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大軍壓境(一)

姜尚知真鳳與王星也暫無作戰能力,讓二人暫且離開戰場,揮軍包圍敵方。電王正好讓面前的龍蛇聯軍作為練武的靶子,劍影綿綿不絕,一劍比一劍快,招招奪命,如浪濤洶湧。姜尚湧出真元力,引來紫雷劈死數蛇,道:「電王,先擒王。」電王點頭,瞪著對方四王。

鈷旦、婆蘇吉、相柳和遠呂偏偏毫不戀戰,知自己的任務只是盡情殺戮,並非要殲滅敵人,見五爪金龍下令離開,向著電王吐出大蛇之力,阻止他直接前來後,率領大部分的軍隊再次用傳送裝置離開。

夕日雖也不好過,渾身傷痕,血跡斑斑,但見日樹快將隕落,也跑上前,淚流滿面。日樹低鳴:「感謝⋯⋯感謝夕日一直以來的信任。日族⋯⋯不會⋯⋯在此終⋯⋯結⋯⋯」

夕日握緊四拳,嘆一口氣道:「對,而你也不會在此終結。」牠一手拔出那箭,然後將自身餘下的金日之力盡數傳給日樹。日樹本來已無知覺,忽地感到全身開始恢復,卻見夕日皺紋漸多,不得不大驚失色。夕日大笑,然而笑聲已不似先前般雄壯,但豪氣依在,說:「我已經老了,而你才是日族的未來。總有一日,我會回來。下世,願我生於金日城中,與你再見。」



夕日此話音量不大,幾乎被眾仙鄉中的哭喊聲遮蓋,但在日樹聽來卻是如雷貫耳。夕日餘下的能量本就不多,只僅僅夠讓日樹活下去。能量一盡,夕日便無聲無息地消散,代表著一代英雄正式隕落,其靈魂也被天道打散。

真鳳躺在旁邊,也大感惋惜。他雖與夕日相處不算多,但知對方乃一代豪傑,實力高強,一手霸日刀法當初在須彌大陸上幾乎稱霸,更為日族能屈能伸,英雄一名當之無愧。王星下馬,拿起插在地上的霸日刀和長劍,有禮地遞給日樹,凝重道:「日樹,以後你就是日族之首。」

日樹豈會不知夕日剛才那番說話如將衣缽傳承於己,但依然未能平復激動不已的內心,泣說:「死的,本來是我⋯⋯死的,不該是牠!夕日,為什麼要犧牲自己救我?」

前來救援的王,末日和諾昌此時也走到日樹附近,看見霸日刀和長劍,也猜到夕日已死,悲哀得跪在地上,放聲大哭,可見兩者皆是性情中人。

日樹哭不成聲,但自知已是日族之首,站起且接過霸日刀和那代表著日族光輝的長劍,大呼:「夕日,日族等著你回來!回來之時,日族一定比現在更昌盛!」



即使牠明知夕日靈魂已散,也要說出這一番話。這番話,或許是說進日族子民耳中,或許是說進日樹耳中⋯⋯這問題的答案,連牠自己也不知道,只知自己已是日族之首,不得不為日族為打算。

王星長嘆一口氣,望向蒼天,搭著日樹肩膀,信誓旦旦說:「只要我王星一日未死,人族定必協助日族,使其昌盛,一同等待夕日回歸。」日樹望向王星,那巨大的嘴巴掛著一份真誠的笑容,眼中盡是感激,一切盡在不言中。

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人族此時若要吞下日族,只要為日族添上與大蛇族裡應外合的罪名,恐怕天下無人可再說三道四。偏偏王星並無此意,可見其磊落,亦彰顯人族之氣量。

趕不及去到傳送裝置附近的龍蛇聯軍已是棄子,毫無威脅,不久亦被日族軍和人族軍清除,但牠們在死前將餘下的傳送裝置全數破壞。不過一會,眾仙鄉便變回平靜,就像一切也沒有發生一樣,只是多了陣陣濃煙,多了頹垣敗瓦;只是少了日不落大殿,少了夕日。

姜尚甫見眾仙鄉情況已定,也不理餘下的龍蛇聯軍,馬上走向王星、真鳳身邊,說:「真鳳、王星,事情危急。當你們出發不久後,龍蛇聯軍正聯同月族攻打人族邊境。是次,龍族的應龍、冰夷、盧娜親自領軍。即使邊境結界重重,也在短時間內崩潰。濕婆等三皇前去,不只要趕走前來突襲的皇,更要前去與正在邊境的伏羲、女媧、耶和華與三清進行聯防。」



真鳳方知這一切皆是環環相扣,回想起那時七輪苦海海底正有不少大蛇族和月族,看來正是為了今次連環攻擊;從偷襲眾仙鄉,先削弱王星和真鳳的實力,再以雷霆之勢攻向人族。王星皺起雙眉,知道此事的嚴重性,深呼吸一口以冷靜下來,道:「鳳族聯盟正與地族聯盟對抗。即使月族想向人族出手,大概也只可以派出小數。」

真鳳心急問:「月族不是地族聯盟的嗎?怎可能會與龍蛇聯軍合作?」

姜尚淡然說:「人族本來就是萬族之敵,既然擁有共同目標,自然可以合作。自龍蛇討伐戰後,月族亦趁機將爪牙西伸,有包圍矮人族之勢。只要人族邊境一破,矮人族再無依靠。為求存活,他們也只好重歸月族之下並提供整個地族聯盟的軍備。」

他續說:「月族此舉定必得到地族首肯。龍蛇聯軍今以鳳族聯盟為盾擋下地族聯盟,趁此時休養生息,所以月族今次與龍蛇聯軍合作,應該只是一次之事,所以他們的聯繫一定極為薄弱。這次要擋,便要勾起他們之間的矛盾。就這樣。」

真鳳退去龍鳳化,嘆息一聲,說:「光是一個龍族已足以令我們頭痛了,讓巨人族、人魚族等也派軍前來。應龍今非昔比,恐怕不易對付。伏羲情況如何?」

姜尚搖頭,答:「人族聯盟也收到消息陸續前來,巨人族的黑帝斯和伯旦正帶著五萬兵前去;人魚族的賽蓮、玲綺和法倫亦帶著十五萬兵前去;牛頭族的鐵角與馬面族的羅剎各帶十萬兵趕去。龍蛇聯軍事後使用了各種脈衝彈,中斷了我們與該邊的聯絡,因此我們也不知那邊的情況。」

真鳳想了一想,才點頭說:「我們也前去協助伏羲。即使我們現時戰力低微,也可激勵士氣,或者亦可以令應龍等分出心來提防你我。」

王星即使遠在此處,也能感到那邊戰況激烈異常,濃煙湧天,連大地也擔驚受怕,不禁顫抖。他閉上雙眼,心想恐怕這會是人族繼審判日後最慘烈的一戰,說:「下令,讓院長帶領所有院生參戰,向東出發,隨時運用各種魔法陣。讓流星隊也出動,先去東拱,會合人族軍,北上截擊。」姜尚點頭,立即聯絡學院、流星隊、東拱和矮人族。



日樹此時也走過來,道:「人族之恩,日族永世不忘。此戰,日族亦會參戰!末日、諾昌,領軍南下,協助人族打退龍蛇聯軍!」牠高舉霸日刀,望向前來救駕的日族軍,高聲大喝:「日族子民,隨我來!為死去的朋友報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