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蔓驚惶失措,瞳孔登時變了直豎狀,更隱約閃現點點淚光,道:[安娜,妳怎麼啦?為何會傷至如此嚴重?]

       茱莉亦駭然失色,立刻蹲在安娜旁邊,顫聲道:[安娜,妳不要嚇我,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我......沒有事......]安娜顫巍巍挪起身來,笑道:[只是剛才......於滅火途中,正以轉移能量,逐步抽走場內的空氣時,突然,有火舌從後捲起,不小心被其灼傷......放心,沒有甚麼大問題的。]

       歌蔓淚眼盈盈,握住了安娜的手,道:[不要再說了,我先以水囊之氣,幫妳療傷......]

       [不要。]安娜搖了搖頭,道:[這些只是輕傷,沒甚麼大礙,況且水囊之氣,是有極限的,而妳又不會去作補充......]



       [歌蔓小姐......]突然,在旁的曹處長,打岔了安娜的說話,並道:[不如,現在先替她清理和消毒傷口,待會才決定,是否用上那水囊之氣。]

        說完時,他已逕自越過姜局長,並從小型吧枱旁,拉開了一個小抽屜,然後拎出了一些消毒用品。

       姜天宇瞧着他的舉動,見他行至安娜面前,接着蹲了下去,一副憂心忡忡,並開始進行治療的模樣,已知道這個肥胖子,正打着甚麼鬼主意......

       顯然,他要博取肯尼歌蔓的好感,圖以日後,妄想可擁有這個,表面是冷若冰霜,其實應是純真善良的外星美人。

       [好了......]曹處長清理完安娜的傷口,然後望向歌蔓,笑道:[放心,已拿走了那些黏着的碎布,傷口亦都完全消毒,妳可以安心地,施放那水囊之氣了!]



       歌蔓望着他,臉上露出了感激神情,道:[曹先生,謝謝你。]

       曹處長坐回自己的座位上,並揮着手,笑道:[歌蔓,這只是舉手之勞,毋須言謝。]

       這時,受傷的安娜,向着他點了點頭,以示謝意。而傲慢的茱莉,亦收起嘲諷的口吻,道:[曹處長,由這刻開始,你已是我,肯尼茱莉的好朋友!]

       瞄着這個胖男人,姜局長心中不禁有點佩服,亦有些酸溜溜的感覺,想道:[好一招收買人心,完全地與她們拉近了關係,還打蛇隨棍上,直接稱呼這金髮美人的名字......]

       [安娜,妳就不要推搪啦!]歌蔓一邊輕握着安娜的手,一邊撫摸着她的臉,道:[我身為族主,有責任保護族人,至於極限問題,到了需要補充的時候,我......我自然會......找人補給......]



       安娜以一絲深情目光,凝望着歌蔓,並緩緩地點了點頭。

       歌蔓嬌媚地笑了一笑,然後温柔地,托了一托安娜的下巴,接着,更逐漸地,湊近她的臉龐......

       曹、姜倆人,亦只是聽聞過,何謂科摩多星人的“五行氣囊”,但這刻親眼所見,竟是如此一幅,令人賞心悅目,更感到血脈沸騰的畫面,唾沫,又禁不住緩緩吞下......

       當歌蔓那厚薄適中,艷紅如櫻桃的嘴唇,貼近了安娜的鼻尖前一刻,便徐徐停下,接着,有一些氣體,竟從她的口中,慢慢地噴出,並直接飄入安娜的鼻腔內。

       不消半刻,兩人各自吁了一口氣,歌蔓並凝視着安娜,接着輕輕地,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安娜提起了歌蔓的玉手,亦輕吻了一下,然後抬起頭,道:[歌蔓,我感覺舒服多了,謝謝妳。]

       茱莉亦高聲歡呼,笑道:[安娜,妳的潰瘍,正漸漸癒合啦!]

       安娜轉身,俯視正蹲坐着的茱莉,微笑道:[我的好姊妹,謝謝妳的關心,我沒有事了。]



       這時,歌蔓向着曹處長,嬌柔笑道:[曹先生,勞煩你通知司機,駕駛去剛才所報告的地方,我要儘快制止他們,勿再闖禍下去......]

       曹處長二話不說,立刻轉身,並把身後的小滑門推拉開,然後吩咐着司機,駕駛要去目的地。

       歌蔓又再閉合上眼睛,此刻,她極需要一個平靜空間,以思考待會兒,要如何應付那兩個,如此傑傲不馴的族人。

       車廂內,漸漸地,又再沉寂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