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為找到一份薪酬不錯的工作,所以下定了獨居的決心,更在短暫的時間内,已覓得一所租金便宜,間隔頗寬敞的公寓。

       雖然位處郊野,而且也是一棟殘舊、只有三層樓數高度、每梯只得一伙的房屋,但我就是喜歡這種與世隔絕的靜和僻。

       此刻,住在最高點的我,正站在窗前,享受着因陽光照射所帶來的和暖,並悠悠伸了一個大懶腰,唔......這感覺,才是真正的自由!

       人生第一次脫離父親的懷抱,沒有不捨,只有一種無拘無束的喜悅,呵呵!似乎今晚是開少女派對的時候呢!

       [小姐......]剛想到邀請名單時,倏然一把粗豪男聲在喊叫,將我喚回神來。



       從窗口望下去,看見一個郵差大叔,正對住我的方向,在微微地揮着手。

       我有點愕然,不禁問:[郵差先生,你找我嗎?]

       那郵差笑着反問:[小姐,妳是二樓的住客嗎?]

       我點了點頭作回應。

       [這裡沒有信箱......]郵差大叔續說:[有封信是寄到妳現居的住所,勞煩妳自己或派人落來收信!]



       奇怪,昨天才搬進來,怎麼會有人寄信給我?

       而且,這裡真的沒有信箱嗎?我不太肯定......

       盯着那個郵差,驀地間,竟泛起害怕的感覺......

       [哎唷!小姐......]郵差大叔冷笑了一聲,道:[妳不是怕了我嘛?這裡有道大閘呀!妳下來閘口處,我在閘門外交給妳,動不到妳一分一毫的......]

       想起了,這裡的確是有扇鎖住的閘門......



       我尷尬地笑道:[不好意思,我現在下來......]

       這片過份小心的心思,令我感到有點汗顏......

       作為一位獨立自主的女性,怎可以連一個郵差大叔也懼怕!

       為了以行動証明這一點,我立即頭也不回走出寓所,迅速得如一隻奔跑的花鹿,不到半秒的時間,已飛也似的越過那數層梯級,到達閘門處......

       然而,我大感奇怪!

       閘門外,竟見不到那個郵差大叔,但有一封信,正夾在大閘那左右兩扇門、之間的縫隙中,並被已鎖入鎖芯的簧片承托着......

       我拿起那封信,封口沒有黏合,上面也沒有郵票貼着,只寫有四個字......

       茍先生收。



       怎麼了?沒有地址寫上,又如何肯定是寄給這裡......

       而且,我是姓關的,不是姓茍的,即是這封信,既不是給我,亦不會是給我父親。

       可是,心裏的悸動,還是莫名其妙地陡然而起......

       我的母親,正是姓苟,而在我十歲那年,她失蹤了......

       難道是給公公的?但他在媽媽失蹤後的第二年,便已過世......

       倏忽之間,竟無故想起,一個與我有相似遭遇的好朋友,最近,她還去了一間捉鬼公司工作......

       決定了,今晚的少女派對,就只是邀請她一個!



       想好後,我一邊梯級踱去、一邊拆開信件......

       雖然,我知道這行為不是太好,可是,心裏的好奇,實在按禁不住......

       當閱讀信裏的内容時,我不由得停下了步伐......

       這時候,眼淚,已不由自主的潸潸湧出......

       直覺告訴我,信的内容,是真實的!

       我哇然大哭,我淚崩了......

 
                                X                                 X



 
       [潔兒,不要哭啦......]佩敏遞了張紙巾給潔兒,憂心戚戚的說:[妳雙眼已哭腫了!]

       潔兒接過紙巾,一邊拭淚、一邊輕泣道:[剛才所述的,就是我今早,收到這封信的情形......那個郵差,我一定要找到他!]

       [其實這封信,可能是一個惡作劇。]佩敏盯住放在枱面上,剛讀完的那封信,以理性的角度說着。

       [那會如此巧......]潔兒的語氣,開始激動:[信裏寫着那個被虐待的女人,是姓茍的,而我媽媽,也是姓茍呀!她失蹤了,已有十多年啦......]

       還未說完,潔兒自己已忍不住,俯伏枱面上,放聲慟泣......

       今天,從收到那封信開始,至此刻,她已不知哭了多少遍。

       佩敏凝望着她,不自覺憶及自己的境況......



       相比起,潔兒總算還記得母親的一切、和所有生活軼事,而自己,莫道是姐夫,甚至乎是姐姐的模樣,竟全沒有印象,更沒有關於他們的資料和相片......

       只知道,他們已渺無音訊了......很多很多年......

       仍有的,只是他們的姓名,和那個感覺是姐夫的男人,正受了箭傷,並被追捕的夢境......

       最可悲,是父母於自己小時候,那逝去的情景,竟記憶猶新,彷如歷歷在目......

       自己......就像一個遺世孤兒啊!

       佩敏吞了淚水,提議:[潔兒,不如我搬來與妳同住,直至事情有了眉目,我才遷離......]

       堅強豁達,正正就是佩敏這些年來,修行而成的最厲害作風!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