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鬥智鬥謀(一)

戰場原先分成左右兩邊,隨著雙方全軍出擊,已是混亂一片,烽煙起,煞氣射,士兵密密麻麻,紛紛短兵相接。天神之力從未消散,與惡魔之力在戰場上一同縈繞不斷,其疾如風,然而人族從沒放棄,團結一致,以各種陣法頹強地抵抗,爆發出幾乎可與神族、魔族相比的戰鬥力,閃出各種色彩的光輝。

真鳳看著奮戰的人族軍,心存萬分感動,鬥志又高幾分,想:「也許,人就是這樣的生物,遇強越強,只要不畏懼,只要下定決心,就能達成心中所想。即使愚公,亦可移山;即使人族,亦可擺脫當日淪為奴隸的命運。盤古,你當時是否也抱著同樣的信念,所以才會敢於犧牲自身開天闢地?」

創史見戰場極度混亂,一直瘋狂撕殺,偏偏暫且打成平手,問:「路西法,知不知道日族什麼時候來到?」

路西法看看通訊器,答:「五分鐘。」



創史稍微計算時間,臉色忽變鬆容,笑說:「那麼,讓祂們進場吧。」

忽然,戰場西方湧來一批三千大軍,東方又出現一批一千大軍,雙方吶喊助威,立即衝進戰場加入亂戰。東方的是長青平原附近神族領地的援兵,而西方的則是尸神族族長斐迪,大喝:「給我殺死所有可悲的人類!」

自斐迪一喝,神魔聯軍如虎添翼,士氣更是大振。准提和接引原先要對付伊布力斯和黑蟲已感吃力,現時又多出斐迪這名王前來,內心難免緊張起來。黑蟲猖狂,笑說:「你倆也要死在這地!」

准提咬緊牙關,拿出黃金寶瓶,流出不少金光閃閃的液體,如同醇酒,當中卻有修真符文,做出層層似柔實剛的保護罩,希望能夠保護自己和接引,至少不讓斐迪輕易接近。三清一怔,眉頭深鎖,暗忖:「是誰偷偷將消息送去?」望向創史,見祂神情愉悅,凝視自己,方知是祂洞悉封城之計,暗中以士兵親自通訊。

伏羲心想:「從當時打算攻擊曼火城起,三清已經斷去附近所有通訊系統,曼火城根本無法與尸中城及附近領地溝通。祂們毫無消息,理應一直死守城中,不敢妄動⋯⋯創史,想不到你身在戰場中,竟然心如水清。」



創史冷冷地笑說:「伏羲!看看現在誰才是籠中鳥?」

路西法目光殘酷無情,霸氣地喝道:「人族滅亡之時來了!各位,盡情戰鬥吧!」

三清原以為這些細節將會一直隱藏於戰場之下,知創史和路西法已經洞悉當中,不忿地呼出一口長氣,隱藏所有殺意,融為自然,說:「伏羲,我上去吧。你掌控奇兵出動。」

伏羲點頭,慨嘆:「人與神魔,實力始終有差別。三清,看看可否暗中殺死斐迪、伊布力斯或黑蟲。准提和接引快撐不住了。」

三清搖頭,說:「如果我未能一擊得手,希望等皇為減低傷亡一定趕急前來,那時就只可以讓真鳳也前來幫忙。」



真鳳凝重地道:「那不如讓我前去突襲吧。我已達兩儀之境,即使墮落或希望前來攻擊,我也較輕易逃走。」

三清看著真鳳,一息過後才點頭說:「你去吧。一擊過後,亦代表正式掀開皇鬥皇的序幕。燧皇、伏羲,準備上前協助真鳳吧。」

真鳳聽到三清那柔和的語氣,不禁會心微笑,說:「只要上下一心,沒有什麼是人族做不到的。就讓我看看神族的王有何能耐。」

在遠離長青平原的一處荒廢之地,既無花草,又無樹木,沼澤處處,廢氣飄飄,了無生氣,絕非適合居住,甚至逗留的地方,然而姜尚、宙斯和電王正帶著十萬人族軍高速越過此地。電王問:「姜尚,到底我們要去哪?這裡不是已經快到神族的領地嗎?」

姜尚未有回答,反問:「宙斯,你認為你可以憑一己之力連續摧毀神族八座領地嗎?」

電王聽後一驚,方知姜尚在趁神魔兩族內部清空之時,偷偷奪城,從而削弱祂們的氣運甚至實力,增加人族勝算。

宙斯皺眉認真思考,看著眼前遠方,說:「神族每個領地也應該設有完善又強大的防禦設施,雖然我已登皇,但能量也不是無限的。不過有這十萬軍,應該可以一試,況且電王的實力也是與王不相伯仲,應該沒有問題。但如果有其他皇來到的話,我們就容易被打得潰不成軍了。」

姜尚點頭,說:「放心,日族不會前來。在長青平原的戰役應該已至白熱化的階段,只差皇鬥皇的時機。我們現時身處長青平原的東北方,直向正北方攻去,直接攻下楚戈市、春光、天堂門、明洞城、戈納城、彼得城、米克多爾,還有最後的眾仙鄉。」



宙斯點頭,臉上掛起一個燦爛笑容,說:「去吧!各位戰友,隨我去痛宰神族吧!」電王熱血沸騰,登時向天怒吼,而身後十萬戰士也以雄壯震天的聲音回應,狂奔向前。

不久,姜尚一行人終於走過那荒涼之地,直指只差不足百里的楚戈市,大喝:「人族軍聽令,此行只為屠城!一個不留!讓神族見識我們的力量!」宙斯二話不說就拿出雷霆,注入真元力後,一道龐大的紫雷轟去,直接打破楚戈市的結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