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九人為中心的十字路口上,東方豎立著一座灰色石頭推疊形成的五層樓高鐘樓。鐘樓上沒時鐘,在頂層有著一個巨大的金黃色吊鐘,除此之外沒任何窗口或缺口讓人看不到其中有甚麼。鐘樓唯一的出入口是一棟銀色三米高的鐵門,正緊緊關閉著。

十字路口的北和南方的盡頭是一顆巨大懸空五米高的奶白色菱形水晶,地上有著以水晶為中心圍繞一圈的兩米高石牆。

而唯一剩下的西方是一片漆黑,甚麼都沒有。就只有那麼一條石屎路通向那邊,黑得根本看不到盡頭是甚麼。

四邊的路長約兩千米,要不是水晶和鐘樓相當顯眼。以眾人現在的視力可能根本看不到盡頭,就算是身體素質最強的文哥也看得不太清楚。

道路與道路之間空無一物,卻是有著一股肉眼可見的波動在石屎路的兩則,介開了四邊,如果想由一邊到另一邊,只能沿著石屎路走。



「呼……」

文哥用力重重的呼了口氣,深深地看了看大家,正打算說些甚麼的時候……

「咦?」
「咳咳……呢度係咩地方?」

一道可愛的「咦」聲和一把低沉有力的聲音同時響起,眾人紛紛看向地上已經慢慢站了起來的一男一女。

男生有著一把烏黑的頭髮,此刻用啞色髮泥撥到後腦也就是所謂的「All Back」髮型。臉上頂著一副黑色膠框眼鏡,把無神的雙眼顯得更為細小,略顯鬼祟,不過高而挺直的鼻子配搭著大小恰好的嘴巴在整張臉上倒能遮蓋了這雙眼的失色。



身高目測就只有一米六,瘦弱得像骷髏人一樣加上白哲的皮膚讓人感覺非常孱弱,彷彿大風一點都會把他吹飛一樣。身穿灰色背心、黑色長褲和人字拖鞋讓他一副本來準備要睡覺的形象顯露無遺。

女生則有一把黑中帶啡的短髮,普通的梳成左右兩邊。包包臉上一雙水汪汪大眼睛搭上細小鼻子和櫻桃小嘴可算是相當可愛的臉。

個子高約一米五,有點微胖。身穿明顯不太符合自己尺碼的正裝裇衫和黑色短裙更顯其體型,這身裝扮也看得上來是更下班回到家的形象,與男生形象形成強烈對比。

「嗯,歡迎兩位泥到煉獄世界。」文哥上前輕說,然後就稍稍說明著這個世界,解釋著有關這裡的事。

時間過去了五分鐘,終於在文哥解說完畢後。兩個新人都不作話,男生陷入沉思,女生則一臉呆萌,時而歪頭,時而張開嘴巴想了想又合回去。



當文哥正想繼續說些甚麼的時候,男生終於看向眾人問道:「咁……邊位係隊長?」

「隊長?」

眾人心裡不禁想著這兩個字,文哥也沒等大家給予反應,開口回答:「冇話隊唔隊長嘅,不過我係呢個團隊入面經歷最多次煉獄嘅人,所以有咩問題你可以問我。」

男生看著文哥,這才說道:「身體很誠實,我見有幾人確實下意識望住你。不過睇來亦如你所講,你只係最……資深嘅一員,並唔係隊長。言下之意,即係話呢個所謂團隊係冇隊長。咁冇隊長嘅團隊,點解可以稱之為團隊?」

文哥一愣,抓了抓腦袋說:「呃,我地冇確切諗過呢個問題。有定冇,好重要咩?」

「呵……」

男生不禁冷笑一聲,又繼續說:「如果團隊冇隊長,咁邊個決定團隊走向?發生事,邊個話事?成員揸唔到主意,又係邊個話事同決定?呢一切一切,都要由隊長決定。簡單而言,人群聚集埋一齊,冇人帶領就係一盤散沙,成員幾叻都冇用。」



文哥揮著手說:「OKOK……你講得啱。咁直接啲,我就係隊長。咁有咩幫到你?」

說著此話的同時,文哥也不禁看了看大家,沒發現任何不同意的眼光他才暗裡鬆一口氣。男生聞言也笑說:「好,咁隊長先生。我作為一個新人,對你啱啱所講嘅一切抱有懷疑。呢點我相信同為新人嘅呢位女士都應該一樣,既然你話呢度經歷過煉獄之後,就會得到「能力」,咁請問有冇能力可以証明呢點?」

話音剛落,文哥的右臂已經猛的澎脹大了兩倍,一拳打在石屎路上讓水泥四飛,地面被他狠狠的打出了一個深坑。

文哥也不說話,慢慢讓手臂縮回本來的大小。眼前的女生已經瞪大雙眼,嘴巴大大的張開,還嘆出「哇……」的聲音。反倒是男生非常冷靜,默不作聲的走到坑前蹲下,用手摸著水泥,又用力擠著地面。

好幾十秒他才說:「OK……我相信你所講嘅野五成,咁隊長先生,可唔可以簡單說明下今次煉獄嘅任務,同埋你地所有人嘅基本資料。」

男生揮揮手示意還沒說完,又道:「我亦先自我介紹,我叫周子瑜。今年二十歲,你地可以叫我花名周瑜。現職香港XX大學教授,擅長咩野就好難講,反正我鍾意研究同討論任何問題,唔擅長嘅就係體力相關嘅野。」

「二十歲就做教授?你係天才?」眾人中,黃小郎不禁問道。

周子瑜輕笑一聲才說:「冇話天唔天才嘅,咪又係打工。仲要係果度出身,做番果度,有咩咁巴閉?呢位女士呢,都自我介紹下?」



話畢便看向呆萌女生,女生這才一震,慌忙回話:「我叫樂……樂小宜,今年都係二十歲。你地可以叫我小宜或者Mandy,依加做緊XX寫字樓嘅OL,擅長做啲文書野啦……唔擅長方面就好似……好多,我都……唔知呀。」

說著說著臉居然變得通紅,一旁的周子瑜笑著說:「哈哈,唔洗咁怕羞下嘛!」
阿正略帶好奇的看著周子瑜,笑說:「新人泥講你都幾淡定面對呢一切,又冷靜得咁快……」


「嗯?係咩?」周子瑜頓了頓,又是微笑著說:「反正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而且我好記得我出現係呢度之前係自己間房,意識清醒,但係身體就自主行動,行出左房門。淨係呢樣野我都已經好好奇發生緊咩事,加上呀隊長所講嘅野。以目前嘅情況,我唯有係相信。」

聽到出現在這裡之前的狀況,同為新人的樂小宜急忙跟著說:「係丫係丫,我都係咁!」
周子瑜笑得更為燦爛的道:「隊長啱啱解說果陣都講左,大家都係咁樣泥到呢度嘅。」

文哥這次終於是接著話回答:「唔好隊長前隊長後喇,叫我阿文或者文哥就得。關於你啱啱嘅問題,好遺憾話你知今次嘅煉獄係一個好危險嘅地方。任務就係「守住怪物水晶塔十五鐘,或敲響鐘兩次。」,時間抬頭望天就可以,依加係開始前三分幾鐘。」

文哥說完就指著天空上突兀的計時器,周子瑜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有東西在盡頭的三個方向。好幾十秒才開口問道:「你嘅講法,即係你地之前泥過?煉獄嘅地方可以去完又去?」



文哥點點頭說:「冇錯,呢個鐘樓十字街我、阿正同琳琳之前經歷過一次。」(舊人的名字在每次向新人解說的時候會一一介紹)

「喔。既然你地有經驗,咁你地上次點做?今次又會一樣咁做?同埋今次會點安排我地兩個新人?」周子瑜微笑著問道。

這麼一問,文哥也愣住了,好一會才回答:「呢點嘛……上次我地選擇同時完成守同攻兩邊,不過老實講,上次經歷唔太好。死左好多人,任務都係勉勉強強完成到。實際上我地未決定好點做,關於你地兩個……」

話沒說完,周子瑜直接搶著說:「呃呃……不對啊,揀兩邊都完成咁搞笑?咁梗係經歷唔好啦!完成到都應該要偷笑!」

這麼一說,讓眾人都驚訝得看著這個新人,等著他說下去……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