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一觸即發(三)

真鳳見王星和伏羲恢復如當初,內心大喜,彷彿已見戰爭中擊退龍族聯盟的畫面,站在城樓邊,看著所有傲立於此的人族,高抬右拳,每舉止皆湧起帝皇之風,擋住洪洪陽光,彷似天地日月為其而生。

光是這個動作已令東門所有人族皆停下來,紛紛抬頭仰望,目光盡是傾慕和崇拜。

真鳳豪氣道:「我們現在所站在的,是人族的領地,是我們的家園,是彼此的國土!我們現在所享有的,是各位辛苦得來的穩定,是前人以命換來的和平,是人族以血爭取的安逸!」右手指向東方,續說:「可是那邊的龍族自以為是,聯同大蛇族等種族打算前來搶奪我們的領地,讓我們重回鴻蒙時代!你們願意獻出我們辛苦得來的安穩嗎?」

「不!」「不!」「絕不願意!」城樓之下呼聲不斷,而戰士的吼聲更是響徹天際。光這一話,已經激起全場人的情緒,內心熱血沸騰。



真鳳續說:「我們由一無所有,走到了現在!我絕不容許任何種族奪走這一切!看到在各城樓上代表帝都的旗幟嗎?即使百年之後,千年之後,我也要它們隨風飄揚,屹立不倒!既然龍族要來,就讓我們今夜吃龍肉,飲龍血!我們既生為人族,便寧死不屈!各位!隨我前去,屠龍斬蛇!一同,開創人族的未來!」

「開創人族的未來!」幾乎在東門的所有人也一同拼命吼叫,戰士更是戰意高昂,恨不得將龍族和大蛇族煎皮拆骨,寧化英魂亦不作奴隸,寧站著死非跪著生。

真鳳大喝:「人族軍,出發!」

自此聲令下,十億人族軍浩浩蕩蕩出發,一批一批的踏上戰艦,帶著作為人族的傲氣,頭也不回直指東方。天空一片清藍,陽光燦爛,萬里無雲,風中帶著一份微微寒意,似是即將迎來一場震撼人心的暴風雨,又或是令整個須彌也難忘的腥風血雨。

真鳳走回城樓,向牟尼與耶和華說:「人族的領地就交給你們了。」



耶和華點頭,微笑說:「聽到你的說話,我也想隨你前去,親手斬下龍頭,報回當天的仇。」此話不假,即使連牟尼也聽得心生戰意,可見真鳳魅力非凡。

真鳳看著耶和華自信一笑,望向東方,說:「昔日審判日的仇,今次我要牠們十倍奉還。人族,不可被踐踏。人族,不可被輕視!這次我們動用七皇,豈有戰敗之理?我們也出發吧。」話後,他凝視小冰,抹去那股帝皇之氣,換回一份日月可證的深情,道:「待我凱旋而歸。」

小冰眼神充滿盼望,一笑傾城,只知要相信面前這人,說:「我會一直在這裡等你。」

同時,王星望向天上,正是司馬德如乘著七星龍,二人依依不捨。王星從城樓躍下,剛好跳到八足馬的背上,飛向司馬德如身邊,說:「如妹,我要出發了。」

司馬德如抿著嘴,嫩滑臉蛋白裡透紅,實在惹人憐愛,說:「我也有份訓練那些人,為什麼我就不能上戰場?」



王星即使口才了得,也知自己難以說服面前女子,說:「戰場變化萬千,如刀上行走,稍有差錯便一命嗚呼。我實在不想你會冒這個險。」

司馬德如知道人族軍不乏女性戰士,似罵非罵,問:「就因為我是你的女人嗎?那麼流星隊就不是人了嗎?還是我的能力真的不及其他人?」見王星默不作聲,內心更是不甘,不能自控地流出眼淚,哽咽:「說話呀,你不是被稱詩歌之神,言語巧妙,伶牙俐齒嗎?」

王星閉目嘆氣,頃刻沒了作為戰神的氣魄;在愛人面前,他也只不過是一個有血有肉的男人,說:「所謂『兵之形避實而擊虛』,而我唯一的弱點,就是你呀⋯⋯」

司馬德如雙眼通紅,問:「我們人強馬壯,槍炮堅利,你還怕什麼?」

王星凝視司馬德如,直接說:「若你有事,我不知自己能否集中心神,繼續帶兵作戰。你明白嗎?光是想起那畫面,我已經失去戰意;我雖不是總大將,但也是軍師,不可迷失一刻。帝都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我懇求你會留下。」

司馬德如雖不及王星聰明,但亦才智過人,知龍族和大蛇族聯合攻來,而鯤鵬不知所蹤,更令人防不勝防,抹去說:「對方可是九頭、應龍、無間等怪物,我好怕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呀⋯⋯」

王星飛近司馬德如,捉著她冰肌玉潔的手,說:「我不能命令你,但我希望你會留下。有八足馬伴我,身邊又有真鳳、伏羲等人,你毋須擔心。」

司馬德如抹去淚痕,依依不捨,道:「一年、十年、一百年我也會等你。」



王星除下頸鍊,正是自小便懷著、由王磊贈送的空戒,交給司馬德如。她知道雖然這空戒相比現時擁有的修真產物絕非上盛,但它跟隨王星多年,物輕情重。他微笑道:「我一定會回來的。」

伏羲看著王星和司馬德如,又見真鳳和小冰,再望向女媧,慶幸自己的伴侶可一直在旁,但去到戰場,的確一切難以控制,道:「媧兒,今次的確凶險萬分,萬事小心為上。」

女媧也換上一身青白色戰衣,如同女中豪傑,但依然不失其美,看著穹蒼茫茫,眼神迷離茫然,牽著伏羲的手,掛起一個微笑,說:「與他們不同,我們皆是皇,方可盡情在戰場上奮戰。哥,即使彼此戰死,下世定會再遇。」

伏羲絕不希望此等事情發生,感到女媧傳來的溫暖,份外窩心,輕輕說:「對。就讓我們的愛越過生死,在生生世世延續,至死不渝。」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