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分歧再現(二)

王星依然保持其禮度,認真地說:「我們還未清楚此事,無需作出任何假想導致內亂,而且此事絕不可流出半點風聲,不可讓第十七個人知道。另外,我會派人前去日族率先查探其動向,無論財政、軍事、政策,亦要知得一清二楚。我會盡快向大家匯報此事。」

真鳳知此事重要,也點頭示意,認為王星為人仁慈,做事圓滑,即使有問題亦會低調處理,比起心狠手辣的伏羲似乎更為適合,說:「好。至於楊戩等五王,就暫交給伏羲負責分配於各軍隊,準備往後的戰事。」

王星本想說話,話語卻在咀邊停下,閉口不談。伏羲輕輕點頭,看著楊戩說好。孫悟空和索爾聽後更是鬆一口氣。

電王此時站起,呼一口長氣,壓下充斥內心的矛盾,認真地說:「各位,我希望可以復活我老婆,謝小雪和女兒,莫晴。」



聽到莫晴這名字,三清本來嚴肅的臉孔也不禁露出陣陣憐意,想必為其離世而大感可惜和心痛。真鳳也想不到電王會在此時提出,才想說話,伏羲已說:「若我沒有記錯,謝小雪於你過身之後不久成為中階三門者,而莫晴是高階二門者。前者因你而可免卻參軍,後者是新一代出色的醫療兵,潛力極高。」

電王見伏羲似為自己說話,大喜道:「對!她們也是對我非常重要的人。她們在龍蛇討伐戰慘被對方殺害,臨終之前我也承諾會將她們復活。」

真鳳想到東望一事又不禁慨嘆一聲,不過謝小雪與莫晴皆對電王重要無比,而莫晴更是自己疼愛的乾女兒,便問:「三清,如果要將她們復活,要動用多少平民?」

三清閉目捻鬚,暗自計算,不消一會,答:「七日已過,天道恐怕已將她們的靈魂收回並散至各方。照我估計,只需消耗八百萬則可復活兩人。」

伏羲把玩著八卦青玉,淡然說:「復活莫晴,未嘗不可;不過復活貴夫人,恕我不能贊成。」



電王聽此,方知自己天真,但心情一起一伏,立即緊皺雙眉,目光毫不友善,更散發騰騰殺氣,直直瞪著伏羲,沉聲問:「你,到底在說什麼?」

伏羲續說:「莫晴天資聰穎,悟性極佳,年紀輕輕已受各醫療隊長賞識,想必未來定可創下大功勞。相反,謝小雪並非戰鬥部隊,而且未曾踏足須彌的戰場,對人族發展幾乎毫無功勞,根本沒有足夠理由復活如此一人。」

真鳳與謝小雪關係甚好,感情深厚,此時也按捺不住,微微帶嗔道:「小雪是電王的老婆,而電王為人族立下這麼多汗馬功勞,難道這也不可嗎?」

三清冷哼一聲,理直氣壯地反問真鳳:「真鳳,你言下之意,是否只要自己曾立大功,便可犧牲眾多平民,隨意復活自己心愛的人?」

真鳳雖未開口說話,伏羲已說:「當初眾人決定復活接引、准提和電王,全因那時我們急需戰力,而且可納他們成為奇兵。如今,情況截然不同;晴兒尚可說通,謝小雪卻完全不合條件。」



電王實在按不下自己的怒氣,一拳鎚桌,厚沉聲響震耳欲聾,愠說:「什麼條件不條件!我一直為人族拼死作戰,難道這也不夠嗎?」

孫悟空與電王惺惺相惜,此時也站起表示支持,指著伏羲和三清,皺眉說:「喂喂喂,你們這樣,可以服眾嗎?聽你們說,電王可是拼了老命在戰場上奮勇殺敵。何況,沒了深愛的妻子女兒,怎會有動力作戰呢?」

楊戩看著孫悟空,道:「悟空,別鬧。快點坐下。復活之事絕不可隨意流出,否則或惹眾怒。電王、准提和接引一事亦要以對付龍蛇聯軍的奇謀作為其掩飾。如今要復活一名非士兵,實在於理不合。」孫悟空知鴻鈞當年甚為器重楊戩,又知對方聰明過人,所以也聽從他的說話乖乖坐下,但嘴臉大顯不忿。

王星知電王重情重義,如果沒了妻女,實在難以全力應付未來的戰鬥,說:「伏羲、三清,情感實在難以單純用公平、公正去量度及計算。現時人族總算可以稍作休息,稍享和平。復活電王妻兒一事,希望你們能夠讓步,讓電王更無後顧之憂去戰鬥。」

一邊佔情,一邊佔理,互有對錯卻互不相讓。

電王怒火中燒,瞪著伏羲和三清,衝口而出說:「伏羲你口口聲聲說戰力不戰力。如果你們現在拒絕,我就會離開人族,你們就會失去一大戰力!」

王星輕皺眉頭,即時站起,打算為電王補救,說:「電王只是一時衝動,沒有其他意思。」伏羲眼中雖無殺意,卻充滿異光,不知內心又有何打算。

電王指著伏羲,罵:「如果死的是女媧⋯⋯」登時,女媧雙目露出陰寒殺氣,更釋放強烈的五彩氣勢,將電王壓得未能繼續說話。



真鳳大喝:「夠了!」此話隨著那澎湃的帝皇氣勢湧去,令女媧與電王皆收回殺氣。他見此也收回帝皇氣勢,閉目嘆氣,柔和地說:「此事複雜,難定對錯,不過電王是人族一大戰力,但願各位可了他心願,復活小雪和晴兒。」

伏羲收起八卦青玉,身向前傾,看著真鳳,一本正經地說:「真鳳,正如楊戩所言,封神榜一旦被公開,或會人心惶惶,因為誰也不知道會否被當作犧牲品。若全為軍事,依然可以以冠冕堂皇的理由,用大義為名作解釋;但若今次你為私心,復活謝小雪,往後你將難穩人心。人族,恐怕從中分裂。再者,人族人口雖多,能參戰的頂多是十之二三。龍蛇討伐戰中,我們損失六億七千萬名人族戰士。不趁此時讓人族好好休養生息,還待何時?」

電王現在方開竅,雙腳忽然無力,坐回椅上,目光無神空洞,已深陷絕望之中。真鳳看到電王如此傷心,感同身受,帶著微微淒涼,細道:「未來的事,留待未來再想。我不希望為了未來,而放棄現在。若無現在,豈有未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