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細細個娘親教落,世界上無人有必要對你好。好多時無事無幹,人對身邊既事物都可以唔睇唔理唔志在 — whatsapp可以唔覆,飛機可以任放,返工可以黑臉,一句忙就話唔能夠理你。
 
但人愈大,體會就愈深。若然你開始談婚論嫁,你就會發現做過既所有野總有一日無所盾形,咭數一筆清。

當你決定擺酒,要諗請邊個唔請邊個開始,就會驚覺呢件事難搞過關愛座。正常黎講,無論小學中學大學定做野,點都有幾堆舊同學、舊同事,佢地每個喺你心目中都有唔同位置,最怕唔係唔鐘意無野傾甚至好憎佢果堆,反而係果炸識識地又唔算熟既朋友,「派or not to派,that is the question」。你會即時回想同每個人既過去種種,做過乜講過乜,擔心當天的有負於他會換來「咁都好意思請我?!唔係呱!」;然而你小心翼翼,將賓客名單縮到精雕細琢,又可能會忘掉了那些自作多情、滿心期待的某君,黯然神傷,從此心有芥蒂。

呢個時候,如果你無乜朋友,或者可以免卻不少煩惱。然而你屈指一算,發現連兄弟姊妹伴郎伴娘都唔夠腳,你嘗試用一句老生常談安慰自己,「朋友唔洗多,最緊要真心有幾個」,但如果最後只能夠搵失散多年既part time同事呀強、讀過一個course已經唔係好認得既pro mate Christine,或者喺街場打過幾場波既波友Peter,你能否壓下那份霎時的唏噓?

「我好多朋友架!」咁我真係恭喜你呀!簽左個洪欣咁蠢…(Sorry打錯) ,但即使你好多老友其實都暗藏殺機。除非你姓梁或者姓張,唔係如果有廿幾三十個兄弟或者姊妹團,啲人好容易以為中共高層落區探訪。實情兄弟姊妹每邊頂盡十個八個,當你真係有咁多結義金蘭或者沙煲兄弟,你又如何是好?眼見佢地全部一早滿心期待,連你男朋友都未有,就諗定伴娘裙既顏色,玩新郎有咩變態game,夜晚感動到要攬住你喊,但最後發現自己竟然只係一個普通賓客,輕則心有不甘,重則醉倒爆喊「我真係以為...你會搵我做伴娘架…嗚嗚嗚…」唔講,以為佢係你個ex...



當然你可以話「我旅行結婚喎」、「我唔擺酒呀」、「我唔請朋友架」甚至「我唔會受世俗眼光束縛,唔諗住結婚囉」,咁以上既事好似都與你何干。耐何結婚擺酒同特首選舉一樣,主角唔係你,但都可以關你事 — 去到咁上下年紀,就算你唔結,都無可避免要去飲、幫手做兄弟/姊妹甚至伴郎伴娘,問題就出現啦。

如果結婚係你老死,你就有機會成為上文果個 「我以為...」,希望身負重任,結果卻是「做兄弟無我份!?」鐘意既女仔唔約你都可以主動約佢,人地無叫你去唔通你去問人「點解唔搵我做兄弟呀?」當意識到人揀我、我揀人,突然全部都不揀我,你先體會到原來除左愛情,連友情都有得做兵。

除左身份角色,邊個請你都好重要。例行公事黎講,「嗌唔出名既親戚」實在當之無愧,你地或者見過,但你永遠唔知同你有咩關係,不過你無得揀,親戚同例湯一樣,整定既,你果晚唔出現,你呀媽唔會再俾你喺屋企出現;但如果係你好L憎既HR呀姐,畢業後都無乜兩句既舊同學,甚至一啲淨係叫得出英文名既Facebook 朋友,你對他們的邀請簡直受寵若驚,唔到派帖你都唔發現你對他們如斯重要。

而若然婚宴上有唔想見到既人,又或者全場淨係識新郎/新娘,而酒店路程猶如新界東去新界西咁遠,基本上就會變成你同新人既友誼考驗。

除了以上種種,更甚者有人能夠將結婚此等人生大事,等到早幾日先通知你,「喂我後日結婚呀,你黎唔黎呀」,縱然你擔心自己係後補攞黎攝空位,但你更希望她是負責西九故宮的保密工作,因為職業病關係到最後一刻才告之此等喜訊;不過更誇張還是與你失散十年,一見佢就叫你做兄弟姊妹甚至伴郎伴娘,你驚訝非常,即使最後無奈應承,卻發現完事後他有如坐上時光機,又成為拜託你前的失蹤人口,對你不瞅不睬,你開始懷疑究竟佢係擺酒定選特首,參選時就「一枝筆一張櫈」,贏左就「係咪當選左就唔會再答記者問題架啦」,你知道那晚只能貧貧能能吃掉的那半碗不是干燒伊面,是空虛。



以上每個時刻,成為你重新審視自己與他人的機會,可能會想起當天他free ride過的project,公司推缷過的責任,無應過既whatsapp同甩過既底,亦可能是與他通宵達旦、悲喜與共、共同進退的片段,不過真相,只會在大家心中。

而最慨嘆的還是曾經日見夜見的孖公仔,不知那時開始已沒法聚頭,是時間、工作、生存讓你倆失散,又或者磨擦讓大家漸行漸遠,唯獨到結婚這個人生關口,才想起對方的重要。耐何按進whatsapp,看見當天的無所不談,到某天對話漸漸變少,然後變成broadcast的「XX快樂」,最後失去聯絡。今天突兀的打了幾隻字,猶豫應否「發送」。

「非甚麼大仇,為何舊知已在最後變不到老友」Eason的歌讀書時候要黎唱,今日是用來明白。原來友情喺今日呢個急速既社會,可以異常脆弱。長大了才發現,相比課室的青䓤歲月,成人世界的友情複雜太多。

有人話結婚係兩個人既事,唔需要理會其他人點諗,自己開心就夠,但只要派得張帖,收得果份人情,其實亦都同時檢討緊你既友情。網絡新聞、內容農場成日話啲人因為人情搞到罵大交,但愈黎愈覺得,最麻煩唔係要付出幾多人情,而係量度真真正正既「人情」。

對人好未必有回報,對人差可能有著數,但到某個時機,你會體會到善惡到頭終有報,每個人心裏面都有個戶口,平時唔出聲,但總有一日要找數。一切待人接物,做過既事、講過既野,即使人地唔記得,但所產成既感覺,都會紀錄在簿,總有一日攞返出黎。



「誰也好,即使愛侶都,沒有必要待你好」連另一半都無保證,何況只係朋友?或者一生人,只希望有一班會真心為自己結婚高興,幾忙幾麻煩都好想出席,義無反顧咁幫手,好似仲興奮過我既朋友。

當然,前提係你要結到婚。

by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