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早前香討徵文比賽中,本人奪得冠軍的作品(原文有圖)。 曾有讀友留言,看此文如看一齣微電影,這言令筆者深感榮幸和感動,因本人追求的寫作境界,其中之一,就是希望讀者閱讀時,如在觀賞電影、漫畫等,能夠從文字中,看到一幅幅的畫面,從而投入故事裡。



       好奇怪......離開律師樓後,慧妍自自然然地,就來到這間經常光顧的酒吧門前。

       抬頭望一望天空......
 
       她想到,自己從沒試過,在這種陽光燦爛的天氣下,會獨自一人去酒吧買醉......

       放下頭,略吸口氣,慧妍便推開酒吧大門,就彷彿是,看不到掛在門前那塊暫停營業的牌子。

       走進昏暗的酒吧内,她聽到一把很溫柔的男人聲,在說:[小姐,不好意思,我們還未到營業時間。]



       [我知道,所以我才入來。]慧妍瞧着發聲的男人解釋。

       男人凝視了她片刻後,便道:[馬太,隨便坐。]

       慧妍報了一個感謝的微笑,接着選了吧檯方向行去。

       男人從容不迫於酒架上,拿下了一瓶威士忌。如留意看,會見到瓶身貼有一張紙條,上面寫着“馬氏夫婦,二零一七年五月”這幾個字。

       [老闆,不須要冰。]男人放低酒支和酒杯後,聽到了客人這樣吩咐。



       沒有音樂襯托下,沉靜的空間,顯得短促的斟酒聲,特別響亮。

       慧妍拎起酒杯,一大口把威士忌乾盡!

       回想......自己在床上,可以像狗般趴伏,任由老公以外的男人......對自己的性高潮,予取予攜......
 
       放低杯,她淡然說:[再來。]

       [馬先生會來接妳嗎?]雖然是光天白日,但一個買醉後的漂亮太太,老闆還是擔心的。



       盯住流進杯內的麥黃色歡伯,慧妍想起,那令人出軌的溫暖摟抱、和熾烈唇吻......
 
       [他不會來的。]她再一次清空了酒杯,接着彷似自嘲回應:[因為我飢渴,所以他剛剛和我離婚了。]

       [因為......]老闆試探問:[妳酗酒?]

       [不是......]慧妍把指頭輕拍杯邊,示意他再添酒,並答:[是因為......我性飢渴。]

       受過多年酒保工作的磨練,老闆很平靜的斟下酒。雖然眼尾在偷瞄着這太太的乳溝......

       嗯......性飢渴......她被抽插時,會是這個模樣嗎......
 
       [想聽故事嗎?]慧妍像看穿老闆的性幻想,拿起酒杯,又一飲而盡,然後繼續說:[應該有三年,我們也沒有性行為......]

       老闆知道,被消融掉的三份威士忌,正在這剛回復單身的太太體內,開始發酵。



       [啊!不是......]慧妍將上身,挨前緊貼着吧檯,糾正道:[我不知道他在外面有沒有召妓,所以正確來說,是他沒有和我做愛,已有三年了。]

       掃視着因擠壓而展露更多的乳房,老闆在自我掩飾這行為、又帶點不軌企圖的想法,主動地替慧妍添下第四杯酒。

       慧妍沒有即時喝下,只在自顧自說:[直至他弟弟出獄,來了我們家裡居住,我才重新開始,享受性愛的歡愉......]

       這一下意想不到的突擊,終令老闆鎮定不了,脫口而出:[啊?竟然這麼刺激?]

       同時腦裡更飛快閃出,眼前這美女與小叔做愛的畫面......
 
       會是摟住小叔,主動坐在他胯上,一邊以蜜穴夾緊那陰莖在扭動、一邊享受小叔銷魂的舔吻......
 
       還是,她喜歡跪着,被小叔從後猛烈抽插......



       慧妍一口氣喝掉杯中的威士忌,然後說:[是!那天在家裡、在睡床上,被小叔強姦,我竟然感到很刺激、很興奮......]

       心懷不軌的老闆,沒有再添酒。因為他怕她會醉昏,而聽不到這個淫亂的故事。

       [那天,只是他進駐家裡的第二天。]滿臉緋紅的慧妍,在呆滯地凝望,檯面上的空酒杯,自言自語:[他把我拉入睡房,推倒落床上,然後強行扯脫我的衣服......]

       她略仰首,以半醉的眼神望着老闆,繼續說:[但他不粗暴。當上衣拉高到我手腕時,他卻按緊不脫,跟住用另一隻手,去撫摸我,又同時,不斷的吻吮我......]

       老闆對視上這迷離的目光,腦海已浮現出,她口中的情景......
 
       [太久沒被男人刺激,瞬間,我就慾火焚身......]慧妍忽然伸出舌尖,舐了上唇一下,再道:[飢渴難耐了。]

       老闆吞下口水。此刻,他也感覺陣陣的飢渴,正從膨脹的前褲襠裡,散發而出。

       慧妍繼續她的故事:[然後,他將我反轉,解開胸圍扣,又不斷在我的背脊上吻舔,還把手抱前,揉搓我的乳房......]



       荒淫的畫面,又於老闆的大腦中,清晰出現......
 
      [給我斟酒......]吩咐過後,慧妍把手肘靠上檯面,托住下巴,說:[相比哥哥,他的技巧可謂超乎想像,特別是在我乳暈上打圈的舌尖,令我敏感的乳頭,又脹又硬。]

      會是這樣嗎?
 
      宛如回到初做酒保時,老闆在自己的幻想影響下,竟令倒落中的威士忌,碰到杯邊而濺出。

      [呀!對不起!]老闆大驚失色,立時放低酒支,連聲道歉。

      [毋須道歉......]慧妍把酒杯遞向他,笑道:[就罰你喝了這杯!]

      通常客人的要求,只要不過份,老闆也會應允。只是今次有點特別,他接過了酒杯,有意無意間,轉動了杯子,並以自己的慾念推動,在那有淺口紅印的杯邊,開始品嘗......



       慧妍目睹他的舉動,不知是不介意,還是沒為意,只在繼續故事:[開始時,我是有抵抗的......]

       驀然之間,她憶起當時的情況......
 
       [被脫下内褲時......]慧妍的語氣,有些些哀愁:[我用盡氣力在夾緊雙腿,又放盡喉嚨懇求他放過我,但沒有用,而且......]

       說到這裡,她的思想又跳到另一個畫面......
 
       她的聲音,變得有點喜悅:[當雙腿被撐開後,他開始舔舐我的陰部......他的舌頭,好柔軟,尤其滑到陰蒂時,那蹭來蹭去的動作,令我很癢,好像有陣陣的酥麻感,在被舔的地方,向外膨脹擴散......]

       頓了一頓,她望向老闆,竟然問:[想不想和我直接接吻?]

       跟着,她自信地闔上眼,仰起頭。

       而整個思緒,則被自己最喜歡的深蹲性交姿勢,滿滿充斥住......
 
       作為一個酒保,當然要儘量滿足客人的要求;況且,對於此刻已精蟲上腦的老闆來說,這簡直是如魚得水的賞賜......

       所以,他毫不猶豫,就直接向那兩片微噘的紅唇,狠吻下去......

       還顫顫巍巍地,從那低深的領口處,把手竄入,去搓弄柔腴的乳房。

       片刻後,兩根糾纏的舌頭分開,在四目交投下,黏連兩唇間那絲唾液,因慧妍開腔而折斷:[想佔有我嗎?]

       老闆沒有答話,因那揉捏乳頭的指尖,已作出了回應。

       [啊......]慧妍又再閉眼,呻吟說:[這世上......只有我老公......不想佔有我......]

       雖然感受到她這句話的淒涼,但天性是要狩獵的男人,又怎會放過眼前這主動獻身的女人?

       沒有多餘的說話,老闆已在美麗獵物的耳珠上,開始吮吸,接着,是沿頸側吻落......而在搓揉軟肉的手,更乘勢以手背,把罩帶連上衣,從肩膊處壓落。

       在自我放縱的慧妍,一邊在回憶與小叔做愛的愉快......
 
       一邊喘吟說:[他從後插入,我那處因被舔舐,而仍在高潮中的陰道。一下一下地,時淺時深在進退,啊......那種久違了的充實感,令我很滿足,我真的好興奮......]

       沒有留心聽這些經歷,此時的老闆,已解開了慧妍背後的罩扣,然後慢慢把上衣拉高,令得她自然地把手舉起過頭......

       當衣衫剛越過慧妍的鼻樑時,老闆驟然握合已過頭的衫底且停定,接着抓起那瓶威士忌,灌了一口在自己的嘴巴內,隨即向她的紅唇吻去......

       從半透的質料望出去,慧妍隱約目見他的舉動。而享受着威士忌有一些流入自己的喉管內、有一些從唇邊溢出的同時,她又憶起第一次被強姦,小叔發射精液前的衝刺......
 
       老闆的嘴巴剛離開,她已忍不住道:[你知嘛,原來躺直,曲起腿被抽插,感受子宮被不斷猛烈撞擊,聽着因衝碰而飛濺的水聲,是十分興奮啊......]

       這時,老闆已脫掉了她的上衣和乳罩,並聽到她仍在說:[啊......那快感,令我有靈魂升天的感覺......]

       老闆盯着那對豐滿乳房,大膽地問:[妳的小叔,最後有內射嗎?]

       醉熏熏的慧妍,努力回想當時的畫面......
 
       [唔......]她抓住老闆的手,按到自己的胸前,回答:[沒有,他射了在這處。]

       老闆情不自禁又再撫摸這乳房,並暗暗決定,今天要內射這性飢渴的太太......啊,不......應是回復單身的小姐......

       倏然,傳來大門被推開的聲響......

       [不好意思,我姓馬,想取走我那支存酒......]是一個男人在說話。

       慧妍猛然乍醒。雖然是背對住,但她永遠忘不了這把聲音......剛剛在律師樓簽紙離婚、這世上唯一不想佔有自己的男人......

       [哎吔!對不起,我下次才來拿走!]男人可能因看見展示滑背的女人,所以立即轉身離開。

       當酒吧重回了昏暗,老闆隨即望向慧妍,打算繼續剛開始的挑逗,卻不禁愣住了......

       他看到,她在流淚不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