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我的心臟就不能這麼重負荷,現在突然被逼玩上這個危險的所謂遊戲,我根本接受不來。現在我的生命根本就在倒數。 

  我看到身邊的環境,根本不能冷靜。我只好坐在地上,讓自己盡快冷靜,從這個房間內尋找所謂的答案。慢慢從剛剛看到的平板電腦、電子鎖、月曆、暖爐、桌子,電子倒數時鐘。還有一個豬型錢箱,白色的,陶瓷製,可是已經緊緊的黏在桌上,拿不了起。 

  我看一看那個暖爐,它發熱能力非常強,而且上面根本沒有什麼字,根本不能從中找到什麼線索。我再看看那個錢箱,它的放幣口在錢箱底部,可惜空隙太小,根本看不到有什麼東西。把它敲一敲,應該聽得到裡面是有錢幣的。錢箱旁邊,貼了一張字句,寫著:「不得破壞錢箱,後果自負。」 

  時間大概還有50分鐘,但可惜附近根本沒有什麼有用的資料,遇到的卻是種種不停威脅生命的東西,根本叫不著冷靜。 

  沒有錯,我現在就是被控制,我只能服從他的命令,才能夠有機會生存。他要我去找出他想要的答案,我就現在要很冷靜找一個答案出來。對方要求一個數字,這個數字與我某方面的價值有關。我現在要好好看有沒有和我生活那部分的人生有關,這可能就是指向我的價值,所以要開始尋找證據了。 



  首先比較在意的是,對方放了一個鑲在牆上的平板電腦,內裡只有對話軟件的對話紀錄,大部分的線索都在這裡開始。 

  如我所料,這裡所顯示的,的而且確完全是我在軟件中所對話的內容,而對方的確是完全掌握了用「咱們說」的對話內容,究竟對方是從我的電話中得到資料,還是入侵了伺服器得到了我的個人資料呢?面對這班敵人,我根本不能再以單純的思想覺得對方是沒有預謀的,那究竟他們是從我身上得到什麼?要錢嗎?我那裡有很多億可以轉送,只要你想,有什麼不能? 

  這個「咱們說」軟件,我有向生意朋友、同事、親人聊天,有聊的什麼都有,看來可以從中找到的資料也未免太多,究竟有什麼資料是對方最想我回答的呢? 

  首先,我要理解這裡有的擺設,這裡有桌有椅,有金箱,形式似乎較像一個正常家庭的模樣,如果對方要我想起家,會不會答案是從家人中找到呢?然後,我馬上看看和家人的對話,我和妻子所說的話,從來都是今晚回不回來,工作到什麼時間,她又約了朋友,而我又約了朋友,大家的交流非常少,究竟我和她之間價值多少?天啊,對方真的要我用一小時回想和妻子的共處時間嗎?不好,這一個不是適當的時機慢慢回想和老婆的時間是怎樣相處的。啊,難道是我給對家的結婚賀金嗎?這大概有八萬元。好,先試一試這個答案。 

  咇! 



  果然,這麼容易的話根本不用捉走我。如果這麼簡單就能夠開門的話,這個驚喜定必比看到妻子的裸照公開外洩更誇張。不過很明顯的,我發現了那暖爐再提升溫度了。這個不好,隨了時間,溫度增加更加令我不能集中,而我的腎上腺素亦隨著溫度增加要提升濃度了。看看時間指示,現在只有50分鐘。究竟對方需要什麼答案,究竟我需要什麼價值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