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已漸光, 但我見呀蕙正就咁著住胸圍同底褲跪住響我嘅胯下, 而我條底褲就….., 居然亦真係已經比人扯低左咁正在一柱擎天住, 呀蕙似見東窗事發, 跟住佢正想速逃嘅時候, 但我已更快地就將佢攬住反身再責住響床上。
 
我按住呀蕙雙手黎問住佢, 「妳響度做啲咩呀?」 呀蕙正十級驚嚇地咁答我, 「俊..哥..對...對唔住呀, 我.….」
 
對唔住? 就咁著住胸圍底褲就爬落黎除我條褲黎吹蕭, 一句對唔住就想咁算數, 望住身下佢對正急促起伏住嘅雙胸, 跟住我心內突然就有一種呢次妳死嘞嘅心情, 正令我即時俯身壓落就狂錫住佢塊面。
 
呀蕙係咁擰住塊面黎掙扎, 「俊哥你唔好咁樣啦……」 但我就好似已經等左呢個機會好耐咁, 所以我而家正盡情係咁狂錫住佢, 手已亂抓住佢對胸同胯下, 呀蕙繼續用力係咁推住同隔開我啲手, 「俊哥唔好呀, 你放開我先啦…..」 放開妳? 已經吹到我條賓周都硬哂仲叫我放開妳。
 
呀蕙個胸圍已經比我揸到反起哂黎露住對波, 而我亦正在扯緊佢條底褲落黎, 呀蕙正死扯住條底褲唔放, 「俊哥對唔住呀, 我下次真係唔敢再咁做架嘞, 你放過我啦…....」 我正在獸性大爆發, 而家我已經就連老豆係姓咩都唔知, 我剩係知道我要除佢條底褲出黎就屌 7 佢。
 




幾經辛苦先將佢條底褲扯左一邊出黎, 跟住我再用膝頭牙開佢仲有一邊底褲掛住嘅腳, 腿已被張開, 我小腹以下已經緊壓住響佢下半身之處, 我繼續用力攬實呀蕙黎錫住佢塊面同波皮。
 
同一時間, 我下身個柱頭就不斷係咁磨住佢條罅仔, 嘩, 好舒服呀, 從未試過唔戴袋就咁磨住佢條西罅, 不過已經風頭火勢, 我已經唔理得仲戴唔戴袋黎同佢做, 上半身繼續強按住佢黎錫緊, 而下半身就不斷嘗試磨濕佢條罅黎準備插入。
 
已經 feel 到佢門口有啲滑嘟嘟嘅感覺嘞, 而我個啫頭亦已經好輕易地就能夠探頭入內。
 
可以準備開始拮入去嘅時候, 我全身正用力將呀蕙緊緊咁攬到實一實, 而呀蕙就比我攬到完全動彈不得, 我開始氣聚丹田, 跟住就再腰馬合一咁將條樁柱慢慢咁用力壓入呀蕙嘅體內, 長長硬柱已經緩緩咁向前深入緊呀蕙嘅縫洞之內, 而我就正靜心感受住硬柱漸進住嘅每一分感覺。
 
「啊吖………」 呀蕙一聲嬌響, 我條硬野亦經已盡插入內, 兩個人嘅恥毛已經緊纏住一起, 我開始有節奏地咁插抽住呀蕙。
 




抽插左一陣, 呀蕙突然用力一個反身就將我責番住起黎, 已經坐響我胯下正反 un 番住我, 我望住佢對正跳彈住嘅波, 跟住我再雙龍出海咁伸手就揸落佢對奶奶度, 呀蕙嘅慾火已被我燃起, 我見佢正出盡全力咁不斷又 un 又磨住佢嘅陰皮邊。
 
一聲長長嘅呼叫, 呀蕙居然好快就達到左高潮境界, 就響佢動作開始減慢嘅時候, 我唔比佢喘息, 跟住又輪到我一個反身就將佢責番住起黎, 我企到地上, 然後我再將佢兩腳緊捉高舉地分開, 我紮行個馬跟住再用我條樁柱繼續用力撞住入去, 呀蕙再一聲低沉地呼叫, 「啊唔……好入呀……」
 
每一吓撞擊我都出盡全力, 而呀蕙亦配合住我嘅撞擊黎咁嗌住出黎, 「呀…呀…呀…呀…呀…呀…」 砌多佢一陣, 跟住呀蕙又再反身趴住響張床上, 我繼續一氣呵成咁從後同佢結合住, 已經扶住佢嘅腰肢兩旁咁黎抽插住佢。
 
推左一輪車之後, 跟住呀蕙居然成個人起身就撲到我身上, 我兜住佢個屎忽, 然後我再伸手握住我嘅硬物黎較正佢嘅入口位置, 門戶已對, 我開始就將呀蕙慢慢咁放下黎咁套入我嘅硬物之內。
 
我地繼續以龍舟掛鼓方式黎抽插, 呀蕙雙手正搭住我兩邊膊頭黎呻吟, 我不斷用力咁將佢拋上又拋落, 已經拋到我手攰之後, 跟住我就將呀蕙放番落床再以正常天冚地方式黎完成埋餘下嘅旅程。
 




硬柱已經高速咁出入住呀蕙, 而呀蕙嘅呻吟叫聲亦逐漸地加快, 就響我知道旅程快將要完結嘅時候, 一吓突然嘅勁爆內射, 呀蕙同我即時就緊緊咁攬住對方嘅身體, 原來我同佢都已經一齊到達左高潮嘅狀況。
 
顫動住嘅陽物正響佢緊縮住嘅通道之內盡留下所有體液過後, 跟住我地先至全身癱瘓咁攤左響床上喘住氣之中。
 
抖左一陣, 跟住我就問住佢, 「喂, 咩妳成日朝早都偷偷對我咁做架?」 呀蕙有啲嬌羞咁同我講, 「只係試過兩日之嗎, 不過我見你瞓得咁冧, 所以我都只係一時貪玩咁就搞吓你, 但點知今朝就……」
 
哦, 睇黎佢似乎都係唔知其實我每晚都有扑過佢咁喎, 但好彩響最後呢兩三日前我地終於都可以正式咁發生左啲咁嘅事。
 
我同呀蕙講, 「喂, 比我溝妳啦!」 呀蕙聽倒之後即時就笑得好燦爛咁搖住頭, 「唔制, 邊有人都未溝人就扑左野先架?」 「嗱, 我都已經中出左妳咯, 咁如果妳唔受溝嘅話咪就會好蝕底過囉!」
 
呀蕙笑住諗左一陣, 跟住佢就再同我講, 「咁等我睇埋你呢兩晚嘅表現我先至考慮吓啦!」
 
哦, 咁就得嘞, 我再同佢講, 「喂, 咁不如今日我地同公司告一日假黎出去玩番日先咯!」 呀蕙聽倒之後係咁點住頭, 「好呀, 咁我地去邊度玩呀?」 「去邊都好啦, 不過呢兩晚我要同妳一齊扑野扑到天光架!」 呀蕙打左我心口一野, 「咦, 好衰架, 都未曾去玩就講定今晚先!」
 
「咁點啫? 喂, 不如妳唔好搬走啦!」




 
「唔得呀, 呀媽唔比架!」
 
「咁到時不如間中過黎我呢便度瞓嘞!」
 
「咦, 到時先啦, 啲野流到成床都係嘞, 起身去抺吓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