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又……

回到課室的時針之下……

一答一答。

窗戶緊閉,聽不見半點風聲。



門已經關上。

課室裡,只有我們彼此的對視和戒慎。

還有……

「阿翔……阿B……」阿發喜極而泣,原來他們真的在這裡,手腳被綁在椅子上。

「你們怎麼樣?有沒有事?」阿發邊問邊急忙鬆綁,完全沒有在意目前的狀況。



「哥……我們沒事,但……」阿翔卻望向林依晴,眼神畏懼。

到底這個月來林依晴對他們做了什麼?

「我已經第三次在結界裡。」我嘆氣說。

至少我知道在結界裡,外面那些被逼瘋的人暫時看不見我們,也進不了這裡。

「別擔心……」林依晴好像對我第三次困進結界裡擺出深表遺憾的樣子,說:「其實我根本無法控制你身體裡面的人……」



我有點困惑。

「極其量,我只是能夠讓他在結界裡半覺醒,跟我說說話。」林依晴語帶絲絲遺憾。

這時候,不知哪裡奏起熟悉的音樂。

「喔……對不起,是我的手機。」林依晴笑說,她的微笑好像摻雜了少許傷感:「這似乎是林依晴最喜愛的歌曲,我也不自禁地喜歡上這首歌曲……好像叫《貝加爾湖畔》。當然,我在這音樂加了一種特殊的超音頻,你能聽出嗎?」

「說實話,我已經肉隨針板上,我實在管不了。」我拉開一張椅子坐了下來,眼角餘光落在不知敵友的藍巧怡身上。

照計,藍巧怡是蛇的一方,即跟那布和越月為同一伙,

其實我很疲倦……
不想再思考……



她……或許已經不是藍巧怡……
又或者……

林依晴說得對……我只不過是……失憶罷了……

可能……當奈格爾覺醒的時候,我,才是完整的我。

或者……

「如果你不是奈格爾,今世你怎會喜歡藍巧怡?」林依晴說。

喜歡?
或許吧?我還記得……
從我第一眼看見藍巧怡的時候,我就覺得很親切……



「如果你不是奈格爾,今世你怎會願意跟我成為朋友?」

對……

手機的歌曲……
旋律和歌詞傳在耳邊,是偶然嗎?

{在我的懷裡,在你的眼裡,那裡春風沉醉,那裡綠草如茵……}

我靜靜地……靜靜地坐著,掃視眼前這群「同學」。

「但我真的不認識你們……」我說,但說話已哽咽。

{多少年以後,如雲般遊走,那變換的腳步,讓我們難牽手……}



「你知道嗎?在大洪水期間,我們在自己的方舟裡,我們曾經被自己所做的事嚇怕,曾經後悔,但我們始終還是堅信……」林依晴眼淚竟然滾滾而下,說:「我們終有一天,會建立屬於我們的國度,在那裡再沒有痛苦,沒有爭鬥,更加沒有分離……」

{多想某一天,往日又重現,我們流連忘返,在貝加爾湖畔……}

「可是,沒有痛苦,沒有爭鬥,沒有分離,卻如同死人一般生存下去,這真是你們所想的嗎?」說這話的人是藍巧怡,此刻她眼神冷厲:「越月經歷三十萬年的痛苦,還不讓你們真正『醒覺』?」

所有同學視線全都轉向藍巧怡,表情詑異,有人在問:「她到底何時覺醒的?」

我的頭……很痛……很痛……

藍巧怡的聲音卻如錐一般轉入我耳朵裡。

「奈格爾,或許你已經忘記了。」

我抱著頭,痛苦壓聲的說:「我忘記什麼?」



「你忘記自己是魔鬼。」

「我不是!」

「你是。」

「我不是!我不是!」

「你是。」

「我……」我愣住,因為我竟然……我此刻竟然扼住藍巧怡的頸項。

為什麼?

「古亦凡,不要這樣!」林依晴語氣緊張,又好像對藍巧怡說:「妳……妳在用巫術……妳難道不知道他不可以完全覺醒……他一旦全覺醒會死的?妳……妳想他……」

「是你殺死我的。」藍巧怡冷冷凝視著我。

「不要再說了!他不用記起這些!」林依晴似乎相當焦急,但她無法阻止……她眼前……

的我。

「是你揮劍斬去我的頭髗,你忘記了嗎?」藍巧怡繼續對我說。

「我想死……」我尖聲大叫。

「因為你殺了我,所以想死嗎?抑或你終於明白……死不去的痛苦?」藍巧怡,又名伊瑞綺嘉,她平如止水的語氣,卻不帶一點憐憫。

「對不起,我無心殺妳的,我錯了……」我到底在說什麼?這不是我該說的話:「但妳不該阻止我……妳明明知道……沒有任何力量阻止我……妳明明知道……妳阻止我的話,我會殺死妳……而我真的殺了妳……那時候……我真的殺了妳……」我每一個字音都在顫抖:「對不起……」

每一句都不屬於古亦凡。

……

懼……怒……恨……哀……悔……罪……
撕裂我全部意識。

藍巧怡聞言,嘴角微微向上彎,說:「原來我們那麼辛苦想盡辦法令你覺醒……製造危險讓你恐懼,提供暗示讓你回憶,誘你殺人讓你經歷,殺你至親讓你崩毀,原來一切都不及這個方法。」

「奈格爾你沒有錯!」林依晴大叫。

「再殺我一遍。」這是藍巧怡,這是伊瑞綺嘉帶著淚的微笑。

我控制不了扼住她頸項的雙手……用力……再用力……

「無論如何,我們的計劃不能停止。」盧立峰不耐煩地說:「你們曾經說過,你們可以讓我們得到永生,所以我們才跟隨你們!一等,就等了三十萬年!奈格爾……你……你不能阻止我們!」

手機依然在播放著……那歌曲……

{多少年以後,往事隨雲走,那紛飛的冰雪,容不下那溫柔……}

幽美的旋律違和了眼前的瘋狂,

卻……

{這一生一世,這時間太少,不夠證明融化……冰雪的深情……}

泛起了深處的思念……

「到底……你是什麼人……奈格爾……」我的眼淚不自覺地落下。

{就在某一天,你忽然出現,你清澈又神秘,在貝加爾湖畔……}

【104.5】

「怎麼了?如果你再不出來,我就會死了……還是你真的想殺死我?」藍巧怡迷惑的聲音,叩響了那人的門。

「奈格爾……奈格爾……你在做什麼?你真的要殺她嗎?」

「奈格爾!你不可以殺死藍巧怡!」

「不是我要殺她,她只是用了迷幻的巫術,你只要放手就可以。」

「我控制不了……你……幫我……」

「條件是,你的生命。」

「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