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妳喜歡聽 Band,
我喜歡妳,
因此我也學着喜歡 Band Sound。

我很羨慕妳,每天都像為音樂而活。每當發現好音樂,妳總急不及待要與人分享討論,
我有幸成為其中一人,但不是唯一。
閒時,妳愛逛HMV,愛在網上訂購 Band Tee,每星期總有一兩晚到旺角Band房夾Band,
Fri Night 通常會去看Band Show。

我則只是個悶旦,在寫字樓做着乏味枯燥的HR工作,看着一式一樣的面孔。



「我真係覺得佢地把聲勁正囉!」妳拿起Franz Ferdinand的CD嚷着。
「唔,都係既。」
「嘩。有無睇佢地岩岩出個場LIVE?」妳指了一下樂隊Blur。
「呃…無呀…」
「癲正!你真係要睇下。」
「哦。」

她跑到試聽區域前,戴上耳機。我則連忙拿出手機,把她剛才提過的唱片名字記下…
妳或許不知,從第一次與妳逛HMV至今,原來妳已經提過84張唱片,我都一一記下,然後回去搜尋查閱。


多得妳,原來我也聽了這麼多好音樂。暢遊Portishead, The Who,Rage against the machine,hum,
Travis, daft punk 的大世界,著地時,最喜歡的仍然是妳寫的歌。

妳喜歡寫社會上的不公平,寫民生,寫政治。

妳永遠都是很 ROCK 很熱血。

「喂,我下星期六有show呀!城大。」
「我知啦,一早響信和見到Poster。」



我喜歡見到妳出show時的樣子,在台板上的妳總是艷光四射,流露出的是熱血勵志電影內主角的不屈眼神。

台下的妳Fans眾多,我只是一個拿着手提dv機為妳拍下演出的其中一個支持者。
妳常說我片拍得差,經常裁走了Band隊中的成員,只集中focus着妳。

那…是當然的啦。

鏡頭下,容我自私一點也不過份吧。

政府開始滅聲,所有關於政治言論的通通被打壓封殺。

演出場地受到監察規管,網絡音樂被河蟹,創作人出版陸續受阻…

走偏激樂風的樂隊如帶菌者般受到排斥隔離。在沒有門路登台演出及宣傳下,
大部分樂隊也妥協玩起浪漫情歌來才得以維生。



香港雖然仍包着言論及創作自由的糖衣裝紙,但很多人已意識到權利被一步步剝削,底線一天天的續尋低位。

但更多人感到的,是和諧。

世界是美好的,那幫小眾只是在無病呻呤而已,這是一般人對異見人士的看法。

同躺於一天空卻各走各路,妳的樂隊亦終究因方向問題而解散,剩下來的妳,拿着一支木結他,
仍然堅持着要唱出心中吶喊,愛與和平。

超人多半是寂寞的。

那一夜送妳回家,我們如常坐在巴士上層,妳突然就說:

「唔好郁,借過膊頭黎。」



「哦…」

我的「哦」字發音還沒有觸及空氣,妳已一臉伏了進來。

然後,妳哭了。

一臉的在啜泣抖震,我微微感到熱淚滲進我膊頭內。我有打算伸手去掃掃妳的背,但我不敢妄動,
因為妳剛才說「唔好郁」,所以我就不動好了。

妳舒服就好。

巴士到站停定後,妳站起來又回復平日堅強的模樣。我亦如常為妳拿起結他袋,下車。

一張紙巾也多餘,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



那次後,我也開始了學習彈奏結他,又給我尋得一個見妳的藉口!妳教我彈蘇打綠,Beyond,及妳寫的歌。
這段時光很magic,我甚至奢望能有天和妳一同on stage,那怕只是 jam jam一首小情歌。

妳等不了那天。

妳徑自走上了「中國好聲音」的全國最大型比賽舞台上。

妳參賽的歌曲是小情歌,而其實我知道,妳不是為此而來,這是偽裝的入場歌曲而已。

無須背後的樂隊伴奏,舞台交到妳手時,一支木結他,一支咪,已經夠觸動人心。
妳唱的,依舊是妳最想控訴的社會荒誕。

接下來的這四分鐘,不是在城大,不是在蒲窩,不是在高山劇場,
是整個中國在看,整個網路將被記錄轉載,妳等的,一直是這個機會。



在台上好好唱出自由的氣味。

樂曲的最後,妳多謝了一個人,居然是,片拍得很爛的我。

這是我最後一次見妳唱LIVE的模樣。

很想能有機會對妳說一句,妳很美。

數天後報紙傳來妳被流氓劫殺的死訊。一個地下搖滾樂手的死不會引來社會的太大反應吧,
只需放一張演唱會的Pass,一瓶威士忌在屍體旁,警員隨即就能close file 結案陳詞。

無事無事。

香港的天空仍然晴朗,人民生活依舊充滿希望。炒股票的炒,炒樓的炒。炒bitcoin的炒,馬照跑,餸照炒。

「唔…打仗喎,咁樓價應該跌!」
「恐怖襲擊喎,呢期應該少左旅客了。」
「放定d避斬衣,防彈頭盔上淘寶有無得做呢?」
「主編被人斬,同新聞自由點會有關係?你地唔好乜都陰謀論啦。」

只要不談 _______,衣食住行都是沒有問題的。
只要你的下一代不談 _______,生活大致都是安穩有保障的。

只要你不談。

我辭掉了HR的工作。寫了一首歌,拿起妳留下的結他,戴上妳的Pick型頸鏈,
試試多走一次,妳走過的路。我就和你們談談那件事。

妳曾經對我說過,
我這樣的呆性格可能一輩子也追不到女生,
那時我答妳「哦。我會改下架喇…」
而其實我一點也沒怕,
我不須別的她們喜歡我…

今天一曲演唱過後,
我就追到妳。

中環塔倫天奴
x 捍衛新聞自由 x

2014

原文: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505440759565760&set=a.208081992634973.40927.207710976005408&type=1&the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