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龍區内,最龍蛇混雜的地方,有一輛白色房車,正停泊在,這地方的某一棟大厦下。

       安海藍並沒有前去浪濤吧,而是直接駕車到螳螂居住的地方。

       [身體......好像有點不妥......]海藍感覺有股似有還無的熱力,自體內慢慢地滲出,令她不敢貿然下車,去開始這個臨時決定的計劃。

       本來,海藍未有任何主意,去調查那些失蹤案件,但當亞克傳來訊息,通知她螳螂約了浩光,在浪濤吧見面,她便靈機一觸,計劃潛入螳螂的寓所,以搜查有關的證據。

       海藍撥打電話,確定螳螂家中沒有人後,便閉目調息,平伏體內那股微弱熱力。



       [唔......應該沒事了......]經調息後,她感到那股熱力,好像已逐漸減退。

       吸了口氣,海藍打開車門下車,就在這時候,有三個不倫不類的流氓,不懷好意向她行近。

       其中一個兩頰瘦削的,嘻皮笑臉,淫笑着道:[我的好妻子,妳幹麼來到這裡找我?]

       另一個,正想以紋上龍騰圖形的右手,搭上海藍的肩膊,並笑道:[可能是來找情夫呢!]

       紋有龍騰圖形的右手尚未搭到,其主人已慘叫一聲,掩腰蜷曲倒在地上。



       海藍嬌叱一聲,右手向横以掌側,劈打在那瘦削流氓的臉頰上......

       餘下的,看見同伴一個臉上被“手刀”擊中暈倒,另一個被肘踭撞至伏地呻吟,已大驚失色,立時想轉身逃走。

       [你......]海藍臉頰緋紅,嬌喘着氣,愠怒道:[把他們帶走!]

       那流氓雖感到海藍有點不妥,但目睹兩個同伴的慘況,豈敢不從?立即連滾帶爬挾着同伴們離開。

       等到那幾個流氓離去後,海藍不自覺鬆了口氣。



       在剛才運勁攻擊時,她發覺那股微弱熱力,竟如洪水爆發,乘勢從體內暴流至全身,令她猶如置身火爐中,幸好那流氓被嚇至不敢逗留,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為何會這樣?]海藍坐入車廂,運上氣功以調整內息,熱力逐漸消退,但另一種異樣的酥癢感覺,竟慢慢地,在全身的毛孔中擴散。

       海藍決定取消計劃。正要開車離去之際,她瞥見一輛計程車,剛停在不遠處,有一個人,正從車廂內行出來......

       [陳浩光?]海藍杏眼圓瞠,有點震愕,想道:[他不是在浪濤吧嗎?他來這裡幹麼?]

       海藍見他背着背囊,躊躇不前站在螳螂所居住的大厦下,一臉遲疑不定。

       再見他從褲袋裏,拿出手提電話凝視片刻,然後咬一咬牙、挺一挺胸,並迅速地走進大厦內。

       [難道......]海藍有個不太相信,但又無法否定的想法:[他要潛入螳螂的寓所......]

       目睹陳浩光,那種視死如歸的神情,海藍實在無法置之不理......縱使那酥癢有如火燒般,正慢慢地,燙着身上每一吋地方......



================================
 
       刑警的直覺,正勸喻着亞克離開。一股邪異氣息,正由浪濤吧裏,蔓延開去......

       由那兩個科摩多星人進入了浪濤吧,至看見浩光從浪濤吧離開,在這段期間,亞克感到自己,猶如坐在針氈上,忐忑不定......

       他開始後悔,為何要將螳螂邀約這件事情,通知了安長官,而更後悔的是,為何自己會參與這個潦潦草草的計劃......

       [亞克,我會找一個藉口,暫離浪濤吧。然後,我會前往螳螂的寓所,悄悄地潛入去,以蒐集證據,你則守候在酒吧外,監視住他們的一舉一動......]

       當浩光提出這計劃的時候,為何不加以阻止,還要把警用的百合匙借給他......

       亞克的直覺沒有錯,浪濤吧內,正瀰漫着一片沉重,但又歡愉的詭異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