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主要紀錄在深水埗舊區唐九樓各式各樣的事情,曾經,那段想一直留在心底的快樂回憶。
讓時間停頓於這本矯揉造作的
不登大雅的恐怖推理小說吧。BTW,曾經作為我室友的你,不要再看下去了。怕你會哭喔,科科。
 
  「謝謝你,謝謝你照顧了我這個每天只管發白日夢,沒用的自大空想家。」
 
 
-------------------------------------
  沒有,甚麼都沒有了。

  還餘一張嘴不斷嘩哩吧啦的我在說話:「你咁係消滅唔到我架。」

  掛在晾衫繩的頭,血液一點一點的滴下來,他卻安然躺在床上觀看著這一切。

  感受到那人頭是快樂的。



  奇怪,非常奇怪,明明看得到的,明明覺得肚餓,明明聽到他在說話。

  「我其實早早就該把你分成這樣的了。」室友跟我說。

  「在我腦內這個畫面己經上映過千次萬次。」室友繼續說。

  雖然他努力裝作平靜,但不自覺的眉頭緊皺著,注意力都放在了調整呼吸上。

  雖然他深知那邊世界的模樣,但此終未能意會,都是由過來人對他形容的。



  雖然他只是做了一件本該就這樣做的事,但其實還在設想有沒有餘地,或者可以有別的辦法。

  「咁你又唔洗成個內疚樣放曬上臉喎,哩邊幾好丫喂。」被晾衫繩由左耳穿進右耳穿出的我試圖安慰一下他。

  「老土的你,我不打算讓你繼續說話了,在那邊好好的幹吧。」他把一個五公斤的啞鈴塞進我的嘴。

  雙唇裂開到耳朵,下巴連同牙齒一起墜下,分開一半的頭顱再也掛不穩在晾衫繩上。
-------------------------------------
  
  我剛剛被室友肢解了,就在三分鐘前我是個死得不能再死的人,以一個十分恐怖的死法。但現在我又重新回到這個房間,一切擺設都沒變,但我卻變成一個只有存在的存在。這裡應該是另一個平行時空吧。「歡迎來到沒有溝通的世界。」腦內出現一個聲音。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