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工又試再度失敗, 唉, 點解香港啲公司硬係全部都要睇履歷請人, 而唔會先比個機會人去証實一吓佢嘅工作能力, 我又再次失望地咁行番屋企, 去到屋企大門之處, 咦, 有封信響信箱入面嘅, 我如常隨手攞左封信入屋之後, 跟住就坐響廳中張櫈度攤抖一下。
 
老豆響房瞓左覺, 我再攤左一陣, 跟住我望吓枱面上封信, 然後就起身行去諗住睇吓今日又收到封咩野信, 咦, 咁得意嘅, 無郵票喎, 似係就咁擺落信箱度過喎, 我打開封信後, 見入面就只有一張紙, 紙上面寫左一間公司名稱同地址, 仲有埋日期同時間, 最後仲有一句說話, “見字請準時到上述公司進行面試”。
 
我望住呢封暱名信, 字跡似乎係女仔所寫咁嘅, 我諗極都唔明, 似乎我無寄過求職信去呢間公司度喎, 見工日期就係響聽朝, 雖然仍係滿腦疑惑, 但橫掂搵左咁多日工後都無咩結果, 好, 辜且聽日我就上去睇吓究竟係咩一回事先。

第二朝, 我搭車去到中環, 跟住我已經準時到左呢間公司嘅門外, 嘩, 咩間公司咁大間架, 門口牆壁仲有一個好大嘅公司 Logo, Logo下面又有一大堆英文國家名稱, 似係一啲國際跨國公司咁款, 我裝吓公司入面, Reception 正坐左兩個女仔響度, 但我就正在心諗, 呢啲跨國大公司又點會肯請我呢類 level 嘅人吖, 諗到呢一刻, 我就開始懷疑手上呢封信嘅真偽。, 

信入面嘅指定時間已到, 我仲係猶豫緊之際, Reception 其中有個女仔見我響門口度企左咁耐, 跟住佢就走出黎問我, 「先生, 你係咪有啲咩事需要幫忙呢?」 我已認定封信係一場惡作劇, 所以我亦無必要再逗留響度, 我同個女仔講, 「無, 我…好似收到通知有人叫我上黎見工面試, 但不過…唉算嘞, 我估我多數都係比人整蠱居多, 唔好意思, 我諗我都係走先!」 





我正襟住 lift 時, 個女仔突然再問我, 「請問你係唔係姓張架?」 咦, 中喎, 我點一點頭, 個女仔再問,「你係咪約左今日呢個時候上黎面試架, 等我睇下先, 係叫…張偉倫!」 哦, 真有此事, 呢一刻我反而真係開始有啲緊張咁, 個女仔好有禮貌咁叫我跟佢入去, 行左一陣, 咯咯咯, 「陳生, 張生已經黎左嘞!」

倘大嘅辦公室入面, 我正襟危坐咁坐響呢個陳生面前, 眼前嘅陳生最多都只係三十出頭, 三十出頭就有間咁大嘅辦公室坐佢都算係架勢喎, 我攞住啲履歷表正想遞比呢個陳生, 但陳生就笑住咁同我講話唔使, 「我就咁叫你做偉倫你唔介意嗎? 你都可以就咁叫我做朗奴架!」 

朗奴攞起左個電話, 按左一下內線接通之後, 「倚麗, 幫我沖兩杯咖啡入黎啦, 唔該!」 好快, 叩門聲就響起, 一個好靚嘅女仔正攞住兩杯咖啡入黎, 朗奴再同我講, 「等我黎介紹, 呢個係我秘書小姐倚麗, 呢位係偉倫!」
 
倚麗出番去之後, 呢個陳生就再同我講, 「倚麗已經響呢度幫左我好多年手架嘞, 係呢偉倫, 講啲野你知, 我秘書其實學歷都唔算係好高, 但我從來都唔會信果啲差唔多一式一樣嘅履歷表, 我只會信一個人嘅工作表現, 而呢點倚麗響咁多年工作之中就已經証明左比我睇!」

陳生再繼續, 「呀仲有, 有啲野都算係幾巧合, 你而家住緊果個公共屋村, 我細個果陣都係響果度大架, 係呢, 你知唔知發叔間士多仲有無響度呀? 果個發叔同發嬸真係可以講由細睇住我大架!」 嘩, 居然仲係街坊黎添, 真係估佢唔到, 我同朗奴傾左好多屋村嘅近況之後, 內線電話響起, 倚麗同朗奴講, 「陳生, 倩宜…呀唔係, 慣左口添, 陳太叫我提你一陣記得準時赴會呀!」





最後, 朗奴同我講, 佢話一個人嘅工作表現係在乎個人態度, 而唔係靠果堆一紙學歷, 而佢會比一個月時間我, 一個月後佢就知我係唔係可造之材, 朗奴叫我記得聽日準時九點番工, 有啲咩問題可以直接去問倚麗就得, 臨行前佢仲比左一個意外驚喜我。 

「偉倫, 我知我唔會睇錯你嘅, 不過我都希望你會証明倒比我睇, 嗱, 月薪方面呢個月我暫時會先比你舊公司嘅一點二倍先, 一個月後, 我再決定作個調整, 可能會加, 但又可能會減, 一切就視乎你嘅表現而釐定, 但假如你表現真係好嘅話, 你媽媽響老人院嘅每月開支, 公司方面就會考慮全數津貼比你, 比啲心機, 記住唔好令我失望至好呀!」

講完, 朗奴拍左我一下膞頭之後, 跟住佢就好似要趕住出去咁走左, 靚女秘書小姐好有禮貌咁送我出左公司門口, 一切就好似發左一場夢咁, 究竟點解果個朗奴陳好似好清楚我嘅背景咁嘅? 呢個時候, 我再諗起左封信, 到底係邊個介紹我黎呢間公司嘅呢? 我諗緊都諗唔明, 但不過隨住聽日開始番工之後, 我估呢個問題應該好快就會得到答案。
 
第六章圖述
 

 




縱有百般疑惑, 但總算解決眼前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