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出席名單明明列有二十二位同學的名字,名字旁邊都有剔號,代表都有出席,但這課室裡,只有十九位同學。

「他們是誰?」沈在南問。
「莫嘉俊、劉明詩、林小山……」沈在東放下出席名單,抬頭環視眾人,問:「有人認識他們嗎?」

大家面面相覤,互相搖頭。

「你們不認識他們?」麥教授很詫異,說:「但他們是跟你們同班的,你們怎可能不認識?」



沒有人能夠回答他。

「我猜測,他們的存在被消失。」我說。

「你……你怎麼肯定?」邱永恆語氣質疑又害怕,說:「可以有很多種解釋,例如出席名單弄錯了……例如麥教授他自己剔錯了……」

「我沒有剔錯!」麥教授肯定,也因為肯定,神情更惶恐地說:「怎麼可能會消失……」

邱永恆住口無言,課室裡瀰漫不安。



「發生這種事,只有一個解釋。」機敏的藍巧怡說:「集體失憶。」

「失憶?」林依晴疑惑,其他人都表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要不?怎麼解釋大家都害怕離開課室?」藍巧怡一語重心。

「她說得有理……」
「但怎會失憶的……」
「那麼我們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我們上堂……一直如常,真的不覺得有什麼事發生了……」

「不如報警?」
「報警?怎麼說,說我們課室裡有人消失了嗎?但消失的人是誰我們卻不知道?然後我們不知為何不敢離開這個課室嗎?」

的確,最大的問題是,我們竟一致地,無緣無故地,不敢離開這課室。

大家議論紛紛,但很會說話的盧立峰卻保持沉默,自顧地思考。

「但失憶……」林依晴說:「會令人消失的嗎?」

「會不會是我們忘記他們已經離開課室呢?」陳少芬說。

「不會!」我說:「他們三個是逐個逐個消失的。」



「為何這樣說?」盧立峰問。

「因為我記得……」我語氣不肯定,可能真的不肯定,但印象讓我說:「大約接近兩點時,課室裡同學們數目還是二十人,但後來卻只剩下十九位同學。」

「如果你話是真的,我們則是每隔一段時間,便有一個人消失。」盧立峰這話聽起來相當恐怖。

但事實,可能如此。

「就憑這張出席名單,就要我相信這鬼扯的事嗎?」麥教授有點抓狂。

「你自己也不是收到二十一份暑期規劃表嗎?」我反問。

「二十一張……」麥教授瞥看教師桌上的一疊工作紙,說:「但出席人數……不是二十二嗎?」

「換句話,在你收取我們的工作紙的時候,已經有人消失了。」藍巧怡說。



「換……換……句話……」邱永恆臉色鐵青,顫抖說:「如果我們一直留在課室……就會一直有人消失……?」

時針,一答一答。
現在的時間是,二時三十分。

「如果我們要搞清楚問題,只有一個方法。」藍巧怡說。

「離開這課室?」林依晴即時想到。

邱永恆隨即吞了一下口水。

「不……不能離開不能離開……」黃柏宇喃喃念說,慢慢蹲在地上,神態異常:「我們不能離開這課室……」

「方法就是利用麥教授的手機。」我說畢,藍巧怡嘴角微微上揚,好像已經知道我的想法。



「對啊對啊……打電話給我們家人……可不可以要媽媽接我回家……」沈在南嚷著說。
「但……弟弟……」沈在東責備說:「現在八號風球啊!怎能要媽媽過來……」

「各位,天文台已經改掛了。」但麥教授望著手機的樣子一點也不輕鬆,讓大家不敢有假希望,果然,他說:「現在已經是十號風球。」

大家臉色沉重。

「你們說的方法是什麼?」盧立峰轉身問,望著我和盧巧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