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走!」阿發。

察覺事情古怪,我和阿發立刻往另一邊跑,可是!黑色van仔竟俯衝上行人路,直接把我們攔截。

我們轉身往後,可是阻擋在眼前的……

「不要跑了,我們還未逃夠嗎?奈格爾,這是機會。」她深邃的眼神告訴我,她已經不是藍巧怡。



「為……為什麼……」我絕望地說:「妳……」

「妳一早已經……」只有這個詞語能夠形容她的狀態,阿發說:「覺醒?」

「妳是伊瑞綺嘉?」我說。

「我真糊塗……為什麼個月以來,一直都沒有美杜莎襲擊我們,這根本不合理……所以我應該一早要回憶起來……」阿發悔恨地說:「如果那些巫師創造了越月,而越月創造了蛇妖……那麼……我在遠古的記憶中曾經聽過這種法則,被造者不能傷害創作者,所以……一直都沒有蛇妖出現,就是因為妳已經覺醒了!」

「法則?」我疑惑,因為沒有人曾告訴我有這種法則,我之所以察覺藍巧怡的覺醒,純粹是感覺,並沒有任何根據和推論。



可是,

「錯了!」藍巧怡卻說:「這不是原因。」

「現在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阿發轉身,戒慎著從車上下來的人……

林依晴。

又見面了……



此時候,藍巧怡亦步上前,在我的耳邊說:「阿發的推論不錯,但這個月來你們沒有蛇妖接近並不是因為我覺醒了,是因為所有的蛇裔都在等待一個『時機』。」

「對不起……」林依晴面帶歉意,說:「我對駕駛實在不在行……」

從車窗看得見,裡面還有幾位同學。

「妳究竟想怎樣?」我語氣戒慎。

「既然來到這裡,為什麼又要逃呢?」林依晴笑。

「你把阿翔和阿B怎麼樣?」阿發激動地說。

「不用擔心,他們很安全。」林依晴以綁匪般的脅逼口吻說:「不過,如果奈格爾不跟我們走,我就很難保他們的安危了。」

「你想帶我們去哪?」我冷冷地問:「一起去毀滅地球嗎?」



「是創造只屬於我們的時代。」林依晴和顏悅色地說:「當然,弟弟們是你的朋友,即我們的朋友,他們也可以避過一劫。這樣不好嗎?」

「先不說我不會做出毀滅人類這種大事,難道你認為我們會為了自己小撮人而犧牲世界上那麼多人嗎?」我大義凜冽地說。

但我不是真的大義,只不過從世人看為正義的方式去否定林依晴。

「我來問你。」林依晴笑意的眼神,就像看著一個入世未深的小孩,問:「如果用一個人的生命去換取全世界人的生命,你覺得值得嗎?」

「值得。」我不假思索,卻又後悔為何會認真回答。

「因為你覺得多數人的生命比少數人的生命更重要,所以在任何事的決定上,你會以多數的利益作為考慮。」

我一愣。



我沒有想過,她會如此演譯。

她這樣說,反倒讓我覺得自己的選擇有點殘忍……有點以多欺少的感覺。不過!難道用一個人生命犧牲全人類生命嗎?根本不可能!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我說:「人類既是群體,就必然是這樣……妳舉的例子也太極端了吧?」

「歷史上從來沒有必然的對錯。」林依晴溫雅地強調:「價值只是由人定義,觀念只是人類群體生活的生存工具,可是,如果群體摒棄了一些少數,少數難道不可以創造屬於自己的生存空間嗎?難道少數若有能力,不能摒棄多數嗎?

難道少數的人注定是為了多數的人而活嗎?」

「人……人與人之間的同理心,對人無私付出與關懷,並不僅僅為了生存二字。」我倔強地說:「妳這種說法叫『自私』!別把它包裝得冠冕堂皇!若人生於群體,就必須遷就,甚至……犧牲……」

「誰要遷就誰?誰又犧牲誰?」林依晴輕笑:「奈格爾,上車吧。」

「我是古亦凡!」我說。



「從你誕生在母腹開始,你就是奈格爾。人生來並非一張白紙,人類從0歲開始就擁有與生俱來的氣質和取向,這都不是後天所致,而是背負著遺傳的記憶,這些記憶會決定這個人天生就是怎樣的人,潛意識影響著你每一個決定。你,一直都是奈格爾。」她蠱惑的眼神……

令我浮現出奈格爾的樣子……

不可能……

這個人,只不過剛好住在我身體裡,有時會令我神智混亂。

「對了?不能接受自己曾經殺害全世界所有的人嗎?後世的聖經不是也說了嗎?」林依晴傲氣地說:「滅世的人不是魔鬼,殺害全世界人類的不是撒旦,而是神。」

「不要再說了,時間無多。」從車窗探頭出來的盧立峰,不耐煩地說:「他再不跟我們上車,我就殺掉那些人。」

「不要!」阿發緊張說:「上……我們都跟你們走好了。」



我回頭看向藍巧怡,
藍巧怡卻給我一抹飄渺難測的微笑。

於是,我們一起上車。

但有一點我感到奇怪,在我的故事裡,伊瑞綺嘉應該並不認同奈格爾和辛,並不認同用全人類生命換取永生,所以她應該不會跟辛在一起,甚至應該沒有覺醒的意志……

除非……她剛才在我耳邊說了什麼?

「你們沒有蛇妖接近並不是因為我覺醒了,是因為所有的蛇裔都在等待一個『時機』。」

她是……另一伙的……

【103】

沒有天文台的報道,我都知道颱風來襲。

車外強風颯颯。

從車窗望出去,看見樹木因強風猛烈搖晃,更有一兩隻美杜莎在街上嘶叫。

「想什麼?」林依晴瞄向倒後鏡的我。

「颱風……」我依舊往窗外看,忽然駭見路旁一隻步行中的美杜莎朝向車上的我,漾開獰笑。

牠沒有任何行動,深寒的獰笑也從我的視線掠過了。

「颱風到了,這是滅世的天時。」林依晴笑,眼裡隱隱透出興奮和雀躍。

車程很短,

我們又回到學校。

這裡是一切怪事的起點。

我、藍巧怡、阿發、林依晴……

盧立鋒、黃柏宇、陳少芬、邱永恆、沈在東、莫嘉俊、劉明詩、林小山……

共十二位少年,全都站學校空曠的籃球場上,任典強風吹得各人的衣角獵獵作響。

這一刻,或許只有天上恆古始存的月亮才知道各上各持的執念。

不過,月亮被厚重的雲層遮蓋著。

是的,不經不覺已經入夜了,但現在的時間只是四時多。阿發曾說過,受著九個天儀影響的關係,日月運行都會出現異常。

我想,現在阿發只關心一件事,他急著問:「人已經到了,阿翔和阿B呢?」

「別心急,他們就在三樓的課室。」盧立峰冷言道。

阿發想立刻上去,卻被我阻止說:「等等!」我轉頭望向林依晴,以質疑的目光問:「課室?」

盧立峰譏笑說:「你害怕什麼?剛才在車上都沒有事……」

「對……在車上的時候,你們為何沒向我們施展結界?」我也忘記了,車內有門有窗,空間亦能夠一覽無遺,絕望符合結界條件。

「我們不需要故意利用巫術覺醒奈格爾。」林依晴微笑:「我都已經說了,你就是你,你是古亦凡,同時間,無論怎樣,你跟奈格爾也脫不掉關係,你也就是奈格爾。」

在故事中,辛跟奈格爾約定了。

為何她不用覺醒我身體裡的奈格爾?除非……奈格爾他……

他想死……他覺醒的話,他就會死?

等等……換句話……

不……這只是我的揣測。

「『The End』在哪裡?」從上車開始一直沒有說話的藍巧怡終於開口。

「妳怎麼知道『The End』這個東西?」盧立峰卻疑惑。

林依晴半瞇眼睛,看起來也感到疑惑。

原來,林依晴他們也不知道藍巧怡已經覺醒?

「妳不是要啟動『TheEnd』嗎?原來它真的在這所學校裡。」藍巧怡說。

正當我也想開口問的時候,卻被另一邊忽然出現的黃光吸引視線。

是車頭燈。

一架風馳電掣的貨櫃車撞破球場的鐵閘,朝我們方向衝過來,沒有煞車的跡象。

我們立刻四散走避。

貨櫃車急煞在我們中間。

我仰頭看見貨櫃車上的司機,說:「麥教授?」

而麥教授側旁是阿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