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贈給那群善忘的人



 
在街角的電線桿貼着這樣的幾個字:
尋人
……
 
『大家好,我叫阿Q,做緊「實Q」,朝八晚九返到個人戇QQ。無辦法,生活艱難,手停口停。樣樣野都加,地鐵加,電費加,物價加,連阿仔讀緊嘅副學士都加,我都唔記得佢係話加多左學額定係學費……』
 
「財政司司長即將發表新一年度財政預算案……」
 
『政府成日都話派糖,我一粒糖都未食過。果日我老婆同我講:「老公啊,屋企近排唔多夠錢使。」跟住老細隔一日又同我講:「你聽日唔使返工啦。」嘻嘻……』


 
「有團體發起示威遊行……」
 
地鐵車廂內除了新聞報道外,一片寂靜。更奇怪的是,繁忙的上班時間,其中一卡車廂只坐着兩個人,其他人都逃到另外的車廂中,想當而然,誰會想跟一個手拿染血西瓜刀,自稱阿Q的瘋人同一卡車廂。
 
「聽講佢已經係地鐵站斬傷好多人。」
「班車就快到站,我地一陣即閃。」
 
但網絡世界上,不死的總是花生友。縱使當時很危險,生命受到威脅,圍觀的乘客都要拿出手機拍片Share。拍的不是這瘋人阿Q,而是坐在他身邊的淡定哥。淡定哥一邊看書,一邊聽阿Q自言自語,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淡定而不失霸氣。
 


「接下來特首發表演說……」
 
列車甫一進站,淡定哥緩緩地站起來,走出車外。阿Q似乎沒有發難,也沒有攻擊動作,久候多時的警察衝入車內制服阿Q。等候淡定哥的,是一群記者。
 
「點解你面對兇徒都可以咁冷靜?」
「先生,講下你頭先嘅感受。」
 
ˊ_>ˋ:「既然社會大眾接受到電視機入面嘅說話,點解又容唔落一個被迫瘋嘅人自言自語呢?」
 



那一夜,淡定哥紅了。各討論區紛紛起底,更有網民自製街招,貼滿港九新界,誓要找到淡定哥所在。
 
┌────┐
│ 尋人 │
│淡定哥 │
│    │
└────┘
 
只是,資訊來得很快,互聯網只有三分鐘的熱度,所以香港人總是很快、很快地善忘。「網上每日三個鐘,明天照舊要返工。」事件很快就被另一件事蓋過,更甚是人們被生活的瑣事煩擾,然後漸漸地淡忘事件。
 
原本貼着尋人啓事的單張,變成了這樣:
 
味 尋人 
 
左面貼了一個廣告:蛇齋餅粽Mix香蕉味


右面是一張圖與標語:耐看高清丁圖


果然,尋人一事被淡忘了。


鍵盤前,很多事比你打字的速度來得更快。
一宗新聞如是,

更何況是短短一篇的《耐人尋味》文章。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圖片源於網絡)