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需要理性思考時,海藍便會浸泡在水中,放鬆自身的精神狀態,以集中思維,整理所有要面對的問題。然而出現感性思緒時,如此刻,就只會抱膝蜷縮在床邊一角,且無聚焦的,凝視窗外那紛紛亂飛的雨點。

       在傳送了那段訊息後,這場雨,便開始降下,直至晚上,到此刻,也是湍流不息地,墜落不停。

       海藍的整個腦袋,現在就只藏得住,一個名叫陳浩光的人。

       自三天前那晚,那件事完結後開始,這三天的時間裏,她猶如一個機械人,在日間,是漫無目的,卻鍥而不捨地,四圍尋找浩光的小女兒;而到了夜晚,在這張床褥上,就只是一個沒有了能量的軀殼,蜷曲在某角,無氣力卻又不斷地思念......

       思念那個雖然脆弱,但又充滿勇氣的他;雖然會懼怕,但又竭盡全力保護在旁,甚至不惜傾出生命的他;雖然經常淚流,但又不知為何,只會感到,那是在柔情之中,卻透着堅強的他......



       又思念着,那夜,為何他沒有交待任何說話,亦沒有任何眷戀似的,便離開了車廂,甚至乎此時此刻,也沒有任何來電,或許,這次的經歷,對於他來說,只是一件不值一提的事吧!

       想到這裡,海藍不由自主地,拿起放在旁邊的手提電話,在凝望片刻後,便打開訊息庫,按出了今天唯一傳送出去的訊息條。

       [陳浩光,這三天裏,我找到一些零碎資料,或者與你的女兒有關,我知道,現在這部電話不在你處,所以我也不會在這裡,交待任何概括,過了明天後,我會親自到訪,將那些資料轉交給你......

       陳浩光,明天,我便要在記者招待會中,以肯尼歌蔓所編好的劇本,交待當晚所發生的事,想到這裡,不知是甚麼因由,我覺得好孤獨,好想立刻見到你,雖然你看到這訊息,是不可能的事,但我也很想讓你知道,我安海藍,已喜歡上你,縱使你對我,或者是沒有感覺。]

       今晚,海藍也數不清,這是第幾次,在重複地閱讀這段訊息,她自己也清楚知道,能夠看見的,也只是那個可恨的蜥蜴人,然而又是那股不由自己的感覺,在促使她,去表白自己心裏的想法。



       在幽幽苦笑的同時,海藍已暗自決定,過了今晚,這片自作多情的心思,要徹徹底底地,把它埋在内心的最底處。

       這個時候,門鈴聲忽然響起。

       [喔?已這麼夜,會是誰?]海藍在奇怪的想着,但更奇怪的是,那不由自己的感覺,竟無端在心裏,緩緩地泛起。

       [安海藍啊,妳不要這般不能自拔!]她用力搖了搖頭,像要把那感覺完全搖走。

       門鈴聲又再響起,而且這次,更是連續不斷地鳴響,似乎按門鈴的人,有着極緊急的事。



       本來不想理會這按門聲的海藍,此刻亦無可奈何地,站起身並步向大門處。

       開了大門,她感到震盪,是因為......眼前一幅出乎意料的景象!

       在門外,正站立着一個很普通的人,在拿住一把很普通的雨傘,由於雨勢太大的關係,雨水不但在那傘子上淌流着,還在那人的褲腳處,弄濕了一大片。

       而那人的聲音,也普通得很,但他此刻開始所說的要求,卻令海藍,有一種無法拒絕的感動!

       那人期期艾艾說出第一個要求:[安......海藍......可否......今晚陪伴我?]

       那股不由自己的感覺,又猛烈地,在海藍的心頭上激盪!

       那人的聲音,開始有點鎮定,續說出第二個要求:[明天的記者招待會,妳可否一邊交待事情,一邊陪着我?]

       海藍感覺,有一股暖流,正從心窩裏,開始向上湧起。



       那人說出第三個要求時,竟變得激昂:[以後的日子,妳可否陪着我?和我一起去找尋懿喬,和我一起去面對所有喜與悲,無論是妳的,還是我的。]

       暖流,已到達了海藍的眼眶邊緣。

       那人掉低雨傘,突然衝前把海藍摟入懷中,更低哭起來,並在她耳邊泣訴最後的要求:[我好喜歡妳,我真的好喜歡妳,但妳可否准許我?准許我永遠惦念着芷妮,我不可以忘記她,真的不可以......]

       她終於明白,那晚的浩光,為何會有那冷漠的行徑,這心結,亦終於解開!

       海藍的眼睛,湧出了那暖流,同時擁抱住浩光,哭道:[傻瓜,你毋須要忘記你的妻子,毋須要的,只要你心裏,有我就可以了。]

       浩光向後挺一挺身,凝望着海藍,正想說話之際,她,已踮起腳,更向着他的嘴唇,吻了上去。

       光與藍,就這樣擁吻着,就這樣依偎着。




       第一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