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我和藍巧怡走到一個小公園裡。

「周圍都沒有大樹倒塌,天色晴朗……」我說:「妳覺得剛才真的有刮過一場十級的颱風嗎?」

「我不知道。」藍巧怡坐在滑梯旁的梯級。

「其他同學……不知現在如何……」我望著天,彷彿他們已經在天上。



「他們要殺死我們,就不要再管他們了……」藍巧怡冷淡地說。

「但是,林依晴呢?」我說。

「我們已經無法救他們,或許……」藍巧怡淡淡地說:「其實這只是一場夢。」

夢?這是唯一的解釋……
但怎可能是夢?即便是夢,我倆怎會發同一個夢?

但眼前的藍巧怡,似乎很想把剛才所有事情忘卻,很想把它當成夢。



「其實我剛才在課室裡就有種很可怕的想法……」我說:「但毫無根據……」

陽光灑落地面,夏日的蟬鳴無法掩蓋世界已經發生的詭異。

「是我……是我殺害了全班,他們說得沒有錯……」我望著自己雙手,說:「是我在不知不覺間,殺死了他們。」

蟬鳴依然。

「怎麼可能?別胡思亂想!」藍巧怡語帶慍怒,倏然站起,說:「事情已經結束,我們回家吧。」



如果這時候我們有手機,就可以打電話給同學們確認,但我們沒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