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叫古亦凡,中一。

話說,這名叫洛克的八級颱風在香港肆虐,那天我們留在學校不能回家,這本來沒有什麼稀奇,但當我離開學校的時候,我恐怕自己真的殺害了全班。

七月二十三日。

我和我的同學從該下課的時間開始,被困在學校裡近乎兩小時,難免有點不安。



雖然只是中午一時零四十五分,窗外卻天色昏暗,只見被大雨糢糊的黃色街燈和被狂風吹晃的綠色大樹,灰色的街道上不見任何人與車。

本來今天是暑假的日子,但因為我們班其中二十人「忽然」被強制出席生涯規劃課程之「一分鐘與成功的關係」,所以我們全班在這裡,現在又因為天文台掛上了八號風球,我們必須留在這個安全地方直至到天文台願意改發三號。

我想在教師桌那邊的麥教授也很不耐煩,因為現在已經超過他下班的時間一小時五十分鐘了,但他臉上還得掛上專業的笑容,好整以瑕地執筆批改我們今天交上的「暑假時間規劃表」,看來是以身作側地教導我們善用時間。

「我想這個風還會掛上一段時間,這個風在十時掛起的,通常這種風都會掛上半天,而且因為今天是星期日。」麥教授停下筆,望著窗外,說:「李氏力場不會在星期日生效呢?呵呵。」他笑笑,但除了他,沒有人覺得好笑。

強制出席這個課程的同學一共有二十人,在這課室裡共有二十一人。



「老師……」班上舉起了一隻戰戰競競的手。

「請叫我教授!」麥教授鄭重地說。

「我想說……我們會不會永遠……永遠地困在這裡……?」黃柏宇囁嚅問,而麥教授的表情好像聽見一個很可笑的笑話。

「有時間在這裡胡說八道,不如爭取時間多讀點書吧。剛才我派給大家的課外書呢?有看完未?趁有時間快看完它,如果看完就寫寫閱讀報告。」麥教授說。

其實,在下課時間後的一小時五十八分鐘內,同學們都在自己的位子裡安靜閱讀。



只是,大家還未吃午飯,難免心中焦躁。

秒針一答一答。

在風雨外的寧靜課室,我打了個呵欠,然後伏在桌上,沒多久,我又迷迷糊糊聽見麥教授自言自語……

「好像我這樣,短短兩小時裡,就能夠批改好你們二十一張設計暑期時間表的工作紙。」

等……
等等!

我內心一凜,揉揉眼睛,望向其他同學。

一……二……三……四……五……六……



「但是啊!莫嘉俊同學,你真的覺得這種時間編排好嗎?」麥教授托著下巴,不滿地看著桌上的工作紙。

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

同學們聽見麥教授的話,然後面面相覤。

十四……十五……十六……十七……

班上有一手舉起,說:「老師……不……麥教授,我們這裡好像沒有一個人叫……莫嘉俊?」

十八……十九……

「沒有?沒理由?工作紙左上角明明寫著他的名字,莫嘉俊!」麥教授疑惑,拿起工作紙,肯定地說:「對!莫嘉俊,我沒看錯!」

二十……



計算麥教授在內,這課室裡共有二十人。

數目不同……

這時候,我覺得這課室裡好像有點不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