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夜君龍離別

夜君龍聽了洛小姐的問話,默然以對。說實在的,他真不願去參加火葬,尤其是母親的火葬。要他親眼看着母親在火焰中消逝,他自問做不到,那真的很殘忍,甚至只是想像一下他都感到心痛。試問天下間哪有一個做子女的可以平靜地、狠心地見證自己的父母被烈火吞噬,燒成灰燼,即便那只是一具遺體呢?

是的,或許有人的心夠硬,能夠辦到,但那絶不是他。假如現在除了火葬外還有其他選擇,他會立刻毫不猶豫地採用。可是這個渡靈儀式是政府主導的,他們才是決策者,其他人對此沒有任何話語權,只能依照政府的安排去辦。

夜君龍雖然年少,但也明白事理,沒有為此而埋怨政府的安排。因為他清楚小鎮的墳場難以一下子增加三百多個位置,如果讓一部分人入土安葬,其餘的卻進行火化,反而顯得政府做事不公,引起大家的不滿。

「為啥我的誰誰要死無葬身之地,他卻能夠埋葬在墳墓裏啊?」之類的爭議只會使事情更加的複雜麻煩,那倒不如一視同仁地全都以火葬處理掉。



不過理解歸理解,他對火葬仍然十分反感,在他看來,母親經歷了這一切已經夠可憐了,死後還要遭罪這是甚麼道理?他們是做了甚麼才招來這樣的厄運啊?

就在眾人以為他不會回答時,他開口了:「我……我打算離開了。」

「離開?」站在一旁,跟小偷高懷仁混得火熱的洪耀昌聞言,登時感到一種不好的預感,表面上卻笑問:「你要回家了?」

夜君龍抿了抿嘴。「你這樣說也沒錯,只不過是我在古岩城的家。」

「甚麼?!」洪耀昌的聲音一下子拔高,因為驚訝而岔開來。「你要去古岩城?」



洛紫櫻左邊的眉毛挑了挑。

「我是這麼說的沒錯。」夜君龍平靜地點頭道。

洪耀昌深吸口氣,壓下激動的情緒,問道:「那你要去多久?會回來嗎?」

夜君龍搖搖頭,喃喃道:「我想……我不會回來了……」回來幹甚麼呢?回味母親被殺死的滋味嗎?

現在尼芬鎮對他來說只是個悲傷之地,沒有任何值得留戀的地方,而且他答應了母親的事在尼芬這個邊境小鎮根本無法完成,只有在古岩城才有更多出人頭地的機會。既然早晚都要離開,那何不現在就走呢?



聽到他的話,一直垂頭不語的樂悠猛然抬起頭來,只感到自己一顆心像是撕裂般的疼痛。這是不是代表自己再也不能見到他了?他們之間再也沒有關係了嗎?儘管在聽到夜梅初晨的遺言後她就已經有了這個覺悟,但沒想到分別會來得如此之快。想着想着,她碧綠色的眼眸就滿含淚水,內心酸楚難言,大概是怕被別人察覺到,在眼淚流下來之前,又趕緊低下頭去掩飾情緒。

「那葬禮結束後就走?」洪耀昌苦笑地問。

「不……我不參加葬禮了……」

洪耀昌默默地點點頭。

氣氛一陣沉默。

「那麼,孩子,你坐我的船吧。」洛紫櫻雙手抱胸,打破沉默道:「我已經叫人準備船隻前往古岩城了,你只要把行李收拾妥就好。」

夜君龍訝異地望向她,連連擺手道:「不、不用了,我怎麼能這樣麻煩小姐呢!我可以自己去找船……」

洛紫櫻一揮手打斷他的話。「孩子,如果你想今天出發的話,除了我之外沒有人能夠帶你走了———除非你不走河道。」



夜君龍聽她這麼說才醒覺過來,碼頭早就因為渡靈儀式而關閉了,壓根沒有船隻能夠出航,如果他要走河道,就勢必要待到葬禮結束,但那不就失去意義了啊!

他思慮再三,終於說道:「洛小姐,您有船能夠出航嗎?」他有點懷疑在這樣的情況下,她要怎樣帶他離開。

「你在質疑我?」洛紫櫻眼睛微瞇,心裏惱怒。她是多麼高貴的人哪!以她的身份,隨便一句話就連一國總統也要重視三分,現在倒好,竟然被一個鄉下少年質疑了,這不是拆她的面子嗎?

夜君龍被她盯得毛骨悚然,連忙道:「不,不是!那、那麻煩您了,洛小姐。」

洛紫櫻輕哼了聲。「兩個小時後再到這裏會合,逾時不候!」話落,她就轉身離去了。

「嘻嘻,我也先走了,小昌啊,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唷!」高懷仁笑嘻嘻地拍拍高大男孩的肩膀,然後也走了。

見他們都走了後,夜君龍就對樂悠和洪耀昌輕聲道:「我要回去收拾行李了,待會再見吧。」



「嘿,君龍,你不是這麼快就想甩掉我吧~」洪耀昌又恢復一副嘻皮笑臉的樣子,手臂一下子就搭在夜君龍的肩膀上。「好兄弟,我不會阻止你離去的決定,現在就讓我陪着你吧!」

看着他那充滿關心、不捨的笑容,夜君龍死寂的心田泛起了一點點漣漪,鼻子一酸,眼睛有點發紅地點頭同意。

「噢耶!!我跟你說喔,老高他真的跟我臭味相投呢,很多我想做而不敢做的事他都做過,而且他還跟我說了幾個有趣的故事呢!」

夜君龍微微一笑,這是第一次不對洪耀昌感到厭煩呢!聽着高大男孩的話,他慢慢朝家裏走去。

樂悠看着兩人親密的樣子,也不由替他們感到高興。她擦了擦眼睛,吸了吸鼻子,快步追上去。

他們很快就回到夜君龍的家。進去後,夜君龍先取回那個黑箱子(被樂悠帶回來了),然後從衣櫃裏拿出他所有的衣物,塞進三年前母子倆搬來時用過的大皮箱裏,再收拾一些書本後,基本上就搞定了。

他把皮箱搬下樓擺放在飯館裏,接着進到廚房看看有甚麼東西需要帶走的。在一番尋找之下,他竟然在食品儲藏櫃裏找到母親的筆記本,裏面寫着他們來到尼芬鎮後的點點滴滴。

他仔細一思索後,對於母親的筆記出現在廚房裏就不以為怪了,畢竟這裏是母親待得最多的地方,筆記放在這裏對她來說是最方便的了。



那筆記本只有六吋大小,表面更沒有用皮革包覆,但他卻如獲至寶地在本子表面摩挲一下,隨後把它藏到斗篷裏,不願讓它離開半步。

隨此之外,廚房裏再沒有任何值得帶走的東西了。他輕吐出一口氣,然後來到後花園,樂悠和洪耀昌他們正坐在花園裏那唯一的石桌邊。等他坐下後,洪耀昌就把那柄木劍遞給他。

「喏,這柄木劍跟真劍差不多啊!就是用它砍不死人而已。」洪耀昌笑說。

「嗯。」夜君龍看着這柄陪伴他十年的木劍,輕聲說:「你覺得能夠砍死人的劍就代表好嗎?」

洪耀昌聳聳肩。「俗話也有說嘛,『長劍短劍,能刺死人的就是好劍』不是嗎?」

「好劍,好劍就是讓那些騎士用來殺無辜平民的,好劍就是用來殺戮的。」夜君龍平淡地道。

洪耀昌對他的話啞口無言,乾笑一下,隨即轉移話題道:「你真的要走了?那你父親的墳墓怎麼辦?」



夜君龍把木劍橫放在膝蓋上,也沒繼續那個沉重的話題,抿嘴道:「爸就留在這裏陪伴媽吧,我不會把他從墳墓裏挖出來的。」

「那個,你真的不考慮留下來嗎?」洪耀昌不死心地問。

他搖搖頭,雖然沒有說話但堅定之意表露無遺。

洪耀昌難過地嘆了口氣。

「你真的很自私……」驀然,一整天沒怎麼說話的樂悠出聲說道,語氣恨恨的。

夜君龍一愣,抬眼看去時,只見她睜着淚光閃爍的眼睛,滿是幽怨地瞪着他。

她在說甚麼啊?

樂悠好像豁出去似的繼續道:「你真的很自私,你打算就這樣離開尼芬鎮嗎?你有沒有想過夫人的飯店怎麼辦,我怎麼辦?你一個人離去就這樣拋下我嗎?你當我是垃圾可以隨便拋棄掉嗎?你真的很過分!嗚……」她越說越大聲,到最後甚至哭了出來。她用手掩着臉龐,伏到石桌上,紅色的頭髮覆蓋着她的腦袋,從中傳出她壓抑着的抽泣聲,瘦削的肩膀不斷抽搐着。

聽到她的話,夜君龍的心像是被刺了一下般,連忙辯解道:「樂悠,我不是,我不是要拋棄妳,真的!我只是知道耀昌會照顧妳,他不會讓妳受傷的,我才放心離開!我不是要拋棄妳!」

「嗚……」女孩抬起涕淚縱橫的臉來看着他,看到他那滿是焦急和無辜的表情,心裏更氣了。「對,你就把我交給大塊頭,然後自己去找未婚妻和甚麼依若吧?拋棄人家還這麼多道理,真討厭!」

哭訴着,她猛然站了起來,大聲說:「現在不是你拋棄我,是我拋棄你,我要回家了!」她哭着轉身跑進了屋去。

夜君龍一臉呆滯,對樂悠的爆發很是不解。

「笨蛋,你這個笨蛋!」洪耀昌恨鐵不成鋼地道:「你怎可以這樣對待樂悠,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說很傷她的心啊?」

「怎麼會?我可是已經解釋得清清楚楚了。」他還是不解。「而且我知道你喜歡樂悠的,這樣安排不是一舉兩得嗎?」

洪耀昌氣得直翻白眼。「我是喜歡她,但我更知道她喜歡你啊!靠!你那是甚麼腦袋?我昨天做了那麼多是白費了是吧?」

她喜歡我?有可能嗎?夜君龍愕然,聽到他之後的話後,訥訥道:「昨天是我不對,我應該早點衝出去幫忙的,更不應該責怪你衝動,對不起。」

「咳!」洪耀昌被他氣得嗆了口氣,咳嗽了一下,無力地揮手道:「昨天是我故意罵你的,就是想讓你們清楚彼此的心意,但現在看來是完全沒用了。別一臉傻瓜樣子!唉,你快點去哄樂悠吧,她真要走了!」

話剛落下,就聽到前門傳來一陣重重的關門聲。


◆◆◇◆◆◇◆◆
好了,尼芬鎮的劇情結束了,接着就開始夜君龍的旅程啦啦啦!(灑花

接着拋出臉書專頁^^
Facebook.com/RexPrinceWriter

嗯,只要有十人點讚,雷克斯就接着努力生產二十章節!!加油!!(σ≧▽≦)σ

樂悠的劇情也來到了轉捩點,究竟是回家呢?還是乘上洛紫櫻的船呢?大家希望是哪項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