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床沿的女孩忽然翻過身來騎在男孩身上,定睛凝視著男孩雙眼。

「你想清楚了嗎?」男孩問。

女孩頜首。

可是男孩還未想清楚。

他看著那道從窗外探進來的陽光,指望著陽光可以告訴他該怎麼選擇。



不過光線僅是照亮了猶豫不決的他,並沒有給他任何指引。

男孩失笑一下,然後將焦點放回女孩身上。

女孩知道他拿不定主意,於是伸手把他那搖擺不定的心握在手裡。

她想要將他的心放進自己身體裡面,讓他的心成為身體的一部分,讓他倆可以結合成為一體。

「你不是說過想很要嗎?」她湊到男孩耳畔輕輕呼氣,教他不由得嬌喘著顫了一下。



男孩忽然反過身來把她壓在床上,緊緊地按著她的雙手。

就像一隻飢餓的狼抓到了一隻可愛的小松鼠。

他吻著她的脖子,他記得她說過喜歡他吻她的脖子。

他一直吻至她的鎖骨,在她身上貪婪地吸吮著。

一陣狂吻過後,男孩深深吸了口氣,然後坐直了身子。



他輕撫著女孩的臉,輕撫著她的秀髮,微笑著說:「傻瓜,快把衣服穿上罷。」

甚麼?

女孩臉上流露著悵然若失的感覺,這種感覺猶如父親答應女孩帶她到主題公園卻失約那樣。

一切都成了泡影。

「你會後悔的。」女孩說。

「是嗎?」

男孩知道他會後悔,但他更清楚要是與女孩發生了那種事,女孩會跟他一樣後悔,甚至比他更後悔。

還是讓自己後悔算了。



「敢說不敢做的膽小鬼。」

女孩把目光別到一旁的被單上,從窗外窺進來的陽光彷彿在譏笑她,也在譏笑男孩。

的確如此,還真是個柔弱不堪的膽小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