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賣行上, 拍賣官正宣佈住下一幅拍賣地皮嘅資料, 「呢幅南區嘅地皮底價為十二億, 而每口拍賣叫價為二千萬, 各位有興趣嘅買家可以開始舉手出價!」

出價氣氛尚算熱烈, 朗奴等人亦不斷地舉手競投, 後排坐位之上, 遠處正有一班由一個四眼肥佬為首嘅財團間中亦有舉手出價, 「黄生, 果個朗奴陳真係好似至在必得咁, 睇黎國宏收嘅風係堅過喎!」四眼肥佬聽到之後無咩表情咁, 叫價已經去到十五億八千萬, 競投氣氛亦開始逐漸放緩, 拍賣官再次宣佈, 「而家宣佈每口叫價更改為一千萬!」 

零星嘅出價之後, 「十六億九千萬」 朗奴又再舉手承價, 全場已開始靜觀, 肥佬黃諗起國宏對佢所講嘅一番說話, 「老細, 聽朗奴陳公司入便啲人講, 話朗奴陳暗地裡 set 左塊地嘅上限為十八憶咁, 而且為左呢塊地, 佢地好似已經使左成幾憶落去, 所以呢次如果投唔成塊地, 佢地就會幾傷吓咁!」 

肥佬黃再心諗, 「呢個朗奴陳, 後生仔即係後生仔, 個市睇唔透都仲要入塊地, 已經比測量佬占士汪嘅估價高左成四億, 人地老李果便都已經停哂手, 但佢都仲要響度繼續追價, 咦, 仲差一億先到佢地嘅上限, 咁不如就等佢跌多一兩千個出黎都好呀!」  

等多一陣, 拍賣官開始嗌住, 「十六億九千萬第一次, 十六億九千萬第二次, 十六億九千萬…」 「十七億!」 肥佬黃舉手承價, 朗奴向後同肥佬黃對望左一眼, 肥佬黃望住朗奴笑左一笑, 十七億第一次, 十七億第二次, 十七億…, 拍賣官再等一陣, 十七億第…三…次,  成交, 木鎚一揼, 拍賣完成, 肥佬黃已經面無表情, 而隔離個馬仔即時就細細聲咁同肥佬黃咬耳仔, 「老細, 點會咁架? 國宏又話個朗奴陳係至在必得嘅, 佢仲叫老細你可以放心追價, 就算買唔成都要朗高個價等佢買貴地都好架!」





拍賣完成, 朗奴一眾人等亦相繼起身離座, 行到後排肥佬黃之處, 朗奴等人正企響肥佬黃旁邊傾住偈, 「係呢朗奴, 你點知有人實會追住你出價嘅? 塊地而家賣到呢個價, 其實都幾難發展吓咁喎!」 

朗奴笑住答, 「做生意嘅, 梗有一啲人會去收風, 但亦都有啲人會去放風, 我響公司求其 up 吓啲野啫, 啲有心人就會幫我手廣傳開去, 算啦, 其實估價都只係十三億倒, 去到十六億都已經無得好玩, 而家咪就當係幫政府増加賣地收入咁囉, 係喎, 老何今朝代表我地投果幅酒店用地掂左, 第一次發展酒店業點都要賀吓佢嘅, 我地而家就過去同佢地飲番杯先嘞!」

朗奴班人好明顯係比說話肥佬黃聽, 肥佬黃聽到已經面如死灰, 正坐響度喃喃自語, 「挑那媽, 國宏條死仔平時就牙撚斬斬, 求撚其其響後巷收啲風就當係緊料咁比我, 呢舖我就真係比佢線到我應一應!」 肥佬黃已經谷到塊面紅哂, 隔離啲馬仔亦都開始感受到老細嘅殺氣。 

另一邊, 國宏個電話響起, 「宏哥, 呢次大鑊嘞, 你叫老細朗價, 而家反而比老細接左貴貨, 個朗奴陳啲風原來係流架, 條友原來真正目標係發展酒店咋, 你小心啲, 老細而家火燒瓦頂呀, 喂唔講嘞, 老細佢地而家行緊過黎, 再電聯啦!」

收左線後, 國宏開始知道事態嚴重, 點解會搞成咁架? 上次揼條靚仔單野已經禍左, 而家又累老細接左貴貨, 似乎呢舖仲係會有手尾跟添咁架, 國宏知道佢老細嘅為人, 上次另一個馬仔累佢唔見左幾千個, 肥佬黃就已經搵人將佢打到入廠瞓左成個月咁滯, 但今次呢舖仲甘過上次, 咁睇黎……, 國宏已經驚到唔敢再諗落去。





電話又再響起, 國宏已經嚇到成個人彈起, 國宏開始懼怕聽到電話聲響, 果然, 個電話真係肥佬黃佢打黎, 「唔得, 我知肥佬黃嘅為人, 呢次佢一定唔會咁輕易就放過我, 唔係嘞, 睇黎都係要避一避風頭先嘞!」 國宏正響度自言自語緊, 最終亦都無接到老細嘅電話。
 
第三十三章圖述



朗奴刻意令對手高價奪得地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