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首簡介有言,我因閒賦在家,百無聊賴,故撰文為樂,寄情於字。

屈指一算,連載多天,一共寫了一十四章。

先賢胡適曾倡「我手寫我口」,但《詩經》、《春秋》、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戲曲等代代經典著作皆以文言文即現今之書面語創作。以口語寫事,不倫不類,先辱造字先賢,後負中文老師。

如今心中有愧,施故技,操舊業,執起擱下在學校已久的技能。

不為應試,為的是我手寫我心;不奢望行文流麗,只求無沙亦無石。



寫下序章時,我將劣作題為「愛在香港,食在英國」。相信有看倌為甜而來,心中卻問:「先不論英國,何來有性?」

希望你沒敗興而走。

根據高登老規矩,題目與內文不相乎,是要被負評派膠獻阿媽。本人先在此向前偉大的國家主席胡爺爺學習(利申:我曾參加民建聯舉辦之蛇宴,西環請隨便徵召我為五毛),俯身深情獻菊花,皆因家母年老在家,吃不了苦。

實話實說,寥寥數千多字,不足以描述校園生活的鳳毛麟角。

所謂「來得快,去得快」,假如劣作匆匆帶過與朋友年少輕狂的歲月,輕輕拂過與珍妮相知相愛的過程,打個丁,看倌你已經忘記劣作,猶如脂粉客遺下床上蕩婦。



古有《酒徒》老劉寫色情小說為生,希望今無《愛在香港,食在英國》王儒懿作甜故求開心。

假如看倌你因劣作在腦海中投射出一幕幕校園片段而追看至今,我由衷的致敬,向你說一句:「感謝伯樂惜駑馬!」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