用計方式皆有不同,並無分誰對誰錯,亦難分誰優誰劣。我們只是運用自身最大的優勢去為人族爭取最大的利益,而利益可以是各方面,獲得糧食、搶奪領地、削弱敵軍、得到同盟等等。若是光以你喜惡分辨,你認為各智者可以發揮所長嗎?」

真鳳被姜尚連珠爆發頓時無法反駁,房間忽然變得沉靜下來,靜得呼吸有聲。王星知真鳳正在消化此事,畢竟智者太多,各有千秋,領兵皆是不同風格,待一會才緩緩說:「真鳳,正如姜尚所說,用計難憑善惡或喜好而分出高低。暫且相信我們各自的判斷吧。」

真鳳長嘆一口氣,久久之後,方點頭說:「好。也許你們說得對。也許是我多慮了。」話畢,他遙望北方,眼神複雜。電王等人也只好離開,各自回到自己的崗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