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顛峰賭博(五)

電王先以一吻代替回答,將靈力注入長虹,擋下對方攻擊,才認真道:「我被真鳳復活了,不過詳情稍後才說。倒是你為什麼來了?」

謝小雪急說:「晴兒偷偷來了。」

電王一怔,但知此時戰場變化莫測,而且此處更是最前線,又再揮劍擋下數招,餘光見小冰駕駛戰機攻向防禦罩,道:「晴兒是醫療兵,應該不會走到這裡。你和小冰先去協助晴兒。」

謝小雪深怕轉身即將夢醒,擔憂地問:「那你呢?」



電王再吻她雙唇,自信說:「我要留在這裡,與准提、宙斯等人盡快打破防禦罩,否則後果即將不堪設想。放心,我死了一次,不會再死了。而且晴兒是我們的女兒,亦是一個出類拔萃的醫療兵;我們一定要相信她。去吧!我一定會回去找你們。萬事要小心。我愛你。」

雖是如此,他尚未使出全力,似刻意隱藏自身;准提情況也是一樣。

宙斯不時使用各種招數攻向只剩三十五層的防禦罩,可是五爪金龍在內不斷反擊,令眾人難以維持攻勢,不時且攻且退。姜尚察覺對方魔法神奇奧妙,當中能量如流體般向各處流動,以達致更好的防禦,便下令將戰線拉得更闊,尤其攻力最強的宙斯和賽蓮。

美娜手握大鋼刀,連環斬去,身轉如陀螺,刀風剛烈狂暴;異鯊王以異鯊之力懸浮空中,雖速度比水中慢上不少,不過仍帶巨力;准提只拿出黃金寶瓶,一灑當中醇酒,大大消耗對方能量,卻無任何追擊;大金毛跑速極快,聚力噬咬,更分派金獅族兵力攻擊,聲勢浩大。

爛骨龍不知應龍心情,戰戰兢兢問:「要繼續推前嗎?」



應龍也心亂如麻,想不到首次調兵竟是皇龍都淪陷的一戰,道:「待時機成熟才推進,現時先守於防禦罩後,以逸待勞。」爛骨龍不敢反駁,只好再次點頭。事實上,應龍只知自己要等待九頭使用龍魂;否則光憑牠們,恐怕未必能擋真鳳等人。帖拉在旁盯著大金毛等王,準備隨時出動。

自龍蛇聯軍推前至防禦罩前百米,人族聯軍攻勢不得不減緩,死傷過萬,但姜尚知這是孤注一擲,不容再有保留,便下令繼續搶攻,放出所有武器。數以十億計的尖刺導彈、高斯激光炮、高壓爆能榴彈、重力彈、電漿彈等從戰艦射出,聲勢浩大,何等誇張。

這壯觀奇景正是三清帶領人族這五百年辛勞的成果,為了在人族處於弱勢時保衛領地,亦為了未來可以攻侵領地。姜尚調較耳機,只說給特定人物,道:「開路!」

數以百計的萬人將也在此時發揮其領導能力,帶領身後將士,包括千人將、百人將。部份瞄準天空,替眾武器開路;部份掩護同伴,免受攻擊。准提和電王並不隸屬任何軍隊,但知姜尚這是釋放人族軍餘下所有軍備,也上前掩護。

應龍也不禁感到一陣驚訝,看著面前的防禦罩綠光淡薄不少,便望去宙斯,發覺對方已用上不少能量,而兵力也損失近半,輕輕笑道:「這就是人族以其文明打造的軍備⋯⋯不過這輪之後,他們就只剩自身力量。五爪、八歧、爛骨龍、帖拉,準備開戰。」



即使應龍未有直接說明,五爪等也知這輪攻擊再加上宙斯等的猛擊,將會打破屹立千萬年的防禦罩,當然人族聯軍也付上一定的代價。

宙斯不禁氣喘,心裡叫苦,暗忖:「這是我遇過的最強最堅固的防禦罩。要是沒有鳳族聯盟、天族軍在另外兩邊牽制其餘龍族,只憑我們,實在是以卵擊石。九頭和三足金烏也未免他媽的恐怖了⋯⋯光憑感應,已經覺得戰況浩瀚激烈⋯⋯」

姜尚平舉左手,掌心對著皇龍都,腦海總覺得此情此景竟有熟悉,恐怕是前世或前前世的渴望、大計等,但現時身處戰場,不容思考太多無關痛癢之事,便集中於眼前,道:「防禦罩一破,對方即將搶攻。准提和電王從左邊突入,切斷對方陣型。大金毛、異鯊王、美娜,帶兵向前推進。先殺爛骨龍。宙斯和賽蓮只有一個任務,殺死八歧。真鳳,留意應龍;若對方出手,以最短時間解決對方。」

「轟轟」的聲音縈繞不絕,大生爆風,白色光芒萬丈,普通人根本睜不開眼,即使站在防護罩前方的眾多龍蛇聯軍也不禁閉目。宙斯豈是常人,瞇起雙眼,看著對方的防禦罩雖逐寸撕裂,但尚有兩層,便叫賽蓮、美娜再次攻擊。

眾人齊吼:「呀!」破碎聲音傳進場中所有生靈耳中。綠光一破,早有準備的人族軍立即提槍掃射,其他種族亦勇猛前衝,誓死如歸,霸氣十足,士氣高昂。

應龍大喝:「上!守護龍族的驕傲!」龍蛇聯軍當然也非省油的燈,不少傳說級別的龍與大蛇搶先突進,向著人族聯軍怒吼,聲勢駭人,更幾乎無視對方子彈,光是那氣派也足以令人感到怯懦。

兩軍之間只差百米,幾乎一瞬即過,立即變成近身肉搏,短兵相接。多個人族圍堵眾龍,改以尖矛、利劍、短刃等兵器從各角度攻去,配合戰術,暫與龍蛇聯軍打成平手。

准提與電王見時機成熟,催動全身力量,從旁突襲,切入對方戰陣,光憑二人驚人的實力硬生生打開對方的缺口。電王已站在高階三門者的顛峰,加上堪稱大器的長虹,幾乎所向披靡,遇龍殺龍,見蛇殺蛇。准提已得道成王,如虎入羊群,利用變幻莫測的千手法器將對方殺得潰不成軍。



對方戰陣缺口一開,後續不繼,戰陣的威力大大減低,即使前排乃傳說級的高手,沒有後排一直支援,也無法敵過眾多人族聯軍。應龍此時才發覺准提和電王從旁攻來,心生擔憂,暗忖:「鯤鵬不是殺死他們了嗎?難道這是人族的詭計?九頭,你到底何時使用龍魂?」

爛骨龍見戰況忽然一面倒向敵軍,急說:「不如右翼退後,中部散開,將兩翼夾擊。至於中門由大家一起負責。我去對付那兩人。」應龍其實內心並無對策,論單打獨鬥,牠固然是一流高手,然而調兵遣將確無心得,只好點頭。

忽地,一股白光照耀整個皇龍都。應龍感到體內力量大增,大喝:「九頭萬萬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