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差一點點!Beta反物質同希格斯玻色子粒子對撞引發的時空波動只差一點就可以製造短暫的黑洞!” 

快要成功了...

我花了一輩子時間研究時空不恆定理論,現在快要突破了。

從小到大,我的夢想和人生方向沒有一刻改變過:讓人穿越時空,回到過去。

準確點說..其實是讓我可以回到那一天。



那讓我撕心裂肺的一天,導致我傾注一生於時空研究的那一刻。

那讓我永遠失去雙親的一天。

四十九年前,公元1987年,發生了一宗轟動一時的謀殺案。那謀殺案的血腥兇殘,在犯罪史上也非常罕見。據聞當時第一位到達兇案現場的警員,之後因為始終揮不走腦海中那片血肉模糊的恐怖景象,患上精神病,最後一槍把自己打死了。

該起命案中受害的一男一女,被兇手整整齊齊的分屍分成數十個細份。

為什麼用整整齊齊呢?因為直到今天,也沒有人解釋得到,到底什麼兇器可以把那些屍塊如此完美、光滑地切割。就好像,那些身體部位本來就不是連在一起的。



不僅僅是兇器,就連兇手也詭異的很。當時第一批到達兇案現場的警員,看到一名渾身赤裸的禿頭男子在客廳中央,就躺在屍塊和血肉上,一動也不動的。

可怕的是在這名禿頭中年男子身上,可以看到一道道可怕無比的傷痕。他的身體就有如陶瓷碎裂了再被從新黏合起來一樣。在帶走了這位「兇手」調查了以後,更是發現這名男子沒有聽覺、視覺、觸覺、嗅覺。一名正常人有的一切感覺,他都完全沒有。

就好像活死人....又或者是失去了靈魂的人。

雖然這案件找不到兇器,兇手也實在不太像兇手,但警方還是把所有的罪名壓在那名沒有感覺的男子上,送了他上電椅。

在電椅上,那名男子始終一動不動。大家甚至連他死了沒有都不知道。最後草草把他火化了然後結案了。



但我不接受。

案發那一天有兩個警察來學校接走了我,直接跟我說我父母被殺了,我的家也不適宜再局住了,簡單交代了幾句便安排了我的舅舅照顧我。

我問警察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就只肯跟我說我父母被殺,不肯透露任何詳情。

連我舅舅也面有難色,不想跟我說詳情,說不想影響我的成長。

直到之後我自己在報紙上看到那一篇詳細報導,才知道我父母死得多麼恐怖。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