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正面對攻(二)

伏羲把整個戰場皆看著眼內,心忖:「天神之力和惡魔之力果然不同凡響,當初能壓倒火鳥族等的修真武器在祂們面前亦未有太大作用。創史負責天,路西法負責地;兩隊可隨意調動,天變地,地變天,互相補足。論個人實力,人族比神魔二族確實差上不少,但希望軍隊的數量和默契仍可補上。」

創史目光炯炯,對人族軍的弱小感到可悲,不禁冷笑一聲,道:「天右一,投!分!」過萬支以天神之力凝聚而成的白色長槍從天而降,即使人族軍以盾硬擋,也無法完全擋下。光是這一輪攻擊,又有過千人倒下。

伏羲喝:「左後二,放!捉分散的!」身在後方的戰士大多是爆破隊,不只使用各大型武器,更有大批魔法師一同施法,爆風誇張地在空中狂刮,將敵軍隊型衝散,不少落單的聯軍士兵亦被一眾狙擊隊擊落,倒在地上成為一團肉碎。可是神族和魔族確實強悍,短短時間內就衝至與人族軍硬碰。

不少人族亦爆發各種上古之力,與敵軍拼過你死我活,更有的召出不同的召喚獸,包括狼頭獸人身的混種戰士、外形似異形的奇異生物等,令戰場變得更加恐怖混亂,大地也被打出個個凹坑。可惜魔族此時發揮強橫無比的戰鬥能力,惡魔之力瘋狂腐蝕周遭能量,令人族難以還擊。



路西法又說:「地右二,上!橫推!」又有一隊衝前,如同猛虎出擊,速度甚快,左邊的人族軍竟被這批聯軍衝散,更漸漸被推出戰場之外。路西法心想:「伏羲,你遲了。你這一批軍隊隊型已散,如同落單的獵物一樣!這場戰爭的節奏落在我們手上了!」

聯軍將領大喝:「給我殺!」人族軍頃刻陷入苦戰,被前面和右面的軍隊夾擊,數量一時銳減,整隊士氣低落。戰場瞬息萬變,更何況是須彌大陸上的戰爭,只是這一陣型上的變化,左邊的這一批人族軍已潰不成軍,節節敗退,只剩不足六千人。

創史見路西法如此突擊,更在短短時間內手握戰場節奏,不禁輕笑,樣貌依舊高貴,心想:「伏羲,要是你現在一退,整隊就完蛋了!我就讓另一邊的戰場攻得更加猛烈,看你如何分身顧及!」

真鳳看得心驚膽跳,雙眼呆滯,恨不得馬上衝進戰場,斬殺對方,令人族軍搶回原來的優勢。伏羲臉上毫無轉變,微微瞪著路西法,道:「左前二三,衝!夾擊!左後二三,直指敵軍後排!」一聲令下,人族軍馬上行動,一時之間色彩斑駁的鬥氣、靈力和真元力再次爆發,營救身在險境的同伴。

創史一怔,瞇起雙眼,內心湧起一股怒氣,心想:「伏羲,原來你一直也等這個機會。」眼白白看著二萬多名士兵被夾擊,縱然祂們使用天神之力和惡魔之力也無法抵抗這密集如此的攻擊,只好強忍這道氣,喝:「天右二,上!」



路西法亦感覺被玩了一把,即喝:「地右三四,協防!」戰場上,反應一慢,就難以再次控制戰場節奏,只可以被對方牽著鼻子走。

真鳳見到戰場突變,內心不得不佩服伏羲的控場能力,心忖:「伏羲與姜尚同是智者,捉摸對方心理,故意展露弱點作誘餌,不過感覺截然不同。姜尚穩重如山,判斷決絕,乾淨俐落,令對方一步步陷入自己的陷阱之中;伏羲行兵黑暗,以小換大,就像剛才一樣,以二萬多人的性命作賭注,逼出對方上前夾擊,自己才作突擊,換取對方近三萬士兵。唉,伏羲,難道就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嗎?」

創史深知一定要拿回另一邊戰場的節奏,一時心急如焚,道:「天左一二,上。天地合!神族集合,神劍陣!」

路西法也知創史想法,亦出兵強攻,立即說:「地左三,上!魔族集合,魔炮陣!」

伏羲見對方有此行動,心想:「在前期就使用如此大型的陣法?創史和路西法已被逼得心急了。」即喝:「右前場靠中!右後全隊,守護陣式!」



頃刻風雲變色,不論天空或大地亦吹起凜凜狂風,周遭的植物也被連根掀起。近百萬把純白帶神聖氣息的劍浮現高空之中,殺意凌厲無比,散發淨白光芒;一股淳厚精煉的惡魔之力凝聚大地,等待隨時向前爆發,幾乎連周遭的光芒也被吸進,比起當初但丁的招數更加恐怖心寒。

創史一喝:「給我破!」一聲令下,神劍陣和魔炮陣同時釋放,氣勢震天。可是九萬人族軍也絕不是省油的燈,各自集中能量,以真元力建構多重防護結界,以魔力施出七重金壁術,以靈力使用地牢,防守緊密森嚴。

百萬把神劍直擊眾結界,傳出刺耳高頻的金屬碰撞聲,響徹整個戰場,而魔炮陣則似攻城鎚般一記撼動結界,傳出極低沉的敲擊聲。伏羲稍感不妥,看見魔炮陣的威力遠比想像中高出不少,竟然連破數個防護結界,直湧人族軍,方知魔族已出動到王,立即道:「接引、准提,上前協防!」

接引和准提聽後也知事關重大,馬上衝去,各自拿出降魔杵和千手法器,上前協助。准提雖臉容慈祥,可是看著魔族和神族亦散發不少殺意,將純淨的真元力注入千手法器之中,大喝:「乾坤蒼茫,天地借力,千手齊出!」千手法器現出白光,人族軍的前方忽地生出千隻手臂,硬將魔炮陣的去勢稍為減慢。

接引凝聚真元力於手中的降魔杵,降魔杵瞬間暴長至千米,大吼:「看我降魔杵!」話畢,他橫揮降魔杵,杵勁直接擊在魔炮上,魔炮登時減弱不少。

三清透過通話器與伏羲說:「看來,路西法和創史打算讓這場兵戰盡快完結。祂們被逼得急了。」

伏羲點頭,目光依然凌厲,說:「三清,隨時出擊,是時候分出勝負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