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情緒,正於法龍心中湧起......

       在夜幕低垂下,有兩個外形獨特的男人,佇立在行人道上的欄杆旁,正討論着一件可大可小的事!

       [法龍哥,我沒有騙你......]其中一個戴住口罩的,正拿住手提電話,不斷地按着屏幕上的網上搜尋,並一邊說:[你現在已是網絡紅人,那段電車上的激情,已是全球點擊率的第一位!]

       [蛇仔明,我信你,毋須尋找啦!]看見蛇仔明如此認真,法龍的不安,已開始變成恐懼......

       [啐!]蛇仔明輕叫了一聲,道:[原來以你的名字,是找不到的,要用“口臭”兩個字,才能即時顯現出來。]



       口臭......法龍禁不住,狠狠地咬了手上的雞蛋仔一下......

       蛇仔明異常雀躍,把電話遞向法龍,更興奮笑說:[片題名字有兩個,這條叫做:口臭色魔意圖強姦,可幸大眼睛美女,以掌摑逃出虎口!]

       [哼!我怎會是色魔......]法龍一邊盯緊電話屏幕、一邊吞噬雞蛋仔,同時思想上,堅持否認。

       屏幕上所播放的,正是當日在電車上,他遭佩敏掌摑,更被痛斥為變態色魔的一幕情景......

       恐懼,已變成怨恨......



       法龍決意,必定要揪出,那把“唧”“唧”笑聲的主人!

       這時的蛇仔明,忽然把手放在口罩上,繼續道:[另一條片題是:口臭醜男求愛苦纏,可憐大眼睛美女,被迫掌摑拒愛。]

       怒不可遏,法龍一手抓開蛇仔明捂住口罩的手,大聲吼叫:[誰是醜男?]

       蛇仔明迅速地抬起另一隻手,並再捂住口罩,同時雙眼定定的注視法龍......

       答案,已呼之欲出!



       互相靜默地對視數秒後,法龍終於放開了蛇仔明的手,接着低下頭,跟住唯一可做的,就是將餘下的雞蛋仔,狼吞虎嚥地把它吃完!

       蛇仔明退後了三步,然後放下掩口罩的手,向他安慰:[法龍哥,其實你用不着這麼沮喪,因為有一個方法,可以證明你不是醜男。]

       法龍向前跨了一步,急問:[那個方法?]

       蛇仔明後退了一步,緩答:[這個嘛......只要那個大眼睛美女,成為你的親密女友,然後......]

       法龍吞了口水,大步跳前,雙手用力捉緊蛇仔明的肩膊,疾聲吼問:[快說,然後怎樣?]

       蛇仔明極速打側頭,屏住呼吸回答:[然後,你拍下你們的幸福片段,再放上網絡,自然可以粉碎那些不盡不實的“報導”......]

       的確,這實在是一個十全十美的方法!

       然而,這方法......還是有一個缺口點......



       突然,法龍的手提電話,響了一聲。

       他單手從褲袋裏,拿出電話,然後一看......

[很掛念你,很想今晚與你共處一室,不要等明天,現在立即入來吧!]

       這......這是大眼睛美女助手,傳來的訊息啊!

       共處一室......法龍感覺,那缺口點,已消失了......

       所謂兵貴神速,他已即時決定了一個主意......

       法龍那本已放開的手,又再捉緊了蛇仔明,更挨近至他面前,並命令:[蛇仔明,陪我走一趟。]



       [法龍哥......]慘被捉緊的蛇仔明,只得儘量向後彎,並顫聲推辭:[我還要開工,不能陪你......]

       [怎麼了?你轉了其他行業嗎?]法龍發出好奇的疑問。

       蛇仔明搖了搖頭,答:[仍然是計程車司機。]

       [啐,你真是......]法龍一臉不滿,道:[就是要你駕駛計程車,載我去一處地方呀!]

       蛇仔明大駭,驚問:[吓?要去那處?]

       [一處又遠又僻,沒人騷擾的地方......]法龍臉上泛起幸福的笑容,柔聲道:[來,上車再說!]

       蛇仔明......此刻,是欲哭無淚......

 


                                    X                           X

 
       因烹煎而散發的肉香,正由廚房裡蔓延出來,並洋溢在整個大廳中。

       單是這股香氣,已知烹調的人,是個一等一的廚藝好手!

       可是,在大廳中坐着的兩位客人,並沒有品嘗美食的心情......

       [佩敏......]潔兒壓低了聲線,說:[妳先走吧!若明天聯絡不到我,妳便報警。]

       佩敏搖了搖頭,輕聲問:[為何現在不報警?]

       潔兒抓着佩敏的手,顫聲解釋:[我要知道媽媽的下落,若現在通知了警方,他肯定甚麼也不會說......]



       佩敏亦捉緊她的手,憂心忡忡:[潔兒......]

       潔兒苦笑了一下,眼眶泛起了淚光,說:[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好!]佩敏縮開了,抓着潔兒手背上的手,並道:[妳先放開我。]

       潔兒慢慢地放開手,感覺害怕又失落,不安的問:[妳走嗎?]

       [放心,我不會離開!]佩敏直起身,挺一挺胸,道:[不過,坐以待斃,並不是我的作風!]

       潔兒看見她倏然轉身,不由得脫口問:[佩敏,妳想幹麽?]

       佩敏回頭,向潔兒作了一個小聲的手勢,然後開始她的東搜西羅。

       她要搜尋,待會兒如發生危險時,能夠自衛反擊的武器!

       [屋内的東西,真是少得可憐!]佩敏張望周圍後,不禁嘀咕起來。

       其實,在剛才入屋坐定的時候,她已快捷地環顧了大廳一遍------只有一張枱、數張椅、和相較起來,算是十分突出的一座鋼琴......

       還有的是,在天花板的角落,那織結着的數個蜘蛛網。

       與現在仔細察視後,竟然,是毫無分別!

       除了,發現鋼琴上,在擺放着一個相架,並有一張照片,被相框包圍住......

       是一男一女,和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應是一張一家三口的相片。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