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後發先至(一)

王星知真鳳愛民如子,現在連龍蛇聯軍也未遇到,已經失去至少數十艘戰艦,死傷超過百萬,內心定必憤恨,只是不得不嘆一口氣。姜尚也知真鳳與宙斯去意已決,無謂多話,但知他們一落去海底,即將令人族聯軍更陷被動。

真鳳、宙斯、異鯊王、賽蓮與波光一同留待前線,頃刻士氣大增。大金毛此刻亦戴上潛水面具衝出戰艦,一爪抓碎面前雜物,道:「我在艦裡都等到骨頭也變硬了!竟然變成咱們最弱的水戰,媽的!也讓我幫幫忙吧!」真鳳聽此,高興得連連說好。

賽蓮上身是人,下身是魚,樣貌與身材皎好,聲音甜美,擁一頭長長藍髮,額有一紅色紋身,顯得神秘性感,頭戴秘銀皇冠,手執一支秘銀長笛,眼睛明亮貴氣,道:「我們每個負責一個位置,只守不攻。等待風暴威力衰退,好嗎?」

異鯊王剛剛見賽蓮戰鬥之美姿,如同在海中舞動,已經被其所吸引,如今再聽其誘人聲線,不禁一怔,一會兒方才回過神來,道:「好。」賽蓮看著異鯊王,輕輕一笑當作回應。



真鳳忽然感到危險,拔出軒轅神劍斬去,大叫小心,擋下這兩枝暗箭。宙斯也拿出雷霆打散對方的箭,沉聲說:「果然如姜尚所言⋯⋯牠們一直在等我們下來!這次是精靈族的皇!」

然而箭不只一枝,其中一枝從另一個詭異角度直穿異鯊王的胸膛。真鳳大驚,但又不敢鬆懈下來,退後一步,大叫:「異鯊王!你怎麼了?」

只是一箭,傷口卻足足有五米闊,完全貫穿異鯊王的身軀。牠忍著痛楚,運起異鯊之力,封著傷口,不讓血液流出,但臉色登時蒼白,苦笑一聲,心想:「這就是精靈族的能力了嗎?只是一箭,卻似被大口大口抽走自己的生命能量。」說:「幸好沒打中心臟,暫且沒事,但⋯⋯似乎我有一段時間無法作戰了。」

真鳳忍痛,說:「大金毛!你將異鯊王帶回戰艦,讓醫療兵盡快治療!」

大金毛看到異鯊王的傷口不禁一怔,方知對面的精靈實在名不虛傳,讓異鯊王捉著自己壯健的背部,說:「真鳳,牠就交給我。我很快回來!」



賽蓮皺起眉頭,拿起長笛,注入人魚之力,彩光更艷,奏起美妙絕倫的旋律,波動幻妙,海流變慢一會,然後千里內的雜物忽被清空。她說:「敵人在暗,我們在明,實在不利。」

只有敵人發箭之時,真鳳方可感知其所在,就知對方實力定必不俗,能夠掩藏自身,絲毫不發一絲殺意,與大自然融為一體。他內心難受,想:「我們現在正正站在艦隊面前,根本無法躲避,只可以硬擋,然而擋下一箭比射出一箭消耗更多能量⋯⋯如果我們一直不出手,這些精靈也無法射箭,否則只會暴露自身,被我們圍攻。」

姜尚道:「精靈族尚有三皇,亞諾斯、羅、蒂斯。亞諾斯和蒂斯為弓術聞名須彌,應該是他們,或其中之一。以龍族聯盟現在境況,精靈族應不會盡派三皇前來。」

王星看著面前汪洋,不知當中藏有多少敵人,但知數量一定不多,至少大軍未至,否則無需躲於暗處,反倒一開始就用箭雨逼得眾皇阻擋,大大消耗各皇的能量,逼於無奈地說:「各位,務必保留實力,往後尚有長久戰事,別在此處消耗太多能量。你們比所有戰士也重要得多。」

真鳳聽到此處,內心更痛,後悔未有聽從兩名智者的說話。宙斯見他失落,說:「真鳳,別擔心。你並非一人,有我們陪著你。反正,你上一世也是行事瘋狂任性,才能帶領所有人建立人族呀!」真鳳苦笑一聲,點頭道謝,便專心擋箭。



姜尚走到一處,保證無人在旁,才轉到獨立頻道與王星聯絡,道:「我先前已用百萬人族軍,一方面得知天人族的實力,另一方面加快天族南下,但龍族依然派出聯盟中的皇前來此處,絲毫不怕天族和鳳族趁此時攻去。三方圍攻,任龍族強者輩出,但也無法抵擋。事必有蹊蹺。」

王星此時身邊無人,也不禁露出其擔憂,輕聲道:「也許九頭、鯤鵬手中有我們不知的事物,而這些事物甚至可以一下子逆轉戰況,轉守為攻,化險為夷。」

姜尚又見一片血紅在戰艦外飄過,知人族情況尚未明朗,依然處於被動,淡然說:「這戰一定不可急進,只要可能性未達四成,絕不可出擊。一有破綻,一定會被利用。」

王星擔憂道:「我擔心的,不是我們⋯⋯」

姜尚也明王星擔憂,道:「這情況就似是專為他而設的陷阱一樣。身於黑暗,更難看到黑暗中的危機。」

王星皺起眉頭,說:「以黑吃黑。」海面之上,他獨乘八足馬,望向南面,腦海運轉,想盡千方百計令人族佔盡優勢。

海底之下,真鳳等人正與未知的敵人對抗。精靈族的皇雖然寥寥可數,但實力非凡,不時射出暗箭,而順著海流,更進一步提高其速度,防不勝防。

宙斯眼看有一箭越過自己的範圍,不只射穿數人魚,更直接穿過過十艘戰艦,怒喝:「媽的!這些雜物越來越多,打下雜物又無法擋住那些精靈箭。這些精靈,有種就出來單挑呀!」



大金毛也是憤憤不平,尤其尚未登皇,實力與真鳳、賽蓮差上不少,面對精靈箭時更是吃力,只好由身旁的同伴協助擋下,說:「卑鄙精靈!出來呀!」

真鳳知對方專趁己方出手之時才射箭,便說:「宙斯和我負責擋下精靈箭,其他雜物就拜託你們了。」賽蓮等點頭說好,但戰艦眾多,實難全部擋下,唯有只擋尖石、樹木等硬物。

雖然風暴依然強盛,但王星似乎看到其特別之處,正是先前與伏羲商量好的破風之時,心忖:「九頭,你有你的先發制人,我也有我的後發先至。」大喝:「流星隊,出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