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棋盤運轉(四)

黎明一至,人族聯軍便浩浩蕩蕩出發。正如姜尚所料,騰格已是空城,防護罩、陷阱也只不過是龍蛇聯軍為了盡量消耗人族聯軍的技倆。內裡糧食全空,城內散發著一種頹廢的感覺,但從足跡不難發現這批龍蛇聯軍實在走得匆忙。

姜尚知道兵貴神速,而且南隊雖有王星、伏羲等人在此,但時間有限,於是直接揮軍前進。人族聯軍戰意正盛,士氣一時無兩。奇怪的是應龍竟然不在,對方只有蒂斯、五爪金龍、帖拉加上另外三名王作主力的情況下,被真鳳、宙斯打得節節敗退。最終人族聯軍連下三城,雖死傷達百萬,但擊殺過十萬龍和大蛇。對於兩族而言,這絕非小數。

人族聯軍直接以龍蛇為糧食,不知不覺下力量增幅不少,即使人數減少,整體戰力亦非下降太大。攻城期間,近一千條龍出乎意外地投降。真鳳見牠們能力平平,頂多是初階三門者的級數,便知是龍族的低下階層,問姜尚有否辦法保證牠們不會突然謀反,後者直讓眾龍直接選擇死亡或吞下慢性毒藥以表明心跡。不出所料,這一千條龍為求活命,放下作為龍族的尊嚴,吞下毒藥,由人族掌握生死。

雖然這一千條龍吞下毒藥,可謂戰俘,真鳳卻不讓所有人當牠們為奴隸或任何發洩對象,反倒讓牠們適應這裡的環境,暫且擔當搬搬抬抬的角色。當然真鳳絕不會逼牠們進食同類般殘忍。



眾龍大為感動,從無想像投降竟不用當作奴隸,反有一種賓客的感覺。南隊除人之外,還有巨人、金獅、人魚、異鯊,無論體型、外貌、風俗也截然不同,牠們才知相比起九頭、無間,本為最低下階層的真鳳更擁有包容天下之心胸。

人族聯軍雖然被龍蛇聯軍殺害不少同伴,不過在真鳳的無比威嚴之下也不敢多言,更何況因流星隊皆是龍騎士,他們早已習慣有龍在旁,一時之間也未有任何反感。反倒眾龍盡心盡力為人族聯軍做事,讓人族聯軍更為輕鬆。

有那一千龍作為先例,攻城沿途亦有不少龍選擇投降並加入人族聯軍。不知不覺,這批龍族數量已達三千,更有目光長遠的將領要求與牠們一同衝上戰場。

「既然現時流星隊不在,我們倒不如趁這個機會,將牠們納入軍隊之中,可以加強我們的戰力,同時以這一份大仁德震撼對方。甚至,我們可與眾龍商討,搖身一變,又多出一批來去無蹤的龍騎士。」

姜尚並無批准這動議,但也同意三千龍可以與人族並肩作戰。他說:「成為龍騎士並非單純騎龍,正如王星當初亦花費不少時間方可訓練出如此精銳的流星隊。流星隊的坐騎沒有牠們的智慧及靈性,因此不懂談話,故被稱作龍獸。要達致人騎合一,方可正式衝上戰場,否則戰力只會不增反減。」



姜尚智慧過人,本來就是王星的得力副手,又得真鳳信任,其餘將領也領命離開,暫且將這想法拋諸腦後。

不用一會,人族聯軍又攻陷一城。真鳳鳳翼大拍,如鬼魅般從敵人身後出現,僅以一劍斬去,勁道一瞬即逝,可發可收,更顯他對於力量的運用已達顛峰,而地上登時躺著兩名王的屍體,任牠們想逃也逃不掉,只說:「應龍理應早已恢復全盛狀態,卻一直未有露面。」

宙斯笑說:「大概牠看到你上次這樣神勇,不敢再來了吧!」

真鳳搖頭,目光深邃,道:「牠絕非貪生怕死之徒。也許牠正領悟兩儀之境,因此一直未有出現。」

宙斯一怔,上前輕聲說:「看你這樣子,好像很欣賞應龍。」



真鳳苦笑:「若牠選擇不為龍族或侵略人族而戰,大概我與牠可成好友。」

宙斯望向身旁的美娜和賽蓮,一是巨人,一是人魚,皆與人有著不同之處,偏偏與自己投契非常,笑說:「對。只要牠們對人族無害,共存又有何不可?」

姜尚走來,說:「尚有十城,我們便至皇龍都。九頭不但沒有阻止,更似大開城門,歡迎我們攻去。看似當中實在有詐。」

真鳳皺眉,道:「但一直下去,我們已殺曼蛇等五名王。牠們又怎會肯大大削弱自身?再者,應龍曾經說過,九頭和鯤鵬對於吞下鳳族志在必得,語氣肯定得很,當中一定有所特別而我們從無發現。」

姜尚為人冷靜,彷彿將自己也當作棋子一般,再從外看著棋盤運轉,如旁觀者清,知死去的王中有四名乃大蛇,只有一名是龍族,猜度九頭計中有計,才說:「龍族現時三面受敵,北有天族帶同天人族、天將族與其他小族前來,西有我們採取主動進攻,東有鳳族聯盟虎視眈眈,依然能如此從容淡定自若,我們絕不可急進。不過決戰之時在即,各位準備好了嗎?」

真鳳眼眸中更現出天地萬物,兩儀四象並在,彷與天地共同運行。宙斯扭扭手臂,戰意高昂,狠不得現在便來激戰連場。其他人亦露出其雄心壯志,渴望與素來自視極高的龍族與大蛇族忘形大戰,將牠們殺得一個不漏。

遠在南方,鯤鵬依然以書生姿態出現,淡然說:「無間,就在此分隊。」

無間仍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子,蛇舌忽吐忽吞,卻無時無刻散發著極度危險,使任何人也毛骨悚然,傲視天地般的眼神望向鯤鵬,問:「何不繼續窮追猛打?王星等人已經陷於如此弱勢,現時不除,還待何時?」



鯤鵬冷笑一聲,餘光瞧向身在遠方的兩條大蛇和看似高貴的精靈,說:「別開玩笑了。我們雖有羅、舍沙和柯羅諾斯這三皇在旁協助,可是連番大戰之下,王星、伏羲等人竟然可以憑著默契和戰術且戰且退。哼,我們繼續下去,只不過是虛耗光陰而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