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衣服吧。

    今天街外差不多三十度,你又走了四層樓梯,肯定混身也是汗,我才不跟骯髒貓幹。小哥你是在網頁看到才過來的對嗎?

      嗯嗯,很久也沒看到這樣年輕的客人找我。你是要做全套嗎?很久也沒有年輕的生客上來,人家也寂莫起來,嘴也長出鳥來了,還有你這種年輕的客人走上門,阿姨應該倒貼錢給你才對。

    嗄?不、說笑而已,才不會不收你錢。你開玩笑的臉太認真了,害得阿姨心驚了一下。你不會是差人對吧?現在好些老差骨,在巡邏的時候上來㩒鐘仔,事後又不給錢,威脅我們這些本來就沒有幾個錢的小女人,要拘捕我們。     時間也浪費掉了,我幫你脫衣服⋯⋯你說這半小時不是過來玩?嗄?是甚麼回事?

     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紫藤那邊的人。我不想做甚麼訪問⋯⋯難、難道你是⋯⋯別這樣啊,你們這些警察要甚麼時候才放過我們?不、少騙人,你肯定是差人來這裡「放蛇」!難怪你年輕又長得這麼壯也要找妓女,還會說不做⋯⋯



    嗯?這些是⋯⋯

    就算你把錢放在桌面上,也不代表你不是警察!

     唉⋯⋯你倒說得對。要是你就是警察,就算我現在趕走你也無補於事。好吧,就先聽聽你想說甚麼。

    你給我坐那邊的椅子!床只有客人才可以上!誰要跟你這麼親密?

    那麼、你究竟是甚麼人?小說作家?還有人做這種沒錢賺的工作嗎?那你想談甚麼?我到現在也不知道你來的目的是甚麼,如果是談過往的奇怪客人的話,我倒有一大堆,只怕你不敢聽罷了⋯⋯



   為甚麼我會做這種工作,你也不打算問得婉轉一點嗎?不過也沒關係,我也把身子拋出來,還怕什麼聲譽?

   一句到尾,就是家庭的關係。

    先說明好了,我不是在窮酸的家庭下成長,也不是住公屋或者劏房之類,反而是將軍澳的私人屋苑。父親是教授,拿足以養活一家四口的薪水。母親本來也是老師,後來為了照顧我們兩姊弟所以辭職,不時會幫人寫寫稿、專欄之類。我和弟弟也有自己的房間。在中五之前,一直也相安無事。

    我在中五的時候發生甚麼事?不,不是我在中五發生甚麼事,我可甚麼事也沒有做過,我父母也是,沒有投資失敗,也沒有被金融海潚所影響。只是弟弟犯了案,他殺了人。

    雖然也有好十幾個年頭,我想你應該多少也聽過「少年L殺人事件」吧?對,就是把女初中生引誘到廢校姦殺掉的事件。做出這種嘔心事情的兇手,不幸地就是我的弟弟。



     這個人跟我相處十四、五年,現在我也不了解他——雖然我曾經以為了解他。尤其在那件事之後,我就發覺跟他的關係並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親密。家屬啊血緣啊甚麼的,往往比你想像中更脆弱、更不堪一擊。家人本來就是「因著血統而被迫在同一個空間相處」的存在,才不管你願不願意。而且我跟那個弟弟是不是同一血脈,還實在讓人懷疑啊。

    才不是因為他殺了人,我才急切地想跟他斷絕干係。這種想法在他還讀小學的時候,就已經存在。我剛剛有說過吧,我父母也很擅長讀書,特地留在家中相夫教子的媽媽對於我們的學業也非常緊張。因此從小開始,我的成績很優秀,全級名次也不曾跌出五名以外,校內試也考得毫不費力,大抵是因為我的基礎打得很穩健的源故吧。反觀我弟弟,不管怎樣努力,怎樣通宵夜讀,總是在班中的中下游名次浮沉。母親一直想放棄他,只是想到親戚間的寒暄炫耀,就不得不狠下心去迫他讀書。

    不過說到最明顯的分野,還是長相啊。這樣自誇似乎不是太好,可現在看到我這副模樣,你也不會相信,我年輕的時候可是一個大美人,中學開始想追求我的人可是多得數不完⋯⋯你相信我?你的嘴巴真的很甜呢,不過我不會因為這樣少收你錢。總之,我就在一片讚美之下長大,父母也以我為榮。

     說到我的弟弟,應該怎樣說好呢?與其說長得不討好,倒不如直接說是醜陋好了,根本就不需要跟他客氣。臉上幾乎沒有一個地方跟父母相似,要是說他是被領養或者在醫院拿錯嬰兒,相信也不會有人質疑。我想父母也一定有冒起要做基因檢測的念頭。不過,他也是老實地有遺傳到一點東西。     我在某次家庭聚餐的時候,不巧碰到在廁所碰我的同班同學。她一下子就認出他是我的弟弟。

    「你怎會知道?」我問。結果她就一臉「果然是這樣」的嘴臉。

    「果然」是甚麼意思?是說我跟這信猴子是一個模樣嗎?不過,她很快就解答我心中我不滿:

    「兩個人的皮膚也好好,白白嫩嫩的,很令人羨慕。」

    確實,這句話由滿臉紅痘的她來說,可是充滿說服力。我回到座位之後,偷偷注視著弟弟平滑白皙得像瓷器的臉。毫無暗瘡印的臉頰,果然跟一般正值青春期的少年不同。



    從那天開始,我就不再塗美白化妝品,還跑去參加了一直也沒有接觸過的田徑和排球。結果不到幾個星期,我的皮膚一如所料,曬成漂亮的小麥色。還好那幾年流行著運動系的女生,我的人氣不跌反升。

    但是除此以外,弟弟由外到內,也得不到父母的遺傳。

  「幸好你長得不像弟弟這般。」

    媽媽曾經私下這樣跟我說。當時還在初中的我,對這個說法相當敏感。我覺得弟弟長得不好看、成績低下,也是我們的家人。而唯一令他感到幸福的地方,就只有這裡。

      於是以前的我還是會私下替他補習,甚至會為他做功課。我剛剛說過了,我的成續一向也名列前茅,小學生的功課當然成不了甚麼問題。

    弟弟似乎對我這個姐姐的做法相當受落。大概他也明白自己再怎努力,也不可能變得聰明,這樣的人也會得到優秀的姐姐照顧,至少自己也是幸福的。

    不過,這樣的關係沒辦法持續下去。我幫弟弟偽造功課的事,一下子就被發現了。「你以為我認不出你的字跡嗎?」媽媽這樣喝罵道,我看得出當時的她,已經接近崩潰的狀態。「你這樣只會讓他變得愈來愈蠢!」這是她第一次拿起藤條打罵我,直到後來我才記起,她經常用這種方法去督促弟弟。



     自此以後,我再也沒有教弟弟任何的事情。當你心存好意去幫助別人,卻落得和下人一樣的結果時,你會開始明白憎恨的意義,在於令自己的日子更好過。我和他一直維持著那種的關係,盡量想疏遠他,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我和弟弟是一夥,包括父母。我想他們也默許了我這種做法。直到那一天,弟弟去警署自首。

    本來那件案件已經很骸人。一個女學生被襲擊,而且案發地點離我不遠,那一陣子我也會害怕會被殺,尤其是看到死者的相片之後。 那個女孩的容貌,和我幾乎是一個模子出來。或許應該說,和遺傳我漂亮容貌的母親也長得一模一樣。

    可憐那個女孩,承受著那個仇女的戀母狂姦殺,一邊敲打著她的腦瓜,一邊幻想她是我或者母親,然後在她的臉上射精。一想到他之前說不定已經想著我們的樣子,在我隔壁的房間偷偷自慰發洩,直到現在我也有點雞皮疙瘩。     據他和差人說,他和那女孩一直在暗中也有聯繫,一天他把女孩引到一個廢校裡告白,那女孩拒絕了他,於是一時氣上心頭,隨手拿起鐵棒掄下去。他還色心起將還暖著的屍體強暴起來。老實說,一個變態在想甚麼,即使是家人也不會知道。我也漸漸明白自己的判斷是沒錯。我和弟弟真是兩種不同的人。

    案件本來對我沒有影響,因為弟弟年紀還輕,新聞也不會報導他的真實姓名。而發生了上吊事件之後,警方似乎也不想案件鬧大,盡量把我們的資料保密。只是媽媽的情緒有點不穩定而已,畢竟由自己一手栽陪的兒子成了姦殺犯,多少心會質疑自己是不是做錯甚麼。

    他被判入精神病院不到四個月。有一天,我收到一個信息。

    那是一個惡夢的開端。     那個信息是同班同學傳過來的,裡面附上一幅圖片。

  「這是不是你的弟弟?」 她問我。

    那張是弟弟的學生相。我不知道為甚麼那張相片會流落到別人手上,但是我和弟弟又不是同一間學校,自家庭聚會之後也沒有把弟弟介紹給人,而且相片中的他和我完全長得不像,為甚麼其他人本應不知道的事情,突然就曝露了?當時我沒有多想就立刻否認了。到了第二天,一直處得很好的同學,突然就對我不瞅不睬。班房的氣氛比起以往來得沉重。



    「幹嘛?突然間這麼冷淡?」

    我嘗試開口問平日也嘻哈玩鬧的朋友。不過,她們也紛紛用著厭惡或者恐懼的眼神。到了中午,我第一次一個人吃飯,無聊拿起電話玩,我在一個論壇裡,找到自己的相片。

    【突發多圖】姦殺犯少年L(李俊文)起底庫(2)

     有人把我的資料放上網路,而且資料多到可以開第二個貼文⋯⋯不,不是,純粹是因為網民不斷留言推文,結果爆Post。手指不斷地動,網民的留言不斷映入眼內。

    #10     死變態     入監獄俾人屌屎忽啦你

    #24     殺完仲要姦,屋企一定係不正常先會搞到佢咁變態

       #33     好彩香港無死刑,生到白白淨仲唔日日被啲蝻同咖喱棒屌到升天?



    #39     姐姐相More

    #41     樓主係邊個?點解會知道呢啲野嘅?     BTW 留名

    看了大概50個留言就看不下去。而在我看的途中,正評的數目不斷上升。我終於明白為甚麼班房內的氣氛會如詭異。大概所有人也看到那貼文,把我認定了是殺人犯的親屬。那天之後我再沒有回課室,連留在座位上的書包也沒有拿。那地方已經不屬於我了。

    我再多看一次貼文,發覺裡面很多的資料,也是非常親近的人才會提供到。而當中的資料也有掐造出來的,例如母親嘗試用菜刀背虐待弟弟,或者我迫他飲廁所水、要他吃倒在地上的飯菜之類,我完全沒有做過這些事的印象,頂多也只是見過媽媽不給他吃晚飯,或是間中用籐條打他而已。

    不過,最令我吃驚的是,有一些留言主動提供關於弟弟、父親甚至是我的資料。看到這裡,我忍不禁笑出來。     我以為自己受歡迎到不會被出賣。

     沒有上學的日子,我也把自己鎖在房間,在床上放棄思考。重視學業的媽媽,再也沒有催促過我上學。

    私隱資料接二連三,像擠牙膏般慢慢放上論壇。每次看下去也令我愈來愈心寒,這些資料詳盡到幾乎是跟蹤我一家人的一舉一動,才可以這樣徹底。我甚至懷疑大概只有最親近的家人,才可以做到這個地步。我開始思疑是弟弟的所為。但是,他早就關在監牢,看怕他也不會有幫這種忙的朋友。況且,他這樣做有甚麼目的?     很快,另一個貼文又吸引了我的目光。

  【多圖流出】原來少年L個家姐係PTGF

  #1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好正。有冇人想去問價?

  #14       係雞係公廁

  #16     個仔係殺人犯     個女又係做雞     我係佢老豆老母死左去算

  #17     樓主識唔識開Post?仆你個街得啲對話截圖 女女圖就一張都冇。

  #33     多圖你老母咩?Gay圖爆腦爆腳就張張齊,靚女圖嗰啲我諗分分鐘非洲人J完呢度都未有。

    我當然沒做援交。但是,貼文裡卻有著幾張我在交友網站被人問價的截圖,而且日期是在弟弟被捕之前,因此每個網友也相信我有玩援交。看來有人用我的照片在交友網開了賬號,還跟不同人傳送交易的訊息。

    我細心看過每一張的截圖,發現對話裡面有不少錯字,例如「陪」字寫成了「倍」字,「歲」寫成「碎」。

    我拿起手機,回顧著一直以來和朋友的對話簡訊。截圖裡面的錯字,在裡面常常也會找到。

    這件事理所當然地,傳到父母的耳朵裡。「你真的去做援交?」在飯桌上面,媽媽問了我這個問題。她以往豐潤的臉頰,僅只是一個月,就倏然瘦削到難以辨認的地步。「我沒有。」我已經失去了回話的力氣,要是她再追問下去,我也不打算為自己辯解。然後,她只是說了句「是嗎?」就沒接下去。這就是她的遺言。第二天凌晨,她就自殺了。

    我們沒有辦喪禮,不會有親戚朋友看一場殺人犯母親跳樓死的告別式。可能也會有人帶著好奇的心態看看,也會有外人抱著看熱鬧的心態,但是我們已經無力去應對。當然也有更實際的考慮——我們已經沒這種閒錢玩這種把戲。我本來也不認為喪禮有任何存在的意義。有說是尊重死者,但是媽媽已經死了,看不看到也是一個問題,於我而言,喪禮也不過是一股腦的發射情緒、給在世之人看的一場自慰派對。

    在那天開始,我突然就憎恨起弟弟來。得知他殺了人,甚至間接被人誤會我是援交妹,我也沒有恨過他。大概心裡以為,只要跟他割捨關係,無視他的存在,不對他有感想,總有一天我的人生會變回原先的樣貌。但是,那是只是我自以為是的天真而已,就像當初我想接納弟弟,意圖將自己催眠成好姐姐的想法一樣。

    所以,我決定承認自己的憎恨。例如後來又在網上得知父親也有玩援交,或者太過貧困的自己也開始喬裝賣淫,我也會知道自己必須憎恨著某種事情,才會讓自己的情緒平衡,從中抽離。那麼我才不會變成像弟弟一樣變態,又或者學媽媽崩潰接著自殺。

  媽媽死後幾個月,我就由援交開始做起,然後就是私鐘妹。我沒有去夜總會,規矩太多太煩。雖然我整天也阿姨阿姨的嚷著,其實我才只有二十九歲而已,看不出吧?不過這個年紀已經是老了,玩援交叫出來也只會被人侮辱、然後被請走,最後就只好租劏房做一樓一。

    這樣也沒辦法,我的資料公開了,當時不會有人請我。就算現在沒人記得我是誰,有人請我也做不來,因為外面的工作也是辛苦——不是說做妓女的輕鬆,只是這份工作做得最久,也開始上手擅長了。我漸漸習慣到不需要做甚麼也會濕。但是取而代之就是失去了感覺,不論是生理上,抑或根本的內在。可能有生理反應還會更加令我難堪。我只是想把在這個房間裡發生的所有事,當成是一份糊口的。

    我的故事也講完啦⋯⋯桌面上的那個就是報酬對吧?那我先收下,下次不是光顧別再來!

    嗯?你手上這一份是?嘿,到最後也還是要做嗎?差勁呢,男人這種生物,果然全也是一個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