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蒼天已死(完)

天帝左右雙手伸出雙指,各自凝聚一股足以摧毀整個天地台的同等業力,卻如平靜安逸,內斂含蓄,沒有散發一絲威壓,同時亦將部份業力化成一件精細的淺藍大袍披在本來赤裸的身上,作為另一種防禦。

閻羅見此,乾脆複製這種技巧,化成一件稜角分明的血紅盔甲,看似堅固難傷,暗暗散發紅光,若有一股細微火炎留在表面,令針插不入,雨灑不透。他不禁帶著讚賞說:「汝不攻,吾卻自破。剛才那招比直接打來來得更妙。吾領教了。」

天帝見其餘天族和地族終於分開,知勝負只視乎自己與閻羅的戰鬥,提聲問道:「閻羅,敢以一招作了結?」

此話一出,天族和地族的焦點皆落在閻羅身上,令後者不禁生出一股精神上的壓力;他見天帝竟以說話打擊自己的心理質素,也知對方同樣已是強弩之末,方用此等技倆增大勝算,想起先前對方左臂曾被自己所傷,便豪氣大笑:「好!」



即使天帝和閻羅已得道成王,也不可能有無限能量而永不疲倦。此時,他們亦感受得到對方只剩不少業力,要分出勝負,就視乎接下來的一招,看誰變化多端,看誰功力深厚。

天帝內心不禁佩服閻羅的氣量,同時對方的豪氣亦令自己無法打響原來的如意算盤,未有削弱對方的心理質素,呼一口氣後,目光散發唯我獨尊的氣派,清空腦海一切想法,內心寧靜平和,映照世界一切,凜然道:「好!吾已成王,若天啟無法將汝擊倒,吾亦無話可說。」

閻羅將業力聚於雙目,化成一雙深不見底的凶惡鬼目,勾起一個冰寒刺骨的笑容,令天帝完全猜不透自己內心打算。他負後左手,光用右掌凝聚龐大的業力,冷笑:「來吧!」

天帝將戰意提至最高,霸氣橫飛,令所有天族和地族皆感到其差距。他雙臂橫開,只一提步,俯身前去,看慢實快,已過百里,與閻羅只差三步,心忖自己雖要留意閻羅的地絕,又不得不分神注意其左手,怕這是另一奇招,令自己陷入絕境。

閻羅目光銳利,得悉當天帝雙手合攏,便是天啟最強之時,故意此時才爆發霸氣,打算一鼓作氣並以雷霆萬鈞之勢擊退對方,毫無保留地向前疾衝,將地絕盡然射出。



此時,天帝和閻羅就像創世之神與滅世之魔搏鬥,叫蒼天黯然無光,讓大地悲涼無語。

天帝目無恐懼,專心一致盯著地絕和閻羅,更將周邊一切納於眼內,就連空氣的流動、能量的波動也逃不過他的感知,略帶一絲淒慘之意說道:「與汝一戰,吾方真正悟到天道,才可使用此真正之天啟。」

天啟內似乎包含世界初開之真理,更是天帝現時內心所想;天地未分,陰陽猶合,非黑亦非白,是虛又是實,是善又是惡,包羅萬有,又如一切成空。

閻羅不禁被其威勢所震懾一剎,回過神來,才發現天帝雙手經已合攏,原是後者在關鍵時刻身向後靠以騰出一細小空間,令自己可使出最大威力的天啟。

事已至此,即使強如閻羅亦無法回天,於是他只好咬緊牙關堅持下去,雖感到天帝心意與先前已有改變,但自己依然形如凶殘惡鬼,吸盡身邊光芒,大喝:「吾之道,非汝可踐踏!若無死,豈有生?汝應理解當生靈死後,靈魂將被分成碎片。自私自利方為生存之道!」



地絕蘊藏著閻羅內心嗜血殘殺的念頭,為的就是維持自我,變得更強,直至足以無視一切。對他而言,弱小便是世界上最可怕而最不值可憐的罪惡;吸取他人的氣運、吞食別人的血肉才是令自己變強的最佳方法。

天啟與地絕再次對拼,但這次的質比先前那一次實在高出太多太多,就連當中念頭、想法也比上一次變得更真實、更能體現他們心底的道。一方發出耀眼白光,一方射出漆黑烏光,令整個大地也變得奇怪詭異。

九歌、修羅等更要以手遮掩雙眼,完全不敢仰視天帝與閻羅之間的對拼。天帝大喝:「吾已明汝等之道,但吾,方是須彌第一!即使地族,亦要向天族俯首稱臣!」隨後,他雙臂一推,倏地將天啟強行聚合為一粒原子的體積,於地絕最弱的位置強行攻去,實行攻其無備,以實擊虛,以強勝弱。

閻羅狠下決心,乾脆不退反進,抱著必死無歸的心,將一直負後的左手由下而上,畫出一個美絕天地的弧形,竟比直線攻擊來得更快,衝力更大,道:「若吾將死,汝將陪葬!」

天帝故意以右肘硬擋閻羅左拳,廢掉整條右前臂,但此時,天啟已粉碎地絕,令其黑光消失於無形之中;這亦代表勝負已分。天帝僅以左手控制天啟的餘威直捲閻羅,後者大驚,但同時右半身幾乎被粉碎,吐出一大口鮮血,失去意識,軟弱無力從高空倒下。

正當閻羅即將墮地而死,天帝忽然出現並以單手將他接著。九歌、修羅、大焦熱等感到天地大戰終有結果,紛紛望去,兩族皆懷著不同心情。天帝抱著閻羅,臉上仍然是平靜無情,閉目嘆一口長氣,道:「勝負已分。天族、地族,請前來。」

大焦熱等實在不敢相信閻羅落敗,但是以天帝現時的實力,即使痛失一臂、業力近乎耗盡,他仍有摧毀全族的能力,尤其現時地族與天族激戰已久,同樣是強弩之末,唯有硬著頭皮前去。九歌等興奮非常,不只因天帝勝出,更是為天族爭一口氣,終可大勝地族。

九歌、修羅、太一、蓋亞和梵天走到天帝旁邊,正想為死去的藏、崑崙和玄黃報仇。天帝眼神掃過站在對面的地族,問對方有誰死亡。無常戰意猶在,正準備隨時作戰,道:「焦熱、喚、嘔聲、歎聲、枉死、合大、青蓮和具皰。」



天帝放下仍有一絲呼吸的閻羅,看著無常,目光卻似看透千千萬萬年以後,道:「待閻羅醒來,請汝等前來忉利天。蒼天已死,惟天地將因此而成形。」兩族皆驚訝無比,但天帝已得道成王,更是天族之首;論地位、力量,他的說話也是絕對權威。

待地族離開,天帝回身柔情看著眾天,道:「原諒吾之愚鈍。與閻羅之戰,吾方可解答崑崙之問題。回去忉利天,吾有事告之。」話畢,九歌等便知天帝心有苦衷,亦是崑崙之意願,便耐心聽取他的大計。

無人發現,在天啟與地絕對拼之時,因念頭過猛、威力過大,將附近的空間、能量、物質、時間、靈魂通通輾碎,更因此孕育出一名日後名震須彌大陸的生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