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瑪利亞的必勝賭馬祕笈



    瑪莉亞居住在美國某個貧民窟,每天天還未亮的時候,她就要乘公車往工廠報到,下午放工之後便到一間小餐館當夜班侍應。年輕的身軀很快便盛滿了疲勞和痛楚。


    夜雨濛濛,眼前的景象似是披上了一層輕紗。瑪莉亞看見了那棵快要枯死的榕樹,樹旁有一間小屋,蛋黃色的燈光從窗縫間透出來。那是她的家。

    撐著傘的瑪莉亞踏過滿是泥濘的小路,雨水打在了她那原本圓潤但已日漸憔悴的臉龐,但看在其他人眼中,她仍是個美麗的女人。亞歷斯最喜歡她那雙澄徹的淡綠色眼睛。

    瑪麗亞的丈夫早就把她和亞歷斯拋棄。

    「親愛的,我回來了,快點吃飯吧。」瑪莉亞將從餐館帶來的剩飯剩菜放在桌上,亞歷斯馬上跳上來開餐,她自己坐在椅子上,很快便有睡意。



    忽然,一陣尖銳而高分貝的聲音刺痛了她的耳朵。

    「亞歷斯?」她睜開眼,發現那小傢伙已經接聽了電話。

    只見亞歷斯點點頭,然後跟母親說:「有個奇怪的叔叔想找你。」

    瑪莉亞愣了一愣——她根本沒有多少男性朋友,會是誰呢?

    「女士你好,我是美國洛城廣播電視的查理斯,請問你願意接受我們的實驗嗎?」話筒的另一頭傳來一把男聲。



    「不用了。」

    「欸欸欸,等一下,參加之後會有現金回贈哦!」

    「真的?那好。」瑪莉亞以為看見了希望,殊不知這是絕望的開端。

    翌日查理斯找上了門,背後帶著一群攝影隊。攝影隊拍攝了瑪莉亞的生活苦況後,開始進入正題。

    「⋯⋯所以我們決定為瑪莉亞設計一個翻身計劃。瑪莉亞,你意下如何?」查理斯將米高峰指向她。她連聲點頭說好,沒有甚麼比擺脫這種鬼生活更好的事了。



    「很好,以下我要說的東西,你可能會感到驚訝,但請相信我們。」查理斯的說話充滿神祕感。

    然後,查理斯挺起胸膛、充滿自信地說:「我們利用數學理論,歷經十年時間,終於設計了一個極其精密的賭馬方程式,勝率為100%,是必勝的祕笈!今天我們就會讓瑪莉亞小姐一嚐它的威力!」

    甚麼?賺大錢是靠賭搏?這班人的腦子長蟲嗎?

「為表誠意,第一次賭馬的本金會由我們支出,贏了就是你的,輸了就由我們承擔——雖然這件事不可能發生。」聽罷,瑪莉亞就半信半疑地跟著查理斯走進了馬場。

「好了,這場就買8號吧。記住,我們的結果經過精密計算,絕不會有錯!」於是她照著他的意思,買了一張彩票。

六隻馬匹入閘,8號仔看起來腳步無力,又遲遲不願入閘,真的可以跑出嗎?查理斯望見瑪莉亞皺眉,便道:「馬上你就會知道。」

嗶!說時遲那時快,賽事已經開始了。只見8號仔一開始便落後馬群,轉了第一個彎位依然無力追上,沒有絲毫鬥志。賽事才進行到一半,8號仔已被遠遠拋離。即使騎師大力鞭策,牠依然無動於衷。瑪莉亞這時已打定輸數,暗嘆自己倒霉,錯信了這群瘋子。



    來到最後直路,騎師收起了鞭子,是放棄了嗎?正失望之際,8號仔卻不知怎的突然發了狠勁,瘋狂地急起直追,荷爾蒙、腎上線素爆發,竟然奇蹟似的首先衝過終點,看得瑪莉亞目瞪口呆。

    接著查理斯遞來了彩票,咧嘴笑道:「恭喜你贏得500美金!」她笑逐顏開,剛才的陰霾一掃而盡。難道他們是真材實料?瑪莉亞雖然贏了錢,但始終不敢盡信所謂的必勝方法。

    後來她掏出了自己的積蓄,跟著查理斯的指示買彩票,竟然真的場場必勝。她不禁問:「究竟你是怎樣做到的?」

    查理斯聳聳背,答:「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就先買了最後這場馬吧。只要你將所有賭本都投放到這場馬當中,你就可以翻身了!」瑪莉亞對此深信不疑,隨即掏出了自己的所有積蓄,還跟年老的父親借了他的棺材本,信誓旦旦地說將來會連本帶利還給他。

    然後,親愛的讀者,我想你們都曉得之後的劇情發展了。

    馬匹衝線了,有人歡呼,有人說了幾句髒話;唯獨瑪莉亞甚麼也沒做,她倚著欄杆呆著,過了一會兒才懂得抱頭痛哭。

    怎麼會這樣?不、不是說必勝嗎?我還有多少?不,這已經是所有⋯⋯還有父親的⋯⋯我還有甚麼?真的⋯⋯一點也不剩?一點也不剩了⋯⋯

    看見瑪莉亞崩潰的樣子,查理斯意外地看起來不太意外。他扶起了她,說:「我想是時候解釋我們的方程式了。」瑪莉亞沒有應答,她提著電話,只想著怎樣跟父親交代她輸到渣都不剩的事實。



    「這個方程式的重點是,我們找了2000多人進行實驗。每場賽事都有6匹馬,我們將這1000多人隨機分成6組。如此一來,一定有6分之1 的人贏馬;然後我們就將贏了的人再分成6組,再進行第二場賽事。瑪莉亞,你已經贏了之前的5場賽事了,換句話說,你知道這機會率有多少嗎?大概是一萬分之一。」

    「所以你說⋯⋯我贏,只是因為我極其幸運?」淡綠的眸子早已失去光彩。

    「是的。但只要開始的參與人數夠多,就不難找到像你一樣幸運的人。我們想反映,當一個人幸運地贏出賭局至足夠多的次數,就會無視了客觀的或然率,無視了每次贏的機會都是同等的事實,主觀認為自己贏的機會大於其他人,這就是所謂的Personal Probability。」查理斯續說。

    「你是說你騙了我嗎?根本沒有所謂的必勝方程式?」

    完了⋯⋯一切都完了,我的人生已經玩完⋯⋯

    萬念俱灰之際,微笑的查理斯蹲下身、遞來了另一張彩票。

    「對不起女士。但你不記得了嗎?本節目一開始的承諾。」



    ⋯⋯

    很多年之後的某天,亞歷斯準備出門。他成年了,終於可以賭馬。

    瑪莉亞坐在搖椅上,叫停了他:「你想知道賭馬的必勝方程式嗎?」

    他沒瞧母親一眼,說:「世上哪有如此神奇的東西?」

    「是真的,」瑪莉亞微笑道。「不一定要贏錢才算贏的。輸少,也可以當贏。不輸,也是贏。只要你不賭,就不會輸,這不就是必勝嗎?」

    亞歷斯用鼻子哼了一聲,暗罵她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