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謂當你以為會失去,翩翩就會留係身邊。當你以為會永遠在身邊,翩翩就要離你而去。
 
中二之後,我再無同女神同一班...
 
就連李賣藝都跟左女神走...
 
其實,自從女神見到佢係本龍虎豹出現後,我地都好少傾過計...
 
不過,李賣藝都真係幾好兄弟!久唔久都會帶埋女神一齊出街。
 




雖然係三人行,但總好過斷絕往來。
 
「喂~唔好唔開心啦~女神一定會彩返你既~希望在明天呀嘛~哈哈哈哈~」我絕對唔會認為李賣藝呢句話係出於好意。
 
如果唔係你條仆街,女神會誤會我想丁佢?
 
宜家女神踢我出兵營都係因為你咋!
 
「喂~講真架喎~你暗戀左女神咁多年,終有一日你一定吉到女神既~」李賣藝搭一搭我膀頭。
 




我真係覺得李賣藝仲衰過D耶撚。
 
每次見到女神同李賣藝一齊行,我總有一種預感,覺得終有一日會失去女神,而且呢日好快就到...
 
係中五果年,每個中五學生都要面到人生中第一次審判-香港中學會考。
 
其實會考又有咩好怕?好撚可怕!
 
因為真係可以話定你生死。
 




你得,就可以繼續升學。
 
你唔得,就要出去搵學校收你。
 
經歷過既都知道,你本身係一間band one學校出黎,就要去D黑五類學校跪求學位。
 
如果你係黑五類學校既話,咁你就早D投身社會,為上等人賣命啦。
 
除此之外,亦同時要面對與同學分離,真係殘忍過大逃殺!都唔知邊鬼個諗出黎!北野武?
 
對學生黎講,會考,係中五學生一次經歷生離死別既體驗。
 
好可怕,第一次經歷死亡係可怕D,但經歷過又死唔去既人,就唔會再怕兩年後另一次審判...
 
「喂~究竟你幾時先肯同女神表白架?都就快會考啦~你唔襯死前表左白先?你唔表白,到時可能唔係你死,就係佢亡,死左無得返轉頭架啦~唔好後悔啦~」李賣藝呢句話,可以話係我識佢咁多年覺得最似返個人講既說話,亦都係最後一句...




 
我聽完李賣藝講完之後,諗左一諗,「係!唔試過又點知唔得呢?」
 
心裏有一種衝動。
 
我知道,我知道等左咁多年,就係等今朝!
 
我一鼓作氣,走到女神既班房入面,衝到女神面前,捉住佢對玉白雙手:「其實我鍾意左妳好耐,請妳同我一齊啦。」
 
宜家諗返,我講呢句野既時候真係好毒。
 
只見女神好似早有準備,甩開我雙毒手:「I’m sorry. You are good guy...」
 
我係仆街黎架好唔好...咩野good guy呀?咩野good guy呀?呢次真係仆街啦...
 




我呆左咁企在係個班房道...
 
無啦...無啦...咩都無啦...
 
咁多年既暗戀,咩都無啦!
 
只見女神頭也不回走左出班房外...
 
唉...點解會咁?
 
點解我會咁衝動?
 
嘜真係我衝動咩?
 
其實一切都係一個局...




 
無幾耐,有一日放lunch,李賣藝拖住女神走過黎:「喂~我同左香香一齊啦~嗱~我無勾義嫂呀~係你溝唔到,我先上架咋~」
 
真係仆街我見得多,身邊都有幾個,係未見過D咁仆街既死仆街...
 
無計啦,鬼叫自己柒,與人無尤。
 
但柒事又豈止一件呢...
 
由於正值會考博殺期,但竟然就發生D咁既事,帶來唔只雙重打擊咁簡單,我仲完全無心機溫書,無心機考試...
 
結果...
 
連學業都收埋皮...
 




當時愛情、友情、學業三失意,但我竟然仲活到宜家,我真係覺得自己好叻叻...
 
還能活才是諷刺,故此不用做傻事呀嘛。
 
去左好多間中學跪求學位,真係咩叫尊嚴?我無架!早就係當年倒晒落大海!
 
好唔容易先求到間黑五類學校讀中六,果兩年,簡直係我人生中最黑暗既時代。
 
至於果對狗男女?我唔知!我亦無再問過,探究過。
 
我只係知,聽人講,好似話女神為個賤人落過幾次仔,又散過幾次,又跟過其他叔叔。
 
總之就唔係風光啦。
 
係地獄生存再兩年,被打既打過,打人既打過,被人等放學等過,走都走唔切既走過,幾難辛苦終於完成中學生涯,上大學。
 
大學既日子真係幾好過,好似重獲新生咁。
 
期間我都有拍下拖,不過...硬係缺少左一D野,一D感覺...
 
「喂!望下果邊!望下果邊!果個咪係MBA之花,廣香香囉!」冬雪聰指住架瑪莎拉蒂講。
 
只係見有一個眼大大,皮膚白到識發光,面尖尖,最殺食係佢果把要係陽光下先能夠散發出一絲絲深啡色髮絲既女仔由瑪莎拉蒂車門踏出一雙白腿。
 
我一D都唔驚訝,因為早係我踏入呢間大學之前,我就知道,終有一日會遇到佢,我一早就知道佢都係讀呢間大學,曾經係我既女神-廣香香。
 
睇真D,容姿俗粉,貪慕虛榮...
 
佢一路行,一路向我呢邊方向行,行過我面前。
 
係佢身上,再聞唔到半點清新,就只有俗氣既香水。
 
我望左佢半秒,睇得出佢唔識得我,又或者從來無把我放係心入面。
 
輕輕的,帶著不可一世的神色,從面前擦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