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將上述兩篇手稿交給男孩,他將手稿捧在手上端詳了一遍,然後問:「那個,內容可以寫得詳盡一點嗎?」

筆者倒吸了一口氣,勉強地擠出一個微笑,一邊伸手把手稿奪回:「要不由你親自來寫好了。」

男孩噤聲半响,嘆了口氣,才說:「你知道這種事情我辦不來。」

「所以才會找上我這種不帶半點情感的人代你執筆對罷?」

男孩如同一個失措的小孩垂首不語。



「好了,我這張嘴講起話來總不留情面,看在十多年朋友份上不要生氣。」

「拜託你了。」

筆者再次擠出一個勉強的微笑。

「想清楚了嗎?真的要將這些素材交付在我手上?」

男孩嚥了口涎,然後點一下頭。



「那麼請你給我瞧瞧那個女孩的樣子,因為沒有讀者會願意看一個連女主角長怎麼樣都不知道的故事。」

「她長得沒甚麼特別......卻又很特別。」

「還是由你親自執筆好了。」

男孩二話不說從錢包掏出一幀照片交給筆者。

該怎麼說呢?



真的沒甚麼特別。

「你來形容一下這個女孩罷。」

「她是個長得很嬌小的女孩。她的臉是一顆倒置的雞蛋,兩抹淡眉下嵌著兩顆亮晶晶的黑曜石,眼眶中彷彿藏了整個世界,卻又能從裡面透出整個世界的光茫,她左邊眼梢有一道綠豆般大小的疤痕,這疤痕反倒點綴了那兩顆閃耀奪目的黑曜石。兩眉之間的鼻子宛如一顆長方形的棉花糖,笑起來兩頰鼓著像極了兩個紅蘋果,上揚的兩邊嘴角使她的小嘴如同一彎迷人的新月......」

「明白了,一張臉、一雙眼眉一雙眼、一個鼻子一張嘴,還有一道疤痕。」筆者遞給男孩一張紙巾。

至於那個男孩,一張大臉上放著一個大鼻子和一張嘴,還有一雙細小的眼睛。頭上長著不及肩的長髮,架著一副黑框大眼鏡,裝出一副滿腹經綸的樣子。

簡而言之───很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