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廣場、屍橫遍地宛如修羅地獄,二十多個騎士肆意縱橫,老弱婦孺被慘無人道地屠殺,此情此境都教夜君龍恐懼又悲憤,可是他知道自己沒能力對付這麼多人,只能跟普通人一般逃跑。

可恨!如果我是一個武士的話就絕對不會這麼無能了,苦練武功十年,現在卻連上前一拼的勇氣都沒有,可悲可嘆啊!他握着匕首的手,用力得指關節都發白了,身體卻在敵人目光的注視下瑟瑟發抖。

他心裏哀嘆一聲,趁着騎士們趕到之前,帶領嚇壞的母親等人拐進旁邊的窄巷。現在先保命要緊。

巷道裏僅可供三人並肩而行,地上雜物眾多,一會兒是破木箱子,一會兒是竹籃,還有老鼠野貓在四處亂竄,難以行人。

進去後,他們才發現月光完全被左右的建築遮擋了,黑暗籠罩下,周遭的景物只剩下模糊的影子,只能小心翼翼地走,盡量避開雜物。



原本夜君龍是打算讓雜亂的窄巷阻礙騎士追擊的,卻沒想到這同樣對他們帶來了干擾。

真不該把那盞油燈扔掉的啊!他在心裏自責。

更可怕的是暗巷裏不只有他們,還有其他鎮民也逃了進來,在四周鼠竄,致使他們越加緊張。

在他們進去後不久,那兩個趕來的黑衣騎士也來到巷口前。他們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眼底的殘酷和嗜血的興奮。

玩躲貓貓嗎?哈,好啊,就陪你們玩玩!他們舔舔嘴唇,帶着狩獵的心態跳下坐騎,其中一人點起火把,隨後一起提劍衝進小巷。



躲藏在暗巷裏的居民一遇見他們便遠遠地避開,而他們也懶得理會那些人,只是對夜君龍四人窮追不捨。

前方,夜君龍帶頭在四通八達的巷道裏拐了個彎,每當遇到大形雜物便繞道而行。後面跟隨的人排成一列,手搭着前方同伴的肩膀,以防走散。

他們緊張兮兮地在震天的屠殺聲的掩護下隱藏自身行蹤,期望讓追殺者迷失在巷弄裏。

然而,事情沒這麼順利。

夜君龍敏銳地聽到後方傳來一陣陣的驚叫聲,轉頭一看就見到那兩個騎士也從拐角處現身,搖曳的火光映照下,黑衣身影宛如勾魂惡鬼。



其中一人盯着不遠處的他們,陰森冷笑道:「嘻嘻嘻,你們這些小老鼠盡情掙扎吧!有多遠逃多遠,待會可是連動也不能動了,嘻嘻嘻……」他的笑聲帶着回音在巷道裏越傳越遠。

「啊!!!!」樂悠一直緊繃着心情,這時立刻被嚇得尖叫起來,雙手使勁抓着夜君龍。

糟糕!追上來了!夜君龍暗叫道。

「呵呵,我們找到你們了……」另一人森然地說。

「這邊!」夜君龍帶着大家鑽進旁邊一條更狹窄的暗巷。

「對,快逃!把力氣耗盡然後乖乖引頸待戮吧,呵呵……」

「怎、怎麼辦啊?」樂悠邊跑邊顫聲問道:「他們追來了!」

「沒事,別理會他們的恐嚇,我們才不是他們可以隨意拿捏的獵物。」夜君龍自信地說,希望可以和緩一下大家的情緒。



「說得倒是輕鬆,我們再繼續逃跑終究會像他們說的一樣體力枯竭,到時就真要坐以待斃了。」洪耀昌不服地道。

「我知道你一直都對我有意見,但在這情況下,先放下成見顧全大局行不?」夜君龍生氣地說,同時他們離開了暗巷走到街上。

這裏是居住區,周圍已經沒有活命了,道路在星光照耀下一覽無遺,滿地都是暗紅的鮮血和居民的殘骸。

「嗚……」見狀,樂悠悲嗚一聲,緊閉雙眼,伸手抓着夜君龍,跟在他身後走。「你們別吵了,行不?」她弱弱地說。

「我說的是事實!」洪耀昌沒理她的話,紅着眼看着死寂的街道,咬牙切齒地說。「我們應該回去跟他們拼命才對的,殺一個算一個!」

「我們連傷到他們的資格都沒有!回去只是送死!」夜君龍駁斥。

「你們不要吵嘴了!」一直沉默的夜梅初晨,這時突然開口訓斥道:「現在情況還不夠糟嗎?要被殺掉才滿意?趕緊把精力放在逃跑上,想想怎樣才能逃出生天吧!」



「是。」聽到母親的話,夜君龍反而鬆了口氣。從母親被殺戮嚇得失神開始,他就不自覺地緊繃着神經,潛意識裏把照顧大家的責任扛在身上,壓抑着自己的恐懼,這對十五歲的他來說壓力實在太大了。現在母親恢復了,他也可以放鬆下來。

洪耀昌也沉默下來,他對夜梅初晨是尊重的。

一行人快速橫穿街道,避開地上的殘肢,鑽進對面的暗巷裏。

踏踏踏……

一陣腳步聲在空曠的街上響起。

「你們走得倒是挺快喔!但我們已經沒興趣再玩躲貓貓了,接下來就把遊戲升級吧。」後面緊追而來的騎士大聲宣佈,接着速度猛然加快,雙方的距離逐漸拉近。

玩躲貓貓?這是在玩躲貓貓嗎?

聽到這話的眾人面色都十分難看。



「挑的!」洪耀昌朝他們的方向吐了口唾沫,罵道:「人渣!」

「別管了,跑快點!」夜君龍當下伸手拉着樂悠,加速逃去。洪耀昌一咬牙也扶着夜梅初晨跟上,四人在巷弄裏飛奔逃亡,不再顧忌路上的障礙物。

穿過數條小巷後,漸漸的,他們與騎士的距離剩下十米了。

「你們去死!」洪耀昌抽出他的匕首,回頭朝他們用力擲去。

兩個騎士輕輕一側身就躲開了,接着嘲諷地笑了起來。「如果這麼容易被你小子用小刀子弄傷了,那我們豈不是白混了?」

洪耀昌沒回答,原本他的目的就是讓騎士腳步頓一頓,現在他們之間的距離又再次拉開了。他扶着逐漸脫力的夜梅初晨,悶頭繼續向前逃去。

「我不……行了,君龍……」樂悠喘着粗氣,速度降了下來。「我……跑不動了……」



「撐着,樂悠,撐着!」夜君龍伸手托着她的腰身,給她助力。

樂悠搖搖頭。「放……開我吧,君龍……這樣你才……可以跑得更快。」

「我不可能拋下妳的,給我閉嘴!」夜君龍怒斥。

樂悠閉上嘴巴,感動的淚水淌下,但焦慮仍然充斥她的眼眸。

又拐了個彎後,夜君龍掃視一眼卻發現這是個死胡同。

糟了!

他的心跳到嗓子眼兒上,焦急地尋找出路。

「試、試那道門……」身後,夜梅初晨喘着氣,伸手指向旁邊房屋的後門。

夜君龍點點頭,讓樂悠倚着牆壁,接着快步衝去用力踢向木門。木門「砰」地應聲而開,破爛的銅鎖掉到地上。

「啊!」一個人正躲在門後,這時嚇得驚叫起來。

夜君龍也愣了愣,不是所有人都離開了嗎?不過他知道時間無多了,連忙招呼大家道:「門開了,快進來!」

那人見不是那些冷血入侵者也鬆了口氣,讓路給人進入。

洪耀昌首先扶着夜梅初晨進去,接着樂悠也在夜君龍的攙扶下走進屋子。

踏踏踏……

這時兩個騎士已經趕上來,站到敞開的門外。

「哎喲,遊戲結束,抓到你們囉!」他們蒙着的臉龐在明明暗暗的火光下顯得很是猙獰,冰冷的雙眼打量着屋裏的人。「還多了一條漏網之魚呢!」

房屋主人再次驚叫一聲,躲到洪耀昌的身後。

夜君龍看了看無力再走的母親和樂悠一眼,深深吸了口氣。

是時候拼命了嗎?

他站到眾人前方,面對殺氣凜冽的騎士,顫抖着拔出洪孟虎送的匕首。「洪耀昌,你快點帶她們逃走,我來斷後。」他的聲音裏難掩恐懼。

只要想到自己有可能會死,他的胃就緊緊地揪着,但他還是強自克制,準備即將到來的戰鬥。就算真要死,也要拉上一個敵人墊背!運氣好的話甚至能夠讓母親他們逃生。

「不,小龍,母親不能把你也失去了。」夜梅初晨流着淚水,堅決地拉開夜君龍。「你給我快走!」

「喲!在表演親情戲碼嗎?」沒握火把的騎士說着猛然怒吼:「老子最討厭了!死!」他衝進來,舉劍朝夜君龍斬去。

「小龍!」「君龍!」「新來的!」

在眾人驚呼聲中,夜君龍護在母親身前,本能地抬起匕首迎向劍刃隔擋。

一聲金屬交擊聲響起,夜君龍隨即踉蹌後退,握刀的手感到一陣發麻。

很大的力氣耶!

他甩了甩手,見大家都呆在那裏,便焦躁地叫道:「還愣着幹甚麼?快點走!我拖住他們!」

話音剛落,對方又一劍怒砍而下。「先顧好自己吧,小子!」他的怒火在不能一劍斬殺夜君龍後更加高漲。

「鏘!」的一聲,夜君龍的匕首脫手而出,掉到木板地上。完了!

沒給他撿回武器的機會,那個騎士再次舉劍,劍刃反射着寒光,晃在眾人臉上。而由此至終都待在屋外握着火把的騎士也情不自禁地笑了。

要死了嗎?夜君龍暗自嘆道。我還有很多事情未做呢!

「不要!」

在眾人大叫、夜君龍怔愣之際,一直躲在後方的屋主不知從何處拿出一包麵粉,照着騎士的臉上一潑。

「哎!是誰潑麵粉這麼沒品?」騎士大吼,伸手在臉上扒拉着,清走眼簾上的麵粉。

外面的騎士也驚怒交加,快步走進來。

「冷血的罵老子沒品?真可笑!」屋主猥瑣地笑着,同時抱起樂悠轉身就跑。「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夜君龍也趁對方狼狽不堪和握着火把的騎士來不及進來之時,拾起地上的匕首順勢在對方腿上一劃,然後隨同洪耀昌和母親轉身逃去。

「啊!你們該死!」滿臉麵粉的騎士痛呼着倒在地上。

另一個騎士也不再帶着玩樂的態度了,他拋下火把,不知施展了甚麼武技,身形如風,速度遠勝之前!

夜君龍等人正準備穿出房屋大門之時,他就來到後面,右手握劍輕輕刺出,給人一種飄逸的感覺,卻又迅疾如電。

「不!」夜梅初晨眼角瞥見一道亮光,來不及做甚麼,唯有用盡力氣把兒子拉進自己懷裏,背過身去抵擋刺來的利劍。

「噗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