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啊......]郵差大叔瞪大眼睛,迫視着剛行至面前的鬚渣男,然而笑容卻是滿臉:[這處今晚有祭典,閒人免進,回頭吧!]

       法龍默默無語,只是木無表情仰視着,於郵差大叔身後,那彷由無數幅,在互相投射相同點,交疊而形成一大片的巨大圖海......

       一位一位的女性,正分別身處這片圖海裡,每位都是赤身露體,但因重疊的關係,故極難清晰知道,每人所屬的動靜行為,只可肯定的是,她們某位正被剝皮、某位正被切鋸、某位正被凌遲等等......等等......

       她們都是在被蹂躪虐殺!

       [她們......她們......]步履蹣跚來到法龍身旁的蛇仔明,當近望到這片煉獄時,更震驚得目定口呆。



       法龍彎起雙目,沉聲道:[她們都被縫合了眼和嘴!]

       縫......合了......好殘忍啊......

       看到這些、想到這處,那股武者氣魄,在蛇仔明心內,正不斷洶湧翻騰!

       [我......我要做甚麼?]蛇仔明一口一口的唾沫連續吞下,並震着聲音在問。

       [很簡單......]法龍指着郵差大叔的方向,說:[走過那條道路,去找小敏......]



       [甚麽?]蛇仔明圓睜環眼,驚訝道:[但那裡......有隻......有個郵差呀......]

       [緊隨我......]法龍又再向前踏步,並道:[待過了這些幻象後,你立刻去找尋小敏,記住,要第一時間!]

       蛇仔明仍然顫着聲,問:[那......你要幹甚麼?]

       法龍雙目,猝然精光四射,語氣堅定:[我要捉鬼!]

       [捉鬼?哈......哈哈......]郵差大叔猶如聽到一個大笑話,竟一邊捧腹仰天狂笑、一邊道:[原來你是捉鬼師傅......]



       猛然間,在“傅”字剛完音,幾乎是同一時間,郵差大叔竟疾衝到法龍的眼前......

       但他的雙腳,仍原地佇立......

       是拉長了整個身體,直達法龍的鼻尖前!

       然後猙獰笑問:[但我是神的使者,不是鬼,你要如何捉我呀?]

       蛇仔明已駭然失色,更顫慄至跌倒地上,牙關在劇烈打震,但眼睛,卻離不開這一人一鬼的對峙。

       他不明白,這個陳法龍,為何還可不動如山?

       何止,法龍更移首向前,不徐不疾的道:[你,我不懂捉。我捉的,是你身後那些可憐人......]

       在“人”字還未完音,郵差大叔忽然向後縮回,更捂住了鼻......



       並且同時說:[哼,總算你有自知之明!]

       法龍目睹此鬼這等動作,更感怒氣,狠狠地瞪着他,疾聲大喊:[你是要灰飛煙滅呀!]

       [灰飛煙滅?哈......哈哈......]郵差大叔似是又再聽到一個大笑話,這次還要笑出淚水,更在搖頭譏問:[我這群女畜,你也應付不了,又如何能夠把我灰飛煙滅?]

       [群?]法龍恥笑着,道:[還不是只有六個!]

       郵差大叔止住了笑意,臉容漸漸繃緊起來,並說:[唔......竟能看穿出來,似乎是有點道行......]

       法龍環手抱胸,臉露得意笑容,繼續嘲諷:[我還看得出,你生前是一個持強凌弱、欺善怕惡的卑劣小人!]

       勃然大怒,郵差大叔大吼一聲,雙手伸拉向前,並化成龐然巨掌,直對着法龍,從左右兩邊拍合......



       接着,是一下“碰”聲巨響!

       坐在地上的蛇仔明,已閉合雙眼,法龍的下場,他實在不忍、亦不想目見到......

       然而,法龍的聲音,竟悠然響起。

       蛇仔明不禁睜開眼睛......

       那雙巨掌,已縮了回去......

       [而且......]沒有變成肉醬的法龍,在悠悠自得的說:[你還是一個妄稱神的使者,實則是奉行魔鬼主義的撒旦之徒!]

       [你......你竟敢侮辱我對神的忠誠!]郵差大叔怒目圓瞪,雙眼像要噴出火焰,然而卻不知是不想還是不敢,竟沒有再恣意攻擊。

       蛇仔明呆瞪着法龍,大惑不解,問:[你......甚麼傷也沒有?]



       [蛇仔明啊......]法龍側首望向他,搖頭作答:[他是鬼,不是人呀!]

       蛇仔明依然一臉疑問:[我知......]

       [人,才可以奪人命、讓人傷......]法龍指住自己的顱旁,解釋着:[但鬼不能,它只可以影響意念,令你看見恐懼、聽到震慄,厲害的,也能讓你以為受傷,從而産生幻痛,或嚴重至嚇斃自己!]

       蛇仔明似懂非懂,不自覺囫圇地點了點頭,表示了明白的意思。

       [明白了就起來......]法龍舉步,同時道:[時間刻不容緩,你還要去找小敏!]

       就在蛇仔明直了身的時候,那郵差大叔忽然把雙手,分别向兩旁左右一伸,身後那大片圖海,立時被扯至各邊三幅......

       每一幅,都清清楚楚顯示,不同的赤裸女子,正各被不相同的工具固定着,而被迫保持住自己的獨有姿態。



       她們唯一相同的,就是眼口兩官,都被穿針引線!

       只見郵差大叔左手一拉,於最左邊的一幅圖畫,即時被扯了過來......

       當他一步踏進去......

       撕裂般的“唔”“唔”聲音,立即鳴起,雖是低呤,但那種穿入心窩的滲透,就連鬼哭神號,也不足以形容!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