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一聲響,跌倒地上的聲音,把浩光從回憶的幻象中,拉扯回來。

       沒有了安海藍嫣然柔美的笑容......站在眼前的,已變成了一隻從地獄裏,爬上人間索命的修羅惡鬼。

       [廢物!]猶如地獄修羅的偉斯,睥視着浩光,以不屑的口吻,道:[你應該慶幸,你還有拷問的價值!]

       浩光沒有被偉斯一拳擊斃,但他的左邊鎖骨和上肋骨處,已被轟至非斷即裂,鮮血,亦從口角徐徐淌下......

       [停手!]一把嬌美女聲,從不遠處大聲呼喝着。



       浩光和偉斯,分別轉頭望向發聲處......

       浩光顫顫抖抖,忍住痛楚,像要用盡最後一口氣,疾聲高呼:[快跑!]

       偉斯的猙獰面目,瞬時變得鬼魅妖異,直豎狀瞳孔,更閃耀出淡淡邪淫綠光,嘴角,亦禁不住勾起一抹,感到失而復得的欣喜笑意。

       以為逃脱的獵物,這刻竟站在眼前!

       獵物,並沒有逃跑。因為,她不是被獵者,她是一位拏把惡徒、狩捕罪犯的刑警,她正是安海藍。



       海藍拏着手鎗,指向住眼前這個,擁有天神般的威武外表,卻是滿面淫邪的巨碩男子。若不是因為刑警的守則,要先給以口頭警告......否則,這一鎗,她已一早轟出,肯定毫不猶豫,絕不手軟。

       [鎗?]偉斯看似一臉害怕,但語氣卻十分傲慢輕挑:[妳是刑警,難道不知國際法例嗎?]

       海藍心中,雖憂慮着浩光的傷勢,但臉上不露絲毫痕跡,只是狠狠地盯緊,偉斯那雙碧綠色的直豎狀眼珠,並冷冷地道:[哼,原來你是蜥蜴人。]

       聽見海藍的說話,偉斯登時勃然大怒,道:[婆娘,妳竟敢侮辱我!]

       對於科摩多星人來說,“蜥蜴人”是一個貶詞,有輕侮的意思,正如對着中國人,稱呼為“支那人”,或對着歐洲人,稱呼為“白皮豬”,都是相同道理。



       看見偉斯那怒火難熄的表情,海藍故意泛起一絲藐視笑容,而手中握着的警鎗,卻正緊緊地瞄準,他身上的致命位置。

       她,正等待着偉斯,那按耐不住的憤怒先攻!

       原來,自科摩多星人與A國同盟開始,擴大至地球上,大部份獨立國家後,A國總統順應時勢,擬定了一條法例:所有與科摩多星族結盟的國家,其國所有子民,皆不可主動攻擊科摩多星族民,包括其國軍部、警部、或其他執法部門的人員,自衛防禦卻不受此法限制。

       這法例,已得到地球上,所有同盟國通過,成為了一條國際律法,而凡犯此法者,皆會被判以死刑之罪。

       [原來蜥蜴人......]海藍仍緊盯住偉斯,以一副瞧不起人的口吻,冷笑道:[會害怕我這個地球女子。]

       獵物,應該是懼怕獵人,應該要恐慌逃走,但此刻,獵物不但沒有逃跑,更反過來挑釁獵人,彷似大家的身份位置,已互相倒轉。以生為科摩多星族而自豪的偉斯,感覺自尊受到極大羞辱,終忍不住,舉起有如鋼鐵的拳頭......

       安海藍,正是等候這鳴鎗射殺的時機,只要偉斯提腳起步,就會立刻扳動手鎗,把他一擊了斷!

       出乎意料的駭人情節,就發生在,這電光火石間......



       偉斯沒有起步開跑,只是把那鋼鐵般的斗大拳頭,直轟打落,躺在旁邊的陳浩光處!

       海藍始料不及,本來冷靜自若的她,亦立時變得驚惶失措,駭至花容失色,不由得高聲吼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