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一觸即發(五)

另一邊廂,三清走向伏羲和女媧,說:「偵測隊回報,七輪苦海以外十萬里裡也沒有發現任何敵軍。雖然如此,一定有龍族聯盟的部隊在某處等待我們。」

伏羲暫無回應,只抬頭望天,道:「三清,風停了。」

三清點頭,瞇起雙眼盯著前方,冷笑一聲,說:「水也低了。牠們果然被逼急了。」

女媧依然不明二人說話,但亦只好繼續聽著。伏羲說:「以其道,還其身。」



三清提起右手,指著遠處,再在空中輕輕一撥,又說:「順水推舟。」

於無間大殿前院內,應龍說:「鯤鵬,我收到九頭的訊息。你看看。」

鯤鵬望去,輕輕一笑,說:「果然如我所料。與九頭合作還真痛快。」

無間尚未開眼,問:「怎麼了?」

鯤鵬說:「這是九頭傳來人族聯盟軍隊的消息。人族果然分隊來了。伏羲一隊,王星一隊。」



應龍問:「牠還說以黑吃黑,以小換大,這是什麼?」

鯤鵬說:「就是以黑暗兵法大戰黑暗兵法,而且⋯⋯」只張開嘴巴,卻不發一言,故意捉弄應龍,笑說:「哈哈,你還是等待那時刻的來臨吧。那時候,你就會知道我們的打算。」應龍睜大眼睛,忽然啞口無言,留下一句髒話便離開。

遠在大日鳳凰城,三足金烏正與克洛諾斯飲個痛快,後者說:「三足,怎麼你要大家一直守在此處?到底守夠了沒?咱泰坦族精於攻擊,並非守城呀!」

與克洛諾斯相比,三足金烏體型實在細小,不過渾身散發的威壓卻比前者強悍。牠身上羽毛烏黑亮麗,唯獨瞳孔、喙和三腳發出純色金光,懶洋洋地躺在一張黃金大椅上,以爪拿起一杯冷冰冰的烈酒,一下倒進口中,聲線高亢卻不刺耳,說:「守城處於被動,比攻城更難。我只想大家一直保持實力,留待現在呀。」

即使克洛諾斯已使用泰坦之力縮小,但亦高約百米,四肢孔武有力,強壯無比,目光卻略是散漫,束起一頭長長如火的紅髮,在盤上提起一人,直接拋進口中,享受新鮮血肉在口腔縈繞不斷,說:「現在怎麼了?」



三足金烏打一個呵欠,似乎十分渴睡,稍微張開雙翼,兩邊的翼骨扣上一雙金光燦爛的金鐲,正是鳳鐲,說:「現時龍族左右受敵,九頭也不得不消聲匿跡,潛伏一邊,令我們和人族那些傢伙暫且不敢貿然強攻。可是,現在就是我們收復失地的時候了。克洛諾斯,你想吃龍嗎?」

克洛諾斯聽得內心得意,笑容頃變陰森,彷似一股黑氣從身體各處飄散,笑說:「好,吃龍,一定很補。尤其那條黃龍,我早就打算一口吞掉!」

三足金烏輕輕一笑,道:「明日陽光甫起,我們便大舉進軍。你想的話,可以由你領軍,先讓泰坦族品嚐龍肉的滋味。」克洛諾斯仰天豪笑,抑壓已久的戰意終於可以一口氣爆發出來。三足金烏便繼續躺著,腦海卻在運算,總覺陣陣不妥,又不知有何不妥,對此實在耿耿於懷,內心被縷縷不安環繞。

「醫療兵,集合!」一名看似高級的軍官嚴厲地大喝。「我們除了分開南北隊外,會再細分成一、二隊。一隊於隊中,二隊於隊尾。等屆時分隊隊長下令才可行動,否則我們將成為前線部隊的阻礙。明白?」

「明白!」隨後,四名分隊隊長便將四十萬醫療兵分成四批。

一名醫療兵總覺身旁的同伴極為熟悉,雙眼帶著一股靈氣,驚嘆:「莫晴?你怎麼在⋯⋯」

一聽到此話,那名早已戴上頭盔的醫療兵匆忙地以手掩著另一人的嘴巴,道:「別說話!」左右張望,心中慶幸現場嘈吵,沒有其他人留意到這場鬧劇,將面前此人帶到隨便一艘戰艦後,輕聲說:「高誠,你絕不可以透露出去!」

高誠摸著嘴邊,輕輕垂首看著眼前的莫晴,絲毫不明這女兒心,想起剛才的身體碰撞,似乎碰到那柔軟的身段,不禁臉頰發熱,問:「你到底在這裡做什麼呀?你不是要去研究中心幫助的嗎?」



在真鳳、三清、伏羲眼中,莫晴依舊是個小女孩,但其實她已長得亭亭玉立,正值青春年華,又深得其母親遺傳,長得嬌美可愛,身材姣好,乃不少醫療兵的傾慕對象。她嘟起小嘴,輕皺雙眉,才嘆一口氣,說:「既然被你發現了,也沒辦法了⋯⋯我知道自己因為爸爸媽媽的關係,從小已經與真鳳大人、伏羲大人、三清大人等關係良好,但亦是因為這樣,其他長官、幹部也不讓我前往戰場。這樣,我根本無法實踐自己的夢想!」

高誠知她不只樣貌在隊中突出,其實力也不容小覷,幾乎超越不少更高級的軍官,方知她內心的想法,暗感歡喜,問:「你這次偷偷來,有其他人知道嗎?」莫晴搖頭。他說:「那好吧。我就不告訴其他人,那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高誠忽然變得支支吾吾,說:「這場戰爭完結後⋯⋯」深呼吸一口,才續說:「陪我去雪落城逛街,好⋯⋯好嗎?」

莫晴頓時鬆一口氣,笑說:「我還以為什麼。好,一言為定。」話畢,她戴回頭盔,走出戰艦,繼續參與分隊。高誠內心大感意外,歡喜得掛著長久未散的笑容,更呆企那邊,依舊想著那個甜美笑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