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夜君龍再次醒來時已經日上中天了,明媚的陽光塞滿整個房間,為每一個角落塗染上一層金黃色,暖洋洋的,洋溢着祥和的氣息。

起初,他的思緒如同一團毛躁的頭髮一樣凌亂糾纏,腦袋裏一片空白,雙眸呆滯地盯着天花板的一點,一動不動。就這樣過了一段長時間後,他的思緒才理順運轉,心神回歸,記憶也如潮水一樣湧上來。

但他沒時間去梳理它們,眼睛骨碌碌地轉動着,四處張望。

這……

看着熟悉的天花板,雙手摸着熟悉的床鋪,感受着熟悉的環境,他不由大大地鬆了口氣。原來只是一個惡夢而已……



他翻開被子,跳下床,套上殘舊的羊毛外套,穿上仍然在原位的靴子,噠噠地走到窗戶邊。

溫暖的陽光灑在身上,清新的空氣拂面,他不由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

呀!這個世界多美好啊!人生多美妙啊!沒有警鐘、沒有黑衣騎士、沒有死亡……對了,母親!

他興沖沖地轉過身去,準備下樓找正在工作的夜梅初晨,吃點早餐後開始新一天的工作。

房門卻在這時「嘎吱」一聲被人推開,他高興地喊道:「媽!」



但幾乎在他的話說出口的同時,他就知道自己錯了。

一股清新的花香從敞開的門縫間飄飄而來,使他精神一震,隨後一名清麗脫俗、足以令所有女性都自慚形穢的白衣女子出現在門外,一頭金髮利落盤起,臉帶面紗,只露出白晳的額頭和一雙銳利的天藍眼眸。她一手扶着門框,一手拿着一本皮革包覆的書籍,定定地看着他。

「你醒了?」她從面紗下傳出清澈的聲音,使夜君龍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嗯?!是您!您怎麼會出現在我的家裏……」夜君龍滿臉訝異。

白衣女子目光一閃,歪着腦袋上下打量他,淡然問:「怎麼了,孩子?我不受歡迎嗎?」



「不、不是,洛小姐……」夜君龍搖搖頭,腦袋感到一陣暈眩。

所以說,昨夜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的?不是夢境?那些黑衣騎士、死亡、傷者……

他連忙摸了摸自己左腿受傷的地方,透過褲子可以感到一些凹凸,紮實地包裹着大腿,又摸摸自己的背部,發現情況一樣。

是繃帶。

他的臉色刷地變得蒼白,嘴唇蠕動着,懷抱萬一的希冀問道:「洛小姐,我媽呢?她沒事吧?」

洛紫櫻目光同情,甚至有着一絲憐憫,輕聲說:「你母親已經重歸輪迴了,我來是帶你去見她最後一面的。」

重歸輪迴,好一個漂亮欣慰的詞語,卻令夜君龍心如死灰。甚麼輪迴、甚麼天堂,都只是世人自欺欺人,聊以自慰的產物而已,夜君龍一家由始至終都不信這些怪力亂神之說,只信生與死。

死了……母親真的死了……



他得到答案後沉默下來,沒有哭,沒有悲傷,只有沉默,目光黯然,彷彿已經接受現實了。只是在心裏,他憋着一團火,一團毀滅之火,承載着他對世間不公的憤恨、對自己的憎厭、對父母的歉疚,一旦爆發不是毀滅別人就是毀滅自己。

洛紫櫻感到他的情緒波動,但沒有勸解甚麼,因為她明白只有他才能拯救自己,別人說甚麼都是徒勞。

「你這麼快就能夠下床了?」她朝他的左腿抬了抬下巴,眼眸有着一絲驚異和不解。「我很少見到有人像你一樣恢復迅速……即便是武士。」

夜君龍默默低頭看着自己的左腿。「那只是因為您幫我點了穴……」

「不,孩子,我只是短暫封鎖你的穴道,現在效果早已消失了。」洛紫櫻不容置疑地說。「你不痛嗎?」

夜君龍迷惑地搖搖頭,他真的沒有任何痛楚。

「不管怎樣,你先吃點東西吧,待會的渡靈儀式會花很長時間的。」



兩人來到地下店面,空空的飯館裏只有樂悠和洪耀昌在坐,他們正輕聲交談。夜君龍和洛紫櫻出現後,高大少年就如往常一樣熱烈地打招呼:「嘿,君龍,午安啊!洛小姐好!」

夜君龍聞言不由一陣訝異,他終於……叫他的名字了!但很快,他的目光又回復黯淡。「……午安。」

然後他看向樂悠,就見她勉強一笑,眼神撇開,想掩飾自己眼內的悲傷和失落。「你醒了,我、我去給你弄吃的。」說着,她低下頭,逃也似地快步進到廚房去了。

洛紫櫻也不理會他們,悠悠在另一張桌邊坐下,優雅地翹着腿,專心看書。

店裏安靜下來。

夜君龍默然坐到洪耀昌的對面,沒有說話,眼神在飯館內四處遊移。這裏的每一個角落都充滿母親的身影,每一塊木板都會勾起他的回憶。母子倆初來乍到的辛酸;被排擠的苦澀;成功開店的歡樂;工作的勞累;樂悠的加入;到現在……生死永訣的悲痛。

這三年來真的發生了很多事,真的太多了!

他的心好像被石塊壓着般不舒服,眼睛酸澀。



「昨夜你有碰到洛小姐吧?」洪耀昌打破沉默的氣氛問道。

夜君龍目光匯聚在他的臉上。「嗯?」

洪耀昌灰色的眼珠子瞥了洛紫櫻一眼,見她沒注意這邊,便放心地小聲說:「喏,她啊,就是我說的那個超級漂亮女子!怎麼樣,我的眼光不錯吧?」

夜君龍無力地翻了個白眼。沒想到洪耀昌昨天一直說的人就是洛小姐啊!不過說心裏話,洛小姐的確是國色天香,誰也會迷上她吧?

這時,樂悠回來了,在他面前放下一碟煎蛋和火腿,還有麵包與牛奶,然後坐到對面垂下眼簾,不去看他。

樂悠也很傷心的吧?她和媽的關係一直很好的,如同母女一樣。夜君龍如是想。

他握着刀叉,低頭默默地看着餐盤,腦中憶起與母親吃早餐的景象,她的音容宛在。



「喜歡就多吃點吧!」他好像聽到母親寵溺地笑說。

他的鼻子一酸,黑眸泛起一層霧氣來,對逝世的母親用力地點點頭,狼吞虎嚥起來。

樂悠轉頭對專心看書的洛紫櫻說:「小姐,您要不也吃點?」

洛紫櫻淡然婉拒,表示自己不餓。

樂悠點點頭也陷入沉默了。

洪耀昌在沉悶的氣氛裏坐立難安,看了看閉嘴不言的夜君龍和樂悠一眼,又看看獨自看書的洛紫櫻,過了一會,終於憋不住了,大聲嚷嚷道:「啊!真的受不了了啦!」他不顧樂悠的怒視,繼續說:「君龍,你還不知道自己昏睡之後發生的事吧?」

接着他便自顧自地開始說起昨晚夜君龍昏迷後的情況。

曾子淳趕到時,一切都遲了,而事實上夜梅初晨的狀況根本超出了他的能力以外,他想幫也幫不了。在宣佈夜梅初晨死亡後,他便命人把她運走,然後替夜君龍清洗、縫合和包紥傷口,結束後就離開去醫治其他傷者了。

同時間,鎮政府已經把大部分的居民———不管死的活的,都找回了,並確定小鎮內已經沒有危險,宣佈大家可以回家休息了,明天會舉行大型渡靈儀式。

得到消息後,老屋主就首先離開,只撂下一句話:「嘿,老高我先走了,你們也不需要我了吧?對了,差點忘記,你們千萬別跟毛頭提起我哪!!」

之後洛紫櫻就出現了,她替夜君龍檢查確定無礙後,就讓樂悠和洪耀昌把他帶回家,接着自個兒離開了,直到破曉時分才再次出現。

他們回家時找上完成治療的洪孟虎和一些生還的鄰居結伴而行,以策安全。

「可說來奇怪,那些黑衣騎士沒有一個進屋搜掠的,每間房子都是整整齊齊,沒有人不見東西,都不知那些人攻擊我們尼芬鎮的原因。」他最後如是說道。

夜君龍沉默片刻,恨恨地說:「他們只是把我們當作獵物而已,一時興起才獵殺我們,根本不關心我們到底是否有錢。」

聞言,洛紫櫻不禁嗤之以鼻。「甚麼『一時興起』?不過是個陰謀而已。」

「陰謀?」樂悠瞪大眼睛看向洛紫櫻,但她又重新專注在手上的書籍,有着長長睫毛的眼簾一眨不眨,不再說話了。

樂悠無奈地聳聳肩。

夜君龍卻在心裏牢牢記下洛紫櫻的話,思索其可能性。如果這場災禍有陰謀存在,那目的為何呢?這麼做對他們有何好處?屠殺居民意義何在?

他不由暗自搖搖頭,這個推測真的是天方夜譚,根本不合常理!但假如真的是陰謀,他一定不會放過幕後主使之人,上天入地也要殺了他,即便賠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挑的!假如真是陰謀,我一定要把幕後黑手揪出來,讓他嚐嚐我的厲害!」洪耀昌揮着拳頭,憤憤不平地說。

「你連劍也握不好,又有甚麼厲害呢?」樂悠撇嘴嗆道。

洪耀昌給噎了一下,卻嘻皮笑臉地說:「樂悠啊,妳怎麼也學會嗆人了?這不好喔!要戒掉它!不過在這之前,再罵一次唄!」

樂悠甩頭「哼」了一聲,本來她的心情很不好的,但一句話把洪耀昌給噎回去後,心裏反倒舒暢了一點。

夜君龍好笑地看着他們,暫時把哀愁忘記。這就是洪耀昌,他的厚臉皮永遠能夠把氣氛炒熱。

「啪!」的一聲響起,眾人齊齊看去卻是洛紫櫻把書本合上,她站了起來,將書本放進那個神奇的金色錦袋,接着淡淡地道:「孩子,吃完了吧?渡靈儀式就快開始了。」

「吃完了。」夜君龍一口喝乾牛奶,隨即起身跟着洛紫櫻離去。

「喂喂,不要把我們當作發霉馬鈴薯一樣拋在腦後耶!!」洪耀昌在後面喊道。


◆◆◇◆◆◇◆◆
不知大家有沒有被章節名稱和開頭騙到了呢?
以為我會把一切歸究到夢境,然後把夜梅初晨復活嗎?
哈哈,雷克斯才不會呢!(´∇`)

我的小說是不會有無意義的劇情和角色存在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