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君龍被夜梅初晨拉進懷裏,用她的身體緊緊護着他。就在那一瞬間,他的視線對上那個騎士淡漠的雙眸,看到那種視生命如草芥的無情,沁人骨髓,深深的刻在他的腦海裏,一生難忘。

難以想像到底要經歷多少的殺戮,才能把人性磨滅到這種地步,所謂的惻隱之心在這種人身上是不會存在的。

他的心靈震撼着,還沒意識到這是怎麼一回事時,耳邊就聽到刀劍入肉之聲響起,母親悶哼一聲,隨即帶着他一起摔到門外。

發生了……甚麼事?

他的心一揪,腦袋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



下一刻,樂悠和洪耀昌的叫喊聲陡然響起。「夫人!!!」

夜君龍立刻回過神來,驚慌地把壓着自己的母親翻到旁邊,接着爬起來,跪坐在她的身邊,急切地問:「媽!妳沒事吧?」

在矇矓的月光下,夜梅初晨的臉色透出虛弱的蒼白,與散落一地的漆黑秀髮形成強烈對比,眉毛痛苦地緊蹙着。

「嗚嗚……媽!」夜君龍喉嚨哽咽着,心如刀割地看着母親身體下漸漸滲出鮮血卻一籌莫展。

夜梅初晨幽黑的雙眼卻焦急地瞥向夜君龍的身後,嘴唇顫抖着張了張,想要說點甚麼,卻只能發出悶哼聲。



夜君龍會意,扭頭一看,汗毛瞬間炸起。那個騎士已經跟着跨出大門,站在臺階上,高大的身影散發着迫人的氣息,冷冷地注視着他們,那柄刺傷夜梅初晨的長劍正淌着鮮血,垂在他的手中。

夜君龍讓老屋主和樂悠扶走母親,免得待會的打鬥波及到她。

「你休想再傷害他們!」洪耀昌一步站到他們和騎士之間,手裏握着一柄短劍———原先的匕首被他擲出去了,這是他唯一剩下的武器。

他態度堅決,透着拼死一博的意志,雙眼赤紅地怒視入侵者。

兩人對視了一會,見少年毫不退縮,騎士忽然笑了,笑得很開懷。「這才對嘛!就為這個枯燥的夜晚增添點樂趣吧!」他的笑聲陰沉下來,「懂得反抗的獵物殺起來才有成就感啊!」



洪耀昌嘲諷地笑道:「真當我們是待宰羔羊嗎?就忘了你同伴的狼狽樣子?現在想起來都憋不住笑了,哈哈,他當小丑很有潛質啊!」

「閉嘴!」陰暗的門道裏,滿臉麵粉的騎士跛着腳走出來,雙眼陰狠地盯住在場所有人———挺立在前的洪耀昌和夜君龍、站在後方的老屋主、樂悠和夜梅初晨。「你們會後悔自己做過的事的,我會慢慢折磨你們,讓你們在痛苦中死去。」

「為甚麼?」一個聲音輕輕響起。

「甚麼?」兩個騎士轉眼望去,見到那個身材略顯瘦弱卻能用匕首抵擋騎士兩劍的少年,腦袋低垂地站在那裏,身體微微顫慄着。

這就怯了?

見狀,兩人不屑地冷笑。這也難怪,誰在生死面前都會感到畏懼,更何況這個還未成年的小孩?沒當場嚇尿了都算他膽子大。

夜君龍在害怕嗎?

剛開始逃命時———甚至剛剛對抗騎士時,他確實是害怕得要命。就像他們想的一樣,他終歸才十五歲,而且以前從未有過類似的經歷,如果他不怕的話就有些不同尋常了。



不過,這會兒,他已經忘記了害怕,母親被刺傷的事佔據着他所有的念頭,身體的顫抖也是因為憤怒。他既怒敵人的心狠手辣,也怒自己的無能,致使母親為了保護他而受傷,這是他不孝啊!

「為甚麼?」他又問了一次,淚水盈溢,雙拳緊握。「為甚麼要殺我們?為甚麼要殺那些手無寸鐵的平民?尼芬鎮哪裏得罪了你們?」

「呵呵,你很幼稚,但我不和你計較。」刺傷夜梅初晨的騎士甩了甩長劍,鮮血四濺。他漠然地說:「我們想殺就殺,要甚麼理由?」

想殺就殺?說得多理直氣壯、理所當然啊!

夜君龍輕聲重複着這句話,想起他那雙不近人情的眼睛,怒氣逐漸升騰。

「嘻嘻,不錯!你聽聽,四周已經沒多少吵嚷聲了,顯然鎮裏就只剩下你們和躲藏着的懦夫,我們只要把你們也殺掉就大功告成了。」跛腳騎士獰笑道。

「這真是……真是……」夜君龍喃喃着。



「甚麼?」跛腳騎士好奇也問。

夜君龍猛然抬起頭來,清秀的面容扭曲着,咆哮道:「真是欺人太甚!」

他說完猛然衝出,直撲向傷害母親的仇人,手裏的匕首閃耀着寒光,直指對方的咽喉。

兩個騎士被他的爆發驚得愣了愣,沒想到在他們眼裏被嚇破膽的少年會主動進攻。千鈞一髮之際,高大騎士靠着戰鬥本能側身避開匕首,接着抬腳踢在少年的腹部上。

夜君龍慘叫一聲,倒飛出去摔到地上。因為騎士是在倉猝之下踼的,這一腳的力度還沒有到達巔峰,但仍然讓他難以承受,肚子裏一陣翻騰,趴在地上乾嘔着。

竟然差點被一個小孩殺了!嚇了一跳的高大騎士頓時惱羞成怒,一個箭步追上去打算解決掉這個麻煩。

「君龍!」樂悠擔憂地叫道。

「我沒事。」少年喘着氣,卻暫時無力站起來。



眼看騎士不依不饒,一旁的洪耀昌立即嚷嚷着捨生忘死地提劍衝來。「喂,你當我是擺設嗎?」他朝騎士劈頭蓋臉地一頓亂砍。

他的身高跟騎士差不多,肌肉結實,力量絕對不容小視,然而他的攻擊只靠蠻力,劍法雜亂無章,在騎士眼中更是破綻百出。他顯然用錘子或斧子更合適。

高大騎士只是出了兩劍就破解了攻勢並擊退了他。第一劍穿過他的破綻然後刺中他的手腕,使他掉下手中的劍,另一劍本來是刺向他的咽喉的,卻在他驚險躲閃後刺中肩膀。

他痛呼一聲,摁着肩膀倒退。

「快點離開這裏!」夜君龍見他受傷了,急忙說道,接着馬上加入戰局。

他手中的匕首舞得飛快,在洪耀昌受傷後接下敵人。對比洪耀昌,他的攻擊就顯得有效得多,攻守有度間,對騎士的威脅大增。

「你的實力怎會這麼強?」騎士又驚又怒,不明白為何少年會突然變厲害了。



「這才是我的真正實力!」夜君龍咧嘴笑道,他拋棄恐懼擁抱勇氣後,平時練習的成果就顯露出來了。

十年苦練是假的嗎?怎麼可能一點作用也沒有?

只要對方不是武士,他都有資格一拼!

騎士「哼」了聲,他終究經驗豐富,一下子就穩下局面,劍法飄逸狠辣,又佔有距離優勢,一時間倒也佔着上風,並且逐漸把優勢擴大。

夜君龍雖然怒火高漲,但還沒有失去理智,明白現在的局勢汲汲可危,匕首又不是自己的專長,很多劍術都無法施展,而且還有個跛腳騎士在旁虎視眈眈,自己這方能戰鬥的只有自己,形勢不容樂觀啊!

退到後方觀戰的洪耀昌和樂悠、老屋主一起緊張地看着,儘管不諳戰鬥,但他們還是看出夜君龍被對方壓着來打,打得不斷往後退。

夜梅初晨則流血過多,神智已經昏昏沉沉了,倚靠在老屋主的身上才沒有倒下。

「新來的有危險了。」洪耀昌皺着眉頭說。

女孩雙手絞在一起,憂心忡忡地問:「君龍他會沒事吧?我們要怎樣幫他?」雖然她不認識老屋主,但剛才他悍然出手相助,在她心裏也把他當作可以信任的人了。

老屋主搖了搖頭,嘖嘖嘆道:「難啊!看情況這個小子的實力不足以抵擋那些人渣啊!而我們也幫不上甚麼忙,還是趁早逃走吧?」

「欸!你怎可以這樣?我才不會拋下君龍獨自逃走!」樂悠瞪眼道。

「我也是。」洪耀昌說。

老屋主對他們的想法感到意外。「留下來也沒意義啊!白搭上一條命嗎?」

「不管,要走你自己走!我信錯你了,哼!」樂悠甩頭說。

老屋主見她頑固的模樣,急得直跳腳,又不好意思自顧自逃。「唉,小女孩,老高我……」說着,他突然驚叫道:「噢,慘了!」

只見夜君龍的匕首驀然「喀嚓」一聲破碎掉,同時對手的劍順勢而下。少年心頭一驚,狼狽地向後翻滾避開攻擊,但還是被對手在腹部割了一劍,隨即他再往後退去。

站穩後,沒空理會傷口,他看了看手裏只剩半截的匕首,傻眼了。

武器斷了,還怎麼打?

高大騎士剛要乘勝追擊,跛腳騎士卻立刻制止了他。「稍微等一下,接下來讓我收尾好嗎?」

高大騎士明白他要泄憤的心理,而夜君龍等人也沒攻擊力了,便點點頭,不去搶他的獵物。

見他同意,跛腳騎士獰笑着,手裏握着劍,一拐一拐地接近夜君龍。「你的死期到了,小子!」

夜君龍悲哀地看着遠處被老屋主扶着的母親,無法活命了嗎?

不過如果能夠為他們爭取一線生機,就是死又何妨?

想着,他的眼裏滿是堅定,精光閃爍。

聽到洪耀昌咆吼着衝來,他立刻大喊:「不要過來,你就算幫我也對結果沒有任何影響,現在馬上帶上我媽和樂悠離開,保護她們!我盡力拖着他們!」

洪耀昌聞言停下腳步,猶豫起來,但是老屋主早就不理會樂悠的抗議,費力地將神智迷糊的夜梅初晨像一袋馬鈴薯一樣給扛在肩上,另一手挾帶着她逃去。

「不要!放開我!放開我!!!」樂悠尖叫起來,「君龍,你不要死!不要死……嗚嗚……」

「走,洪耀昌,去保護她們!」夜君龍黑眸死死地盯着對面的兩個騎士。

洪耀昌明白他的意思,夜梅初晨他們需要他。咬了咬牙,他狠狠道:「挑的!你別死!我們之間的問題還沒解決呢!」說完,他就狠下心來,撒開腳步追上樂悠他們。

夜君龍放鬆地笑了笑,手握斷匕做了個劍式的起手勢。現在他沒了後顧之憂,可以不怕消耗體力戰個痛快了。

「呵呵呵,你連自己也顧不上了,還去擔心別人啊?」跛腳騎士一陣好笑。

「我不似你們,我的血是熱的。」夜君龍笑說。

「你解決掉他,我去追那幾個人。」高大騎士淡淡地對同伴說道。

正準備追擊時,忽然一陣勁風襲來,一個人影在眼角閃現。他心裏一驚,身體猛地後仰躲過突如奇來的攻擊。

他退後一步,定神一看,發現夜君龍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他的面前。從他原本的位置到這裏足有五米啊!怎麼一瞬間就到了?

夜君龍笑意盈盈地說:「你的對手是我喔~」


◆◆◇◆◆◇◆◆
來到第十章了!!(撒花

如果大家喜歡的話,可以到雷克斯的Facebook專頁點個讚,有意見的話也可以去提出哦!

專頁→Facebook.com/Rexprincewriter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