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華房車正載住呆呆嘅淑嫻向住佢屋企方向進發, 已經到達屋村之處, 淑嫻正要落車嘅時候, 司機位嘅西裝友再同淑嫻講, 「夜晚最好盡量唔好 whatsapp 比我, 我費事會比老婆發覺倒啲 message, 星期六下晝我會同妳去出海, 到時記得帶件泳衣黎呀!」

公司內, 因一啲小故, 我同個八婆詠欣發生左啲爭執, 個八婆居然聯同其他女同事寫信要求公司解僱我, 事件鬧大左, 主任即時要召我入佢房度見佢, 「偉倫, 公司不嬲都好注重各部門之間嘅人事關係, 但點解你會搞到出便啲女同事要聯署寫信黎投訴你架? 而家件事已經驚動到高層老細果度, 咁啦偉倫, 做好做醜嘅, 你都係比封辭職信我啦!」 

我聽倒之後大驚, 「主任, 我都唔知到底邊忽得罪佢地, 但我真係好需要呢份工作架, 我屋企仲有呀爸呀媽要照顧, 而且我全家嘅開支都係要靠我去維持生活, 主任, 你就幫我同上面解釋一吓, 睇吓咁樣佢地仲有無彎轉啦, 就當係我求吓你好唔好呀?」 但事情似乎已經再無轉彎餘地, 保安亦已經響我辦公枱度等緊我番埋去執野離開。 

執哂所有私人物件之後, 我捧住個紙箱開始要離開公司之內, 眾女同事正鴉雀無聲咁, 行到詠欣枱邊, 我怒目望住呢個令我失去工作嘅人, 而詠欣就好明顯係刻意低頭迥避緊我嘅目光。
 
出左公司大樓之外, 我即時就打電話比淑嫻, 我講左我剛剛失業嘅消息比佢知道, 但淑嫻嘅態度就居然好似有啲冷漠咁, 「唔緊要啦, 咁你就快啲去搵過第二份工先啦, 但記住唔好咁揀擇呀, 搵到咩工都要去做住先嘞, 喂, 我有電話入, 遲啲先再同你講, 拜拜!」





有種不是味兒嘅感覺, 但點都好, 睇黎我都係要盡快搵過第二份工作先算, 我開始不斷上網、睇報紙、 同再去埋勞工處度搵工, 但礙於我嘅學歷比較低, 我只能揀啲比較低收入同工時又長嘅工, 搵左幾日之後, 我都依然仲未能成功得到受聘, 我打電話比淑嫻, 淑嫻亦都只係同我講幾句說話之後就要匆匆收線。

午飯時間, 舊公司一班女同事正一齊響餐廳內共飯, 芷茵問, 「詠欣, 其實偉倫都罪不至死, 但點解妳要對佢做得咁激, 仲要我地一齊聯署寫信比公司高層, 要公司去炒佢嘅呢?」 其他嘅女同事亦都有住同一疑問, 詠欣有啲不忿, 「喂, 妳地做咩望住我呀? 我咁做都係為左妳地班姊妹著想咋喎, 公司有個色情狂賤人響度, 咩妳地唔係想佢快啲走嘅咩?」 眾人正在一面迷茫咁。 

肥萍話, 「咩色情狂賤人呀? 偉倫佢其實都無咩野架, 而且有時間唔中佢仲會幫吓我地手做野添, 定係我生得唔夠靚, 所以佢無對我做過啲咩咁呀?」 其他啲女同事都認同住, 詠欣再有啲唔服氣, 「妳地唔係呀? 上個月妳地食飯果陣先係咁講佢啲惡行, 咩又昅波隙, 又炒人底, 又講衰野, 仲話一見到佢, 就會比佢用對眼黎由頭強姦到落腳咁, 妳地唔係咁快就有老人痴呆症呀嗎?」

諾儀即時搶住答, 「哎吔, 詠欣妳搞錯哂嘞, 我地講緊果個係鄧生公司果個偉倫黎咋, 果個先至係正宗色情狂賤人, 咩妳一路以黎都以為係我地公司果個偉倫呀? 咁唔怪之得妳由果日開始就咁針對佢啦!」
 
詠欣聽完之後就開始有啲語塞, 「吓, 嗱喂咪住, 妳地話係鄧生果個偉倫, 而唔係我地公司果個, 嗱嗱嗱, 係妳地講野講啲唔講啲架咋, 唔關我事架!」





姍姍跟住再講, 「死啦, 我知佢屋企仲有呀爸呀媽要養架, 好似佢呀媽仲係響老人院度住, 個老豆又有啲行動不便, 成頭家都係靠佢一個人黎維持生活添架, 詠欣, 呢次妳真係累事嘞!」 詠欣已經思緒有啲混亂, 「咩…咩啫, 妳地…夠有份寫信叫主任炒佢咯, 喂…..我點知妳地講果個唔係佢黎啫….」 眾人開始一片沉靜。
 
第四章圖述
 

 
詠欣知道自己一時魯莽而誤會了偉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