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是極急切,更是充滿着懼怕的情感在內......

       潔兒沒有再細想,已第一時間,直衝入那房間裡......絕對不能錯過,她此時此刻的美麗表情啊......

       奔進房間後,潔兒沒有停下腳步,立即走到佩敏跟前,然後緊緊地注視她,並問:[妳怎麼了?]

       看見潔兒在緊盯不放的眼神,佩敏一陣羞澀難堪,立刻低下了頭,然後顫聲求道:[我......我已憋不住......求妳......]

       潔兒以充滿溫柔的聲線,說:[妳這樣低着頭說話,我聽不見啊,快點抬起頭來,再說吧!]



       說着的同時,已把視線向下移去......

       赫然,竟看到了......那滲漏出來的微微點滴!

       潔兒目不轉睛的盯住,心中不禁在想:[她已到達忍耐的極限......]

       這時,她又再聽見佩敏的哭求聲:[潔兒,求妳快說想看我......求妳......嗚......嗚嗚......]

       潔兒將視線回掃向上,看到那已仰高首,在淚流不止,又滿臉通紅的容貌,因為頰上受傷害而觸發的瘀青,把那正散發着令人想去愛惜的美,顯得更是強烈......



       然而更深刻動人的,是那又大又圓,在閃爍着楚楚可憐的迷人淚眸。

       潔兒感覺滿意,自然地點了點頭,在正要作聲答應之際,一把如旱雷的吼叫,猛地於房門處,横空乍起!

       [牲畜,妳好大膽!]這把雷鳴,夾雜住令人窒息的死亡壓迫感,直衝着佩敏暴打而去!

       就如一隻驚弓之鳥,佩敏全身抖震不止,引至鏈聲微盪不停......

       眼睛,更不受控的,直勾勾瞪着地上那堆金屬物......不要,千萬不要......



       發聲的惡鬼,已步過了潔兒的身旁,停在金屬物前。

       並且彎下身,拿起了地上其中的一把大剪刀......

       佩敏全身神經,立時崩斷,更大聲哭叫:[不要,我已經很聽話,我沒有排出來,嗚嗚......不要啊......]

       在旁的潔兒,鼓起膽氣,疾跳到佩敏身前,攔阻在兩人之間,面向着甘先生,叱喝:[甘同學,老師要你停手!]

       她知道,此刻的甘先生,已是兇狠毒辣的那個弟弟......

       [老師,這牲畜膽敢直呼妳的名字......]甘先生直瞪着潔兒,冷冷地道:[還擅自對妳作出觀看要求,若不受點教訓,她會忘記自己是一頭牲畜!]

       而手中的剪刀,更在虛空開合着。

       潔兒瞄了那剪刀一眼,不由自主吞下了口水,顫聲問:[你......你想要她受甚麼教訓?]



       猝然,甘先生大吼:[牲畜,至少要剪掉妳兩隻腳的大拇趾!]

       潔兒聞言,背脊立時滲出陣陣冷汗,更急如熱窩上的螞蟻,腦中不斷急轉:[快想辦法,雖然他不會傷害我,但一定不會對佩敏有任何憐香惜玉......]

       她瞧見慢慢步近的甘先生,思緒越趨慌亂:[不可以,絕不可以被他毀掉佩敏......]

       這時,背後傳來了佩敏的微弱哀求聲:[主人,求妳救我......救我......]

       就好像一隻小狗,躲在主人的身後悲鳴,冀望得到貼身的庇護......

       刹那間,潔兒有種全身酥軟的感覺,因那無上的極樂,已又再昇華,這刻,在充斥心頭的,是不能言喻的優越感,不僅是探索她、享用她,更大的感受,是已馴化了她......

       下一步,是要徹底征服她......只要,此刻能夠保護得了她,這種事,以後是絕對可以達到!



       當甘先生已是伸手之距,一步之遙時,驀然間,潔兒腦中閃出剛才走進房裡前,於大廳中的一幕,隨即疾呼:[甘同學,若你傷害她,老師以後也不會和你一起睡,而且,我永遠都會討厭你!]

       果然,甘先生戛然停下了步伐......

       潔兒嚥着口水,緊瞪住眼前的他,由於距離極近的關係,那譎詭莫測的表情、和變幻無定的眼神,每一轉換,也是看得一清二楚!

       本來猙獰的面目,瞬時和譪可親,轉間又臉容扭曲;本來凌厲的目光,剎那柔情似水,倏忽又散渙失神......

       到最後,甘先生提起了手,摸着光頭,笑說:[弟弟,這樣是不行啊!翦肢解體,這隻牲畜,又如何可以長期飼養下去?況且,她還未被徹底馴服,還有很多地方等待發掘呀!]

       接着,他拋下剪刀,然後望着潔兒,笑問:[潔兒,我說得對嘛?]

       鬆了口氣。幸好,他變回斯文有禮的那個......

       猶豫片刻後,潔兒臉上泛起微紅,低聲回應:[嗯。還有,她......是我的,以後,縱使要懲罰她,也得要經我允許......]



       甘先生一邊逕自越過潔兒、一邊笑說:[當然,妳才是她的主人嘛!]

       潔兒順着他的步伐,轉了身,看見他徐徐坐低在佩敏的旁邊......

       然後,一隻手繞過那彎高的左腳,並抓緊她後顱的髮絲。跟着,又把身體打側挨落,連着腿壓下去,直湊近佩敏臉龐至不能再近為止。

       佩敏不敢接觸他的目光,只是無目的盯着前方,而身體正不受控地在扭屹抖動。

       潔兒沒有阻止,亦沒有出聲,在好奇地等候,待會的表演,究竟佩敏會如何精彩地展示?

       真的是熱切期待......

       這時,甘先生用力把秀髮向後拉扯,令佩敏的頭顱,不由得向上仰起,然後吩咐:[牲畜,乖乖望着我!]



       不敢有半刻猶豫,佩敏顫巍巍看着他,眼神是充滿着惶恐不安......

       [牲畜,妳的視線不准離開我,否則......]甘先生以溫柔的聲調,微笑着說:[我不能保證,弟弟會不會向妳發飆,知道嗎?]

       佩敏立刻點頭回應。

       甘先生沒有好氣,大聲提醒:[聽住,以後每一次,妳都要發聲作答呀!]

       佩敏流出了淚水,顫聲應着:[知道,我知道......]

       甘先生滿意地點頭,然後轉看潔兒,掀起笑容:[潔兒,坐下來看,才清晰悅目啊!]

       潔兒雖有點尷尬,仍還是坐落佩敏的另一旁。

       甘先生向她教導:[學我這樣,壓着她的腿,挨近她......]

       身不由己似的,潔兒依樣葫蘆地照做......

       越壓越近,已嗅到她的體香,忽然,響起一把呻吟輕聲......

       [潔兒,妳壓得太低,弄痛她啦!]甘先生盯着潔兒,在搖頭笑說。

       潔兒滿面通紅,正想仰起身,卻被他那閒出來的左手按住,並聽到:[不用太著緊牲畜的感受,她能夠承受的壓力,是妳想像不到的。]

       甘先生轉望佩敏,左手亦轉為輕撫她臉龐,並讚道:[妳很乖,沒有將視線離開......]

       慢慢地,手向下逐寸滑落......

       有時,不作停留,輕輕越過;有時,頓足觀賞,漫步遊玩。直至,來到那濕潤之丘......

       這裡,是長駐逗留的好地方!

       凝視着甘先生,佩敏的眼神,已漸漸變得迷離不定......

       在這時候,她又感到,另一隻極柔軟的手,又開始了......

       由凌辱那刻開始,直至現在,除了曾經稍歇兩段片刻時間外,佩敏從沒停止被猥弄褻玩,因此,今次在這短促的光景中,仍帶着些興奮敏感的身心,已是不受控制,極速地,進入了啟動的狀態!

       加上,那憋耐已久的尿意,已是膨脹不已,一股被壓迫的快感,更令她,不自覺哼出低吟浪聲......

       而那左手,其中的兩指,又再一次,深入穴洞勘察,更不斷搜索......

       胴體不能受控挺曲向前,佩敏用以凝視甘先生的那雙大眼睛,已是半開半合,更彷彿抹上一膜半透水簾。

       快感,令她失去理智,更忘記了那可怕的規條......

       已不想去忍......

       然而這時候,注視着她的甘先生,好意提醒:[不能撒尿啊,否則,妳肯定會失去手或腳,更甚是眼睛呀!]

       宛如緊箍咒,直把佩敏從快樂境界中,箍醒過來!

       立即憶起那惡魔,太可怕,啊......不能撒......他正在眼前呀!

       可是,那兩指,仍在不斷來回挖弄,速度,更是越來越激烈......

       最難耐的,是那拇指,在丹田微下的位置上,一下一下地按壓,每按一下,力度便增重一分......

       佩敏很想搖頭示停,但又不能移離視線;很想出聲叫止,但又不敢作出懇切請求,終於,只有無意識不斷呼喚:[啊......甘先生......甘先生......]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