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相信每個人細個都曾經幻想過自己廿幾歲係點,而年少無知、天真爛漫既少年總會偏向相信自己係天資聰穎,獨一無二,前方等緊我地既必定係精彩傳奇的黃金十年,就算唔係維護世界和平,化解核彈危機或者解決糧食問題,至少都可以成為一個發火發熱、貢獻社群、受人注目既有為青年。
可惜,轉眼間三字頭都逼在眉節,生活卻有如星爺喺《功夫》入面幾經辛苦搵到火雲邪神,最後發現係一個底橫膠拖既呀叔一樣,你回首畢業後的數年,原來只係一個不外如是既打工仔,庸庸碌碌、渾渾噩噩返工放工咁過左大半,青春小鳥靜靜飛走,唔止世界,連廿幾歲都真的不像你預期。

踏入廿幾歲既最大震撼,係曾經以為自己可以青春不老,但某年某月某日某一下你會驚覺,原來生命只係不斷倒數,仲用緊升壓窩瘋狂加速。

明明中學六、七年、大學三、四年都過得異常漫長,每次諗起將來都覺得「三十歲?有排啦!」;但一出黎做野,喺返工放工括號N次方既無休止輪迴下,你會久唔久就想大叫「啲時間過得咁快既!」,三字頭由遙不可及到近在咫尺,成為即將要面對既現實 — 原來自己係會老。

西歷新年之後又到農曆,明明岩岩先定下「今年目標」,轉過頭已經聖誕。慢慢你會分唔清邊年打邊年,「幾時入呢間公司呢?」「Tiffany前年結婚架,唔係喎,定大前年呀…」可能係要記既事太多,又可能係生活已經平淡似水,當年讀書的多姿多采無以為繼,從前所期盼的五光十色、意氣風發卻沒有出現,依家只能靠Facebook memories,去丁返當日的年輕貌美同年少輕狂,這是你第一次怕老。

而人事除左變得好快,亦變得好快。講起Facebook,十年前覺得開左Facebook已經係潮流尖端,你點估到今日Facebook原來係「呀爸呀媽先用」,能夠咁快榮升父母,究竟應否欣慰?當你見到果條好hit既補習社片,條得烕既靚仔笑人用Facebook,你心中難免有煎佢兩巴既衝動,然而,你心知肚明,今日仲養緊蛙,聽日再post都俾人笑啦,生活、社會的節奏好比樓價和樂瞳身材爬升的速度,當你留意到已經太遲。



當有些事物光速般前進,有些人事卻不斷倒退 — 父母徐徐老去,身體記性轉差;曾經追/丁過既女今天不復當年勇;當日你覺得充滿威嚴、睿智的老師亦老態畢現,曾經的球星唔係即將退休都職業生涯晚年,個個由TBB轉睇泡菜劇聽泡菜歌,當你想繼續堅持那些由細陪到你大的廣東歌,你赫然發現佢地竟然出現係《流行經典五十年》,更震撼的是,連愛情動作片的女主角都已經係千禧BB。

跟手你會覺得從前的歌手才是明星,當年的歌曲才是音樂,舊時的電視電影永遠好睇啲。星期日的下午,你還會坐下來睇足成套《午間星期日影院》,對著那套睇左一千次既《家有囍事》和《嚦叶嚦咕新年財》發笑,「Shit..」,你終於留意到,自己開始變成小時候恥笑的父母親,這是你第二次怕變老。

仲係學生時銀根短缺,唯有期待長大後的夜夜笙歌。到終於有啲錢,又點估到自己由以前的千杯不醉,變成去食飯淨係想要杯暖水。當天打通宵牌、唱通宵K第二日仲可以飲早茶,依家一點鐘都嫌夜。偶爾一次朋友請飲飲到不省人事,頭痛左兩日發誓唔再飲(咁多)酒,你已經由抗拒變成接受自己不再年輕。

不斷劇變的世界加速你的老態,而返工既生活就會令你覺得乜都變哂。

十年前,你無諗過起身返工原來比起身返學痛苦十倍,亦無諗過每天起身都會check港鐵會否延誤和大市股價有否插水。唯獨不變的是每早喪屍般出門時也應承自己今晚要早睡早起,到晚上卻又不捨在床上僅餘的私人時間而狂碌電話。



身體變差了,易攰易病易眼瞓,到某次沖涼照鏡,明明瘦足廿年既你,竟然開始有肚腩,你崩潰之餘亦立志學人做Gym,這亦解釋了何而那麼多人由細到大無運動,到中年卻無端端開始跑步行山投奔大自然。除了身,還有心,你會感受到自己對很多事情、活動驟然失去興趣和熱情,所以除了運動,也會無離啦更搵野學,打鼓結他畫畫鋼管舞二胡乜都好,只希望在日日返工放工既迷霧裏,找到一點生活的變化。

慢慢你心裏有一千件事想完成,好告訢自己青春還在燃燒,生活仍可改變,但理想歸理想,得不到也等於妄想,工作疲累與生活壓力,已經讓你無法持之而行全力做好一件事,最後只能不了了之。所以每到新年,看到身邊人話要多愛自己身邊人,開心樂觀積極減肥學呢樣果樣,你慢慢明白,同香港既民主運動一樣,「口號黎既姐」。
身於香港異常的矛盾和壓逼,旅行成了你的終極娛樂,甚至是一種信仰。相信只要有旅行去,一切問題、煩惱、迷茫也能取之而去。年少時的旅行,盤川所限只能窮遊,沒有物質的享受,過程辛苦卻難忘,那時你下定心日後賺到錢,必定要重遊那些曾經走馬看花或甚至無錢踏足之地。今天錢真的搵多了,但估錯的是無論時間、假期、精神也只容許你趕頭趕命早機去晚機返,曾經幻想的「一個月漫遊東歐」已經不切實際,能夠偶爾「東京四日三夜」已算不錯,但中間仲要不斷諗買咩手信返公同覆老細同事Whatsapp。在Facebook IG 瘋狂分享刺身海膽和帶子,成為你一張引以自豪的成績單,整年的快樂建基於離家出走,你分不清應該高興還是失落。

廿幾歲的第三個震撼,係你終有一日要接受,自己不是太出色和優秀,甚至比7仔更普遍。

曾經你憧憬自己即使不能穿梭於中環金鐘,面對無敵海景,生活閃爍得讓人眩目,也至少是一個飽讀詩書既知識份子,可以盡一己所長,在喜歡的工作中追求卓越。唯獨今日和卓越最接近的一刻,是偶爾到卓悅買落妝水。幸運兒還可以戴個MT光環,卻打份普通得從未想像過會做的19工,不幸的甚至只能在中型公司做個「Executive」。最初你難以接受,深信是懷才不遇,千里馬總會遇上伯樂,但隨著年華逝去,你逐漸醒覺,原來並非「不遇」,而是根本「無才」。



看見公司的Fresh Grad新人,你笑他們戇下戇下的同時,也十分懷念自己的衝勁,你接受唔到自己已經唔再「新」,但身體卻非常適應公司甚至社會的一切規則 — 不太大癲大肺、情緒沒有起伏波動,失去主動幫助別人的心,每天上班下班沒有特別感受,返工笑臉迎人,放工木無表情,漸漸竟然成為曾經所討厭的人。

而人工成更加成為了你意想不到的重大考驗,曾經你覺得搵萬幾兩萬蚊都好多好夠洗,大個先發覺搵得愈多,洗得仲多,錢儲極都唔夠,每個月一出糧又交咭數,交完咭數又好似無出過糧,然後又要碌咭。若然廿到尾仲搵緊一字尾二字頭,其實真係唔知點講出口,你會懷疑讀左咁多書究竟為乜?但你見到報紙話香港廿幾萬人住劏房,當中有5000個係行政人員,自己能夠成為全港三份一既公屋戶其實已經OK。你親身領匯緊香港愈趨誇張既貧富懸殊,同埋缺乏上流空間,寧願經濟冧樓價跌都唔想市道好,因為你知道就算經濟幾蓬勃,都係「從來沒我份 犧牲當做例行」。

到你捱到慘過做狗加人工,以為錢搵多了就會更開心,生活卻無隨之變得更快樂。責任重左,要兼顧、計劃既事多左,父母、愛情、前途,樣樣都逼在眉節,刻板生活卻又不斷重覆,明明每天安坐Office,放工放假都攰到唔想出街,如果真係住得遠,返工放工兩程車,已經夠你情緒跌入黑洞,返到去乜都唔想煩唔想做唔想理。

除左人工,唔知自己「做緊乜」同「想做乜」先係更加濕滯。可能你已經轉左幾次工,但好似無一份真係好鐘意,你開始明白唔係無鐘意既工,實情原來你根本唔鐘意返工,只係愈黎愈著緊人工同埋幾點收工。當你仍然毫無方向,前途和收入沒有多大晉升希望,你竟然開始去考從來無諗過做既政府工,當然,唔係話考就考到。
 
偶爾回看Facebook Memories,想起讀書時的夢想,又或者受左太多氣,都有祼辭、再讀書、Working Holiday既衝動,但一諗起無收入、無家用俾,你既遐想就瞬間消逝。

因為你諗起你爹娘,佢地可能就退休,甚至已經無收入。偶爾凝望好耐無細心留意的雙親,會發現他們多了很多的皺紋和白頭髮,你記得自己曾經好唔鐘意屋企,喺Facebook打過「點解要生我」,諗過廿幾歲一定要搬出去,到今日明白原來已經唔知可以對多幾耐,仲有幾多餐可以同父母食,吃到他們親手煮的餸,你的眼眶有點紅,這刻你終於成熟,但同時伴隨既係傷感 — 好想俾更好既生活佢地,但你有心無力。

呢個時候,你想搵人傾下心事,抒發下平日視而不見既鬱結。但望住contact list,大部份朋友已經變成「好耐無見啦」「幾時出黎呀」「好呀」之後對話就會停止。你估唔到曾經一星期打四日波既好兄弟,出五次街既好姊妹,都一一失散,你甚至連咩原因無再見面都諗唔起,係你約左佢19幾次佢都唔覆甩底,定發左佢脾氣,還是各自有新朋友?

那些曾經一日一千幾百條message既Whatsapp group亦不再活躍,當年Grad Trip後約定的旅行,你知已經無可能,就算係平日普通食個飯,都可能要搞兩三個月,仲要OT遲到,然後閒話家常同做啲基本update就要趕住走第日返工,珍貴既星期五六日亦未必排到你。慢慢去到一個境地,新相識不太熟,舊友又找不回,真正keep到的好友屈指可數,有愈黎愈多去飲先見到既朋友,其餘的只能在IG Facebook看到他們的近況,還有充斥著海量既長輩圖。



當年可以講通宵電話,今日即使徹夜難眠,想搵人吹下水,打算WhatsApp某人,但諗起寒喧幾句之後都唔知點收尾,又或者只會收到「下,你過得好好啦咁都唔開心?」,你寧願繼續上IG、高登。最後,你會發現一個人都可以好好生活,習慣很多事只能自己解決。

但諗係咁諗,望到快要到來既三十歲,你有啲怕獨自面對,想起自己曾經昐望的真命天子的模樣,曾立志要幾歲結婚,婚後生活多麼甜蜜動人。奈何情路崎嶇既,繼上次分手後,已經2年無拍拖,曾經笑人用交友App,估唔到今日自己都想用。堅持的擇偶條件竟然變得愈黎愈少,或者男性比較專一,仍然只睇外表,但女既已經轉移重視人工、事業,「做政府喎」、「有車有樓!」,或者真係要搵到岩條件既唔難,但心跳的感覺已經一去不返。

而有拖拍既,幸運既可以早日行禮,唔好彩既仲要為首期操心。而喺等待成為樓奴既途中,更加可能出現比力威更嚴重既掙扎 — 已經要討論成親,卻懷疑到底呢個是咪真的可以付託終生,同時又怕關係有變,適心栽種全力貫注既感情付諸東流,呢個年紀分手又要重頭黎過。算真係買到樓,結到婚,今時今日既香港,生仔與否已經係一條會考級數既選擇題。

我們被逼成熟,但未來得及成長,便已經老去。做仔做女既時候總係「相信」、「以為」,到今日最多既係「竟然」、「原來」。「還記得有多久未好好哭過嗎」,聽周國腎的《Children Song》,第一句已經入心入肺。

雖然估唔到既事十件有九樣衰,但認清現實既殘酷先更能夠勇敢向前,好彩今日廿幾歲既我地,係睇日漫日劇、聽勵志歌長大,熾偉用四集輸左二比零,仍然會講「比賽依家先開始呀!」;就算好似三井壽咁崩潰,安西教練都話,「以家放棄既話,比賽就結束了」,我地都深信日後盡量別教今天的淚白流,誰都辛酸過,那個沒有?

呢排身邊好多好多朋友迷茫失落,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唔知前面會係乜,但同十歲估唔到廿幾歲係點一樣,一路走來,繼續前行,總會捱過。2018過左兩個月,提提大家返屋企同爹娘食飯,珍惜果幾個僅餘下來搵你唔係買基金保險既朋友,把握時間行山跑步轉工學野,有另一半既,多謝佢一路走來仍然不離不棄。

原來,呢篇文打左14個原來。
原來,廿幾歲真的不像你預期,但只要一息尚存,始終可以重新做起,只要你仍未放棄。


 
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