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動間,程霜突然從信傑身後伸出手拉著他跑讓信傑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在地上。他回頭一看,這個四眼小女孩另一隻手指了指她腳上的粉紅色拖鞋。

「拜託,我咁樣跑唔快……本來就跑得唔快,拉住我跑會好啲。」

信傑倒是把本來「跑得唔快」那句想歪了,視線不禁停在那雙粉乳。此刻那件無花貌純白色裇衫正被這雙胸器撐得不似「衫」形,看得信傑一瞬間定格起來。

「咳……咳。」

程霜的咳聲讓信傑回過神來。看向那責怪的眼神,信傑尷尬地笑了聲才說:「唔好意思……」



程霜的反應倒像個傻大姐,她又失笑幾聲才道:「至少你冇甩開我隻手,肯比我扯住你跑……嘻嘻,唔該晒呀傑仔。」

信傑這才回頭看回了前方,不再說話。不過程霜輕柔的聲音再次從後面傳來:「你頭先停係果個男仔前面……係咩原因?」

「男仔」分明是在說剛剛第一次被惡魔犬追殺時慘死的王小明,信傑腦海也閃過了那個男生的樣貌,略有點無奈地說:「生命……好脆弱。」

「個男人之前仲擔心緊自己冇長處所以會被拋棄,不過幾分鐘之後,佢連「被」拋棄嘅機會都冇,咁就死左。」

信傑沒回頭,程霜也不好猜他的表情,聽聲線只感到一陣淡淡的哀傷。



「你……本身識佢?」
「唔識。」
「但係你感觸咁深嘅?」

信傑猛的回頭看著程霜,眼神帶了點凌厲地說:「一條人命就咁係我面前死,唔會因為我本身識唔識佢而影響我嘅感覺!雖然呢個世界,依加嘅人類已經越泥越冷淡。但係出於污泥而不染,我死都唔會比呢種情緒染污我嘅觀感!我係人泥架!點都會有感覺!」

程霜發呆般看著信傑幾十秒,這才說:「睇泥你經歷過唔少。」

信傑重重的嘆了口氣才道:「經歷係一回事,見識又係另一回事。我或者叫有啲經歷,但係生存係世界廿幾年,睇住依加啲人慢慢變成我講咁樣……我形容唔到我嘅情感。或者係無奈、或者係憤怒……或者又有啲憤世嫉俗,我淨係好唔鍾意依加大部份人類嘅果種冷淡。」



「所以呢?」程霜頓了頓才繼續問著:「睇到依加嘅一切,你又有咩感覺?或者叫做……轉變?」

「轉變唔敢講,我淨係覺得呢個空間未必係煉獄。而係一個……機會,唔係,應該深層次啲叫契機!如果我今次死唔去,將來都死唔去……我一定要帶住果份主人比嘅力量,番去現實世界,改變人類依一刻嘅思想。」信傑堅定的說著。

「嘻嘻……好激進嘅思想。初初同你一齊果刻,我以為你只係個宅男,甚至毒男添,估唔到你骨子裡有股咁熱血嘅成份。」

信傑也失笑一聲擺擺手道:「冇咁誇張嘅,初初我都以為係發夢,一切都係虛幻。但係直至有人死,血液、內臟、碎肢,一一係我面前出現。嘔完一次,兩次之後,我嘅思緒總算接受到依加一切都係現實,既然係真嘅,就要把握機會把握呢個契機,好好咁生存落去。」

「哈……好耐冇見過咁熱血嘅後生仔。」一旁的Kenny突然插話,他笑著回頭跟二人說:「傑仔你講得好啱,依一刻我相信大家都認清左事實。我地陷入左一個虛幻嘅空間,會慢慢變強,亦可能會死。」

信傑點點頭道:「冇錯……好似我第一句所講,生命好脆弱。不過大家只要團結起泥,互相幫助渡過難關,就好似啱啱文哥同龍哥嘅合作。一定可以生存落去!」

跑在另一邊的陳淑恩冷笑一聲才道:「講到尾你都係怕死,想叫大家幫手,有危險多個人擋姐。」

信傑看也不看她,直接回話:「怕死?當然!有邊個唔怕死?我唔知現實世界你經歷過啲咩令你覺得人人會互相利用,互相出賣。雖然我都好坦白承認我同意呢個觀點,但係呢套只係適用係現實世活,如果係呢個空間都抱住呢種想法,根本冇人可以生存落去。」



陳淑恩又是冷笑了聲,看來她蠻喜歡冷笑,她的聲音明顯帶著憤怒地說:「有咩所謂?我寧願一個人慘死都唔要比背後阿唔知邊個害死或者累死。至少死得清清楚楚我唔會怨!如果比啲仆街害死或者比啲白痴累死,我只會死唔眼閉!」

信傑終於還是有點生氣回頭看著她說:「所以我先話,大家要互相幫忙!將個心拎出泥,而唔係我唔信你,你唔信我。咁樣最後大家都係一盤散沙,仲講咩生存落去?」

「欸……其實都係觀點與角度姐,陳小姐覺得自己一個好啲,傑仔你覺得大家合作生存率會高啲。都係兩種睇法姐,無謂強行要求其他人加入自己嘅諗法嘅。如果諗法唔一樣,咁咪分開行動囉。」Kenny苦笑打圓場的說著。

「最好。」陳淑恩兩字回應,便加快速度把四人甩在背後。

程霜這刻才開口說:「其實,我地都係新人。呢一刻講點樣合作生存都仲係言之過早嘅,不如好好地跟住兩個大叔,至少今次死唔去先講啦。」

「係囉係囉……妹妹講得啱呀。」一直無法插話的阿Joe急忙附和著說。

信傑聞言又是尷尬的笑說:「咁又係……我都覺得自己好似急進左少少,明明咩能力都未有,就好似突然想企出泥做個隊長咁帶大家前進。」



程霜微笑著回答:「你嘅思想絕對適合做呢個位置,只係好似我啱啱話齋,言之過早喇。」

信傑還想回答甚麼,Kenny揮揮手道:「喂,唔好傾住喇。佢地停低左,而且好似撞番果對男女。」

眾人聞言也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回前方,他們討論期間,也不知走了多遠。此刻兩個大叔已經停了下來,這裡本來是一個空空的草地,但現在草葉都被燒焦,地上躺著六隻惡魔犬的屍體。有些頭顱被齊口切斷、有的四肢被割斷、更有的攔腰被扯開。而正中心則躺著……

一隻生物的屍體,牠的身軀有如獅子般龐大。全身都是黝黑色的長毛,比惡魔犬更黑,可想像牠還沒死前,毛髮豎立時是多恐怖。雙目一樣是紅得誇張,四肢粗壯且爪子鋒利無比。這已經不是獅子或是老虎這種生物能媲美。如果是現實世界中,獅子還能勉強戰勝惡魔犬,那麼眼前的生物,相信一爪拍下,萬獸之王的獅子也是不死也傷。

眾人來的方向是屍體的一邊,另一邊則是一男一女。是最初抱膝坐在一起的那對男女,此刻女的卧在樹邊劇烈的喘氣,男的則是拿著水在她身邊,不時遞水給她喝。

「琳琳,阿正!你地冇事下話?」文哥有點慌張的喊著。

被叫作阿正的男生有著一把梳理整齊的短髮,前額瀏海斜邊向右眼讓左眼顯得略細。不過他有著一個高挺的鼻樑與比例剛好的嘴巴,整張臉可說是相當帥氣。他的身高也不差,至少有接近文哥的高度,四肢修長更是添加了不少分數。

阿正他站起來擋在女生前說:「有心喇,我地冇事。」



日龍一下子越過文哥,走到中間怪物屍體邊看了看才問:「你地殺左惡魔狼?一隻?」

「惡魔狼!」

大叔身後的新人們紛紛看著那具屍體,原來這就是惡魔狼!也難怪日龍會說要他們大叔二人合力才殺得死一隻,這麼虎彪的外型,相信戰鬥力也是惡魔犬的兩倍甚至幾倍。

「係,殺左一隻,連同周圍六隻惡魔犬。」

被文哥叫作琳琳的女生慢慢站起來,輕靠在阿正身後,雙手緊緊抱住阿正的右手說著。

這個女生有一把棕色長髮,此刻束了一條馬尾及背。瀏海梳得非常整齊恰好擋在那雙粗黑的眉前,形成約隱約現的美感。紅色膠框眼鏡下有著一雙炯炯有神的雙眼,搭配圓圓帶點肉的鼻和玫瑰花瓣似的嘴,有點中古少女的風味。

身高略矮阿正一個頭,目測約莫一米五左右。她身穿一件黑色小背心,讓她那雙不大不小的粉乳微微撐了起來,露出了讓人垂涎的北半球。下身一條深藍色牛仔短褲只及大腿一半,加上一雙黑色波鞋在她有點銅色的皮膚顯得有種平凡美。



這對男女站在一起絕對說得上是金童玉女,只是他們好像對大叔二人沒甚麼好感而顯得冷淡而已。

文哥聞言才笑著說:「咁……你地一定都用左絕招啦?不如我地呢一刻一齊行動番,多個照應啦。」

一旁的日龍微微搖頭,輕輕嘆了口氣。而阿正聽到此話,眉頭一緊便說:「唔洗喇,我地自己照顧到自己。」

阿正的聲音很柔,很讓人感到舒服,但說這句話是帶著的決意卻是那麼明顯。

他話畢便轉身,拉著琳琳向後走去。卻見文哥用力一踏,突然猛的出現在男女前面。眾人間就只有日龍視線跟上了這個移動,其他人則才將文哥本來位置的視線移開,追向了現在的位置。

「唔好拗氣啦好嘛?你地嘅實力已經強頑到可以毫髮無傷咁殺死惡魔狼,如果加埋我同肥仔……今次就算遇上咩新怪物都應該會冇事。無謂攞條命搏姐下話?」文哥急急的說著。

琳琳倒是冷笑了一聲才說:「我地嘅實力?即係你都係覺得我實力上幫到你地先咁講姐,連你都比感染到咁?」

聲音沉實有力,跟阿正柔軟的聲音形成強烈強比。

「唔係呀!你知我點對待你地架!點解你唔信我,我唔會出賣你地!」文哥急得幾乎吼叫了出來。

「唔會?我有眼睇!」琳琳一話說畢便反過手拉著阿正越過文哥往外走。

文哥一轉身正要追上時,日龍的身影一晃也出現在他身後說:「算啦……好嘛?」

文哥聞言才定格在原地,雙手緊握成拳。也不知道這是憤怒還是不服氣的表現,但他不自覺抽摔的臉部肌肉卻是被所有人都看到。

「唔好意思,一切都係我嘅錯。」日龍神色暗淡的說著。
「你都係為左團隊姐,人誰無過。」文哥輕嘆了聲回話。

「請問……發生過咩事,講唔講得?」追上來的眾人,信傑一步踏前問道。
陳淑恩也加張嘴說:「聽你地嘅對話,貌似你地做過啲咩搞到佢地好憎你地咁喎。」

臉上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完全是做給信傑看,信傑也不管她接著話道:「果對情侶好似實力好強,加上你地嘅對話應該本身都係一齊行動啦?因咩事而分開,因咩事咁大分歧?」

「一匹布咁長……未來有機會再講。」文哥嘆了口氣說,隨即不禁看向了天空。

天空上顯示的時間為……「00:58:10」,距離完結時間,只剩下不夠一小時。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